對於坊間質疑監警會歷時10個月做出的審視報告並未向有問題警員問責,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5月20日)會見媒體稱,坊間的質疑具誤導性。他又質疑退出監警會專家組的斯托特(Clifford Stott),是否合適就反修例運動另外發表報告。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對監警會報告內容感到痛心,認為報告是在撐警,而且是一份繼續包庇和縱容警暴的報告。

梁定邦只信「一哥」

梁家傑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監警會的報告,一言以蔽之,不但回答不了香港人的疑問,無法讓香港人覺得(港府)沒有包庇、縱容警察,也不可能給香港人找到事實的真相。

他以報告裏的「7.21」元朗事件為例,「報告竟然說看不到有人打鬥」:對於監警會沒有獨立調查權,梁家傑表示無奈「如果監警會有獨立調查權,看一下當天網上拍到的片子,看一下《大紀元》的片子,珍姐(記者梁珍)拍到的東西,就可以傳召證人。」

曾任監警會前身「警監會」副主席的梁家傑表示,沒有獨立調查權是監警會的「先天缺陷」,「只能從警務處長那裏得到多少資料,就有多少資料。」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在報告出爐後表示,報告只會鋪陳事實,以及提出改善建議,並不會處理警隊有否失職的問題。梁家傑說:「這個人(梁定邦)是個無牙老虎,PK鄧(警務處長鄧炳強)給他多少資料,他就有多少資料,他不可以派人去調查,也不可以自己去見證人,也就是不可以傳召證人。」

對於警方關於「本土恐怖主義」論調相符,梁定邦只能附和,梁家傑指,由於梁定邦的「先天缺陷」造成他只能夠相信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所言:「他說,『這個就是PK鄧告訴我(梁定邦)的,我不信他,信誰呢?』」

對於監警會只能相信一面之詞,梁家傑認為這完全不能回答香港人過去八九個月以來所壓抑的不公。梁家傑說:「這不只是回答不了香港人過去八九個月以來,一直抑壓的不公義,覺得你是包庇、縱容警察與鄉士的勾結。」

梁家傑認為,梁定邦一世英名盡毀。「梁定邦主席,他真的是一世英名清譽盡喪,我也很痛心,因為他也是我的前輩,也是在法律界深受尊重,他七十多歲的人,居然『臨尾香』(晚節不保)。」

希望國際專家幫香港人拿回公道

已於去年辭職的前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成員斯托特也發推,批評監警會報告不符合國際標準,報告是要製造「新真相」,並將就掌握的數據資料,另擬一份報告。梁家傑希望斯托特的報告「可以幫香港人拿回一個公道。」

梁家傑對此表示,因為「根據香港法例86章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有法庭的傳召權。」他說,參與調查的五人國際專家小組,去年底鑑於監警會欠缺調查權力而退出,「他們犯不著押上自己的公信力和清譽,去贏得一個身後的惡名。」

他同時痛斥林鄭月娥5月15日站在「香港的真相」佈景前,召開監警會報告的記者會,「我真的覺得這個女人真的不知羞恥,她站在『香港的真相』的屏幕前,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假話。」

假話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

梁家傑還表示,監警會的報告顯示香港當前面臨「京人治港」、「低度自治」,「一國兩制崩壞」的現況,「『兩制』剩下多少呢?我想剩下一半都沒有。」「整個香港好像禮崩樂壞,真是阿媽都不認識(完全走了樣),大家覺得真的很痛心。」

但他呼籲港人不要氣餒,並以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的著書《無權者的權利》,鼓勵港人,「極權是靠講大話騙來的。用威脅威逼為由,讓所有人都不斷重複這個極權的那一個訊息,當人們講真話,堅持活在真實當中,各個都會做『皇帝的新衣』裏指住皇帝說:『哎呀,皇帝,你赤身裸體呀!』那個小孩子。那個政權就會怕你。」

早在1989年,哈維爾率領捷克斯洛伐克以非暴力「絲絨革命」,推翻了共產黨統治。

梁家傑說,當眾人盲從中共不斷講假話,講真話的人當然被打成異類、被迫害,但是「證諸歷史,真理最後一定會勝出。」

「我沒有見過在歷史之中,有一句假話可以在全時間騙到全部的人。你可以講一句假話,在短時間,騙到全部的人;或者長時間,騙到小部份的人。但是,你不可能講一句假話,長期騙到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