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陸,強拆事件層出不窮。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主席寧先華也遭遇強拆,其92歲的老母親至今居無定所。寧先華稱中共是沒有任何底線的邪惡政權,他要求中共當局立即按價賠償,並停止對家人的騷擾和迫害。

著名異見人士寧先華近日告訴《大紀元》記者,自2014年家中被強拆後,母親一直沒有被妥善安置。今年母親節時,女兒發給他一段影片,影片中老人身體看著還算硬朗。寧先華說,「看著老娘這樣蒼老心裏難受⋯⋯」

寧先華家中遭遇強拆,百歲老娘無家可歸。(受訪者提供)
寧先華家中遭遇強拆,百歲老娘無家可歸。(受訪者提供)

他說,「母親非常要強,一個人住。我經常跟她影片打電話,但是她年齡大了,一打電話就說房子啥時能解決啊,她心裏過不去那個坎兒……」

「那天是母親節,給大姐匯了六百塊錢,讓她們帶母親去吃個飯,表達一下心意。」雖然沒法回去老人身邊盡孝,寧先華說,「但我一直很樂觀,我出來的時候(2016年),做了一個分析,應該在五年左右就能回去,共產黨要不就改革,要不就垮台。」

人生因八九學潮而改變

寧先華出身幹部家庭,當兵回來在市政府工作。他表示,自己的整個人生就是從1989年學潮改變的,「實際上1989年學潮邁出這一步後,我整個的人生就徹底改變了,一直不停地被他們定性。」

1989年,當時28歲的寧先華看到學生與政府對話後感到十分氣憤,政府怎麼能這麼對待學生呢?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上下班路過政府廣場,接觸到和平請願的學生,後來成為學生運動的秘書長、總指揮。

自8964開始,寧先華先後五次被捕。罪名分別是非法組織頭目、顛覆國家政權、擾亂社會秩序、尋恤滋事。2003年因為組建中國民主黨和東北三省獨立工會被瀋陽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2年,二審改判7年。

因為不認罪,政治犯是沒有減刑的。出獄後一進家門,他才知道父親已於2009年3月去世了。

寧先華的母親以為,兒子回來就沒事了,可以成家好好過日子了。但政府沒有放鬆控制,幾乎每年「六四」之前都要抓人,有時關押有時不關押。2013年6月,寧先華因北京新公民運動又被刑拘,取保候審1年。

遭遇強拆 被迫離開中國

2014年,家裏正好趕上拆(動)遷,皇姑區政府要求住戶先搬走,按搬走的先後順序簽協議和補償,寧先華表示同意拆遷,但是要先知道補償條件,才能搬走。

寧先華家中遭遇強拆,誓死捍衛尊嚴。(受訪者提供)
寧先華家中遭遇強拆,誓死捍衛尊嚴。(受訪者提供)

「我出來以後,和母親相依為命。房子是老式結構的,我住在外面的單間,我母親住在裏面的套間,是我們家住了40年的房子,屬於私有住宅。」他說。

2014年5月,寧先華再次被構陷入獄,瀋陽市政府趁家中無人,非法強拆了其位於嫩江街40號的兩套私有住宅。房中傢俱生活用品、古玩字畫及父親留下的六大箱日記全部被埋廢墟。

2014年5月30日,寧先華位於瀋陽皇姑區嫩江街40號的兩套私有住宅被強拆。(受訪者提供)
2014年5月30日,寧先華位於瀋陽皇姑區嫩江街40號的兩套私有住宅被強拆。(受訪者提供)

2015年,寧先華在瀋陽市中級法院起訴皇姑區政府,判決結果認定皇姑區政府拆遷違法。

「(法院)已經判決它違法了,但是這些人就特別傲慢,說愛上哪告就告,已經既成事實了。我告贏後,他們也找我,但沒有一次很正式的條件。」寧先華說。

他表示自己當時的條件很簡單,沒有甚麼特殊的,造成損失合理賠償就行。比如同等條件的有人給了60萬人民幣、90平的房子,他也要求這個條件。結果雙方一直僵持。

寧先華表示,自己在國內堅守了27年,國內一些大的運動基本上都是親歷者。「從1989年學潮6月3日我就有機會逃,跑到廣州又回來了。後續還有好幾次機會,包括九九年從俄羅斯走、從泰國走,世界盃從南韓走,我都沒有走,但這一次把房子給我一拆,我感覺真是太邪惡了,斬盡殺絕的感覺,一點活路都沒有了。我是徹底地絕望了。」

寧先華跟母親談了一下。「母親說,兒子你能不能別惹事了?我說不是我惹事,惹不惹事他都抓我。我走可不可以?母親說,能走你就走吧!別在這遭罪了!你還有哥哥姐姐,他們也會照顧我。」

在徵求了母親同意後,寧先華終於離開中國,經美國政府外交官營救到美國。

近兩年來,皇姑區國保的大隊長去找寧的老母親,讓母親勸他放棄追責,在賠償條件上開始鬆口。寧先華警告政府別玩流氓、黑社會那一套,把人打了拿點錢平事。「你們把我逼走了,我老母親每遭一天罪都得有人負責的,所以要追責。」

「我攤上這個事情心裏特難受,動(拆)遷以後,我家搬到一樓的房間,挺暗挺髒挺小的。前年二姐去世了,我走後就是大姐經常過去看看,後來又給老人在大姐家附近租了一個房子。」他說。

中共集邪惡於大成

寧先華表示,「1989學潮中有一個北航的朋友講了這樣一番話,人生最大的幸事就是在你年富力強的時候,能趕上一場能改變中國的轟轟烈烈的運動,你能參與其中。我特別認同他的說法。」

談到這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疫情,寧先華表示,過去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直對中共報有希望,認為中共能改,給它很多機會。從1945年共產黨就靠欺騙,要建立民主國家,把美國都給騙了;1978年改革開放,美國再一次幫助中國,錯誤地以為中國能實現民主;1989學潮以後,還是要中國加入WTO,融入國際社會,才能實現民主……這回美國徹底地醒悟了。

「真的不能給中共任何機會,因為這個體制太邪惡了,這個政黨是集所有的邪惡於大成。它沒有任何底線,甚麼事情都能做到極致,同時把控著所有的資源。這次美國再不醒悟,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這次中共如果不倒台,以後都沒有甚麼希望了。」他說。

「自下而上的叫革命,自上而下的叫變革。」寧先華認為,在中國,自下而上的革命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因為現在管控得太嚴了,只能是自上而下,通過不斷的外力來把中共這個邪惡政權撕裂。

寧先華特別提到對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非常敬佩。他表示有好幾次都和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2014年在瀋陽市看守所有很多密切的接觸。

「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最早的時候最受氣,警察和同監犯利用他們的善良欺負他們。後期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斷地抗爭,在獄中的條件正在逐步改善。」

他舉例說,2014年在瀋陽看守所遇到一名法輪功學員,是瀋陽市雄獅美術設計學院的副校長,本身是皇姑區稅務、工商局的幹部,是一名轉業軍人,他的大伯就是六四抗暴的38軍軍長徐勤先。他們關係比較好,因為都是政治、信仰問題。

這名學員調走後,又來了一個法輪功學員。寧先華看到他在坐板時悄悄煉功,就告訴他,「你大膽煉,可以煉,沒事!」

「但是在錦州監獄的時候,我就聽他們講,法輪功學員前兩天又死了一個……他們對法輪功學員過去那種虐待太殘酷了。所以法輪功學員是特別值得敬佩的一個群體,這麼多年能堅持下來。」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