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網媒記者5月10日母親節於旺角街道一女洗手間內,被警方濫捕及遭受警方暴力對待事件,5月20日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荃灣區議員易承聰陪同本月10日被捕的網媒女記者、義務急救員、牧師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對於警方從防暴變成濫暴、狂暴,用暴力打壓媒體記者,設局濫捕急救員進行譴責。對於母親節當晚對女記者施行的暴力行為,被外界視為是警方在使用一種新的招數對待被攻擊的對象。

出席記者會的女記者表示,當晚她因生理需要進入旺角洗衣街花園間女廁,當時街道上已經佈滿警察,記者會上播出的影片可見,警方不停地推進驅趕,遭到驅趕的人士大部分是記者,隨後有市民、記者和急救員遭到警方的截查和扣押。

這名女記者當晚在女廁看見有幾名男警員用索帶將另一名女市民綁上,當她舉機準備拍攝時,警方發現並搶去她的相機,又將她按在地上,令她一度失去意識。

這名女記者在回憶當晚經過時多次哽咽,說不出話來。她表示,當時有4-6名警員將她按到在地,並不停地向她臉部噴射胡椒噴劑,同時罵她「黑記、蟑螂」。

並有警員騎在她的肩膀上,另有警員將膝蓋壓在她的頸部位置,她當時覺得一度呼吸困難,並不停大叫「我要白車(救護車)」,也有警員同時踢她的腰部和背部。

她表示,她進入廁所的時候是生理需要,但是被警員施暴的時候,她的肚子被壓住,漏了出來。

有警員拿著警棍打她的頭,當她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聽到有防暴說:「還有沒有多一支(胡椒噴劑)?」

當時,這位記者是趴在地上,警員坐在她身上並且用胡椒噴劑對著她的鼻子和耳朵噴射。

據悉,耳朵沾到胡椒噴霧後,會引發頭痛和發燒。警方的這種暴力對待女記者的行為,被外界視為是警方在使用一種新的招數對待被攻擊的對象。

當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趴在地上,雙手被索帶綁在背後,她抬頭對著其中一位警員說,「有沒有水?我想洗一下我(噴滿胡椒噴霧)的臉。」

警員毫不客氣地對她說:「你禮貌點我就給你啦!」

後來有女警將她扶起靠在牆邊,用水幫她洗臉,但是卻不是真的在洗她的臉,「是在用水從頭淋到腳,造成我一度氣短。。。」,她還要不停地「多謝警員幫我洗眼」。

這名女記者後來被安排坐在凳子上,對著她的有一個大型風扇,開到最大風,故意對著她的臉部吹,警員說是為了幫她降溫。

當她洗完眼睛,睜開眼的時候,居然看見一波一波的男警員進入女廁方便。

後有警員告知她,「拘捕你是因為你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尹兆堅議員表示,遭受警暴後,這位女記者一直處在睡覺失眠狀態,並需要見心理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