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全球,給世界經濟以及生命帶來巨大損失。近期,美國民間已發起多宗針對中共的集體訴訟案,而中共當局恐懼國際追責,亦對華人原告及國內家人進行打擊報復。

目前,美國民間至少已經提起七個訴訟案,認定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全球曼延,要求中共擔負責任並做出經濟賠償。

位於佛羅里達州的伯曼律師事務所(Berman Law Group)3月12日率先提起集體訴訟。該訴訟目前正在佛羅里達州南區進行,在過去幾周,來自美國各地和全世界40個不同國家的大約一萬人聯繫了伯曼法律集團,其中有不少華人,並且原告的人數還在繼續增加。

旅居美國加州、來自山東高唐的維權人士界立建與幾名華人朋友參與了這起向中共追責的集體訴訟。界立建告訴《大紀元》記者,由於他是實名起訴,並且在媒體上發聲,近日他收到來自國保的死亡威脅,國內家人被沒收身份證,還遭到斷電、抄家等黑社會式迫害。

界立建透露,他父親在派出所被審訊時,省裏來人給他出示了駐美大使館發的函,並稱該函由駐美大使館發給北京的國安和外交部,外交部發文到山東省外事辦。

他說,省裏的人拿著文件到市裏、縣裏,又到當地派出所,「他們沒去之前,5月13日早上一輛警車已經停到我們家門口布控了。高唐縣國保主任劉東、隊長王英濤提前一天已經到鎮上了,派出所所長任強、鎮政府副鎮長李某民、村大隊書記跑到我家一頓恐嚇,把我父親關到審訊室超過24小時,第二天中午才放回家。家裏也被翻了,戶口本、身份證都給拿走了。」

審訊時,警方拿出了一個名單,搞指控,錄影片。「包括我的親戚和朋友都被打在名單上,有照片,逼我父親對著鏡頭指認,我父親拒絕配合指認害人。估計他們抓不住我,就抓所謂國內的團夥,想辦成一個大案。出了這麼一個下三濫的手段。」他說。

他還表示,此後對他家的各種騷擾不斷。從5月14日晚上開始,他父親家中被斷電。第二天半夜有人砸他們家大門,把大門砸爛了。還有人弄個鞭炮掛大門上霹啪響,對著存糧的囤放煙花,從11時鬧騰到1時多,搞得老人不敢睡覺。

「家人一直受威脅、打壓,讓我噤聲。」界立建說,「受當地公安局的指使,縣裏走得近的親戚的身份證都給控制了,刷身份證買火車票、汽車票都買不了。」

界立建的家人身份證被限制,買不了火車票、汽車票。(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的家人身份證被限制,買不了火車票、汽車票。(受訪者提供)

為此,界的父親已經留下遺言,如果發生不測,全是共產黨迫害所為。

國內警方採用流氓手法對付界的家人的同時,界立建也收到不名身份人士發的死亡威脅,要他好好想想起訴政府的後果,說他「給山東省捅了大簍子」,「叫你死外面很簡單」等。

界立建受到死亡威脅和當地國保騷擾。(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受到死亡威脅和當地國保騷擾。(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認為,自己是老百姓、勞苦大眾的一個象徵。老百姓真起來了有成千上萬人,如果老百姓成為一種跟風、力量,包括在國外各地都起訴中共政府的話,肯定會蔓延到國內來。

「起訴中共政府隱瞞疫情,目前華人群體實名起訴的不多,據我所了解有1000人左右。」他表示,「關於賠償數目是我們自己要求的,伯曼律師樓表示會最大限度要求賠償。」

在美國本土,密西西比州、密蘇里州的州政府先後就中共病毒帶來的損失起訴中共。5月8日,印第安納州丹吉帕阿教區警長丹尼爾・愛德華茲(Daniel Edwards)代表全美國警長起訴中共。

此外,多國政府擬向中共追責、索賠。

界立建認為,國外政府追責是一回事。共產黨本身靠忽悠老百姓起家,中共就怕中國人、華人群體起來,成為一種規模、力量。現在中共面臨國外壓力、國內壓力、內鬥激烈,所以兩會期間拚命打壓。

起訴案為中國人發聲 討回公道

中共病毒疫情目前已經導致世界各國地區人士三十多萬死亡,人們的工作、生活、學習、健康各方面都受到威脅。界立建說,作為中國人有種深深自責內疚感。

他表示,自己身邊也有活生生的例子。朋友的同學在湖北孝感的弟弟患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去世。朋友在網上公佈了他從就醫到死亡的全部過程,一個21歲大小伙子硬生生死在地方醫院不收治、不確診、相互踢皮球的路上。

他說,「痛失親人的朋友在國內,他們不能發聲,發聲就有可能『被消失』。在安全、自由、法治、民主的國度,我們更有責任和義務替他們發出聲音,也是為在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中無辜的生命討回公道。」

在尋找加州律師行期間,界立建看到了新唐人中國禁聞的報道,得知伯曼律師法律團隊對中共隱瞞疫情提起法律訴訟。

3月17日,他聯繫上了佛州伯曼法律團隊,並簽下委託授權書。他表示,自己是一個中國公民,而中共政府是非法的,不被老百姓認可。中共奴役中國人70多年,這次疫情讓全世界都認清了中共暴行的真面目。「不管病毒是不是你(中共)研發的,第一步隱瞞疫情這個事是鐵板釘釘了,逃脫不了的。」他說。

界立建委託伯曼法律團隊起訴中共政府和各機構。(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委託伯曼法律團隊起訴中共政府和各機構。(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表示,他們想代表中國公民,也是海外華人這麼一個群體提起訴訟,也希望更多的人拿起法律武器討伐中共犯下的反人類罪行。「正如律師團隊所說,這場訴訟是為受難者、受害者伸張正義。中國人是最大的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