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經濟,零售業更是進入寒冬。在這種情況下,中資頻繁對港企下手,在近半個月內先後有百貨、保獅龍和新渡輪等著名港企被收購,有坊間企業老闆認為,香港傳統企業相繼拋售,說明香港社會對前景失去信心,擔心財產會被中共充公。

5月15日晚,先施公司被中資公司偉祿集團(1196)以每股0.3806元收購,涉資約5億元。偉祿有意繼續經營先施現時的主要業務,及維護其上市地位,但保留對先施業務及運營的任何變動權利,目前無計劃向先施集團注入任何資產或者業務。

偉祿集團主席林曉輝是現任深圳市政協委員,主要從事房地產。與其夫人蘇嬌華於2007年通過香港入境事務處「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獲香港身份證,2014年正式移居香港。2019年9月香港反送中期間,曾動用2,000部計程車掛中共五星旗遊街。

先施百貨  百年歷史

香港最早的百貨公司是西洋人創辦的連卡佛百貨,不過消費對象僅限洋人與富裕的華人,普通市民不敢問津,只能去華人商鋪。然而傳統華人商鋪經營方式落後,商品均無明碼標價,常有商家滿天要價,又須顧客討價還價,買賣雙方互不信任。

當時淘金熱盛行,很多廣東人去澳洲「新金山」墨爾本謀生。在達令港從事果蔬批發的馬應彪,每天返工時都會經過一家生意興隆的澳洲百貨公司David Jones,立志賺錢回家鄉開一家類似的百貨公司。

1900年,馬應彪和同鄉人籌得約兩萬五千元,回到香港,創立先施——中國人的第一間百貨公司,總部設在皇后大道中172號。先施取名自《中庸》,宣揚「先施以誠」的經營之道,與英文sincere諧音。為招徠顧客、改革香港零售業,公司開業之時即提出諸多嶄新理念。

其一、「不二價」,即定價統一,明碼標價,且價格親民,以誠示人。謝絕討價還價,與傳統華商店舖互不侵犯干涉。買賣環節因此更為高效,很快大受歡迎。這一制度是先施的靈魂。

其二、為顧客開具發票、收據,註明貨品型號、數量、價格,一切透明公開。顧客若不滿意,可憑票退貨。這讓習慣於「一錘子買賣」的香港市民大為震驚。

其三、招納女售貨員,開創女性站櫃檯之先例,引發轟動。很多人專程從九龍乘船到香港島觀看。一百年前中國人的文化傳統仍堅持「男主外,女主內」,女士甚少拋頭露面。馬應彪的夫人更是打破偏見、身先士卒,成為先施的第一位女售貨員。

1917年,公司總部搬到德輔道中,六層的高樓內安裝了升降機,購物消費、應有盡有,顧客可以在各部門瀏覽、購物,還有茶樓、酒店、遊樂場、屋頂花園,可以說是一個購物兼娛樂中心。先施派買手到倫敦、巴黎、米蘭等國際大都會購買最新潮的產品回香港,出售高檔優質的舶來品。

不過高檔的舶來品一般市民消費不起,所以先施又建造了香港人自己的品牌,生產化妝品、汽水等。其後,先施業務擴張至廣州、上海,1917年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

公司走上軌道之後,開始一些有效的促銷策略,包括廣告、櫥窗陳列,在當時的華商界也屬創新之舉。上海的分公司重視引進現代摩登服飾,甚至影響一代華人審美。很多人將先施公司推廣的時裝、化妝當作潮流風向標。

先施的成功引起1930至40年代華商的紛紛效仿,先後創辦永安、大新、中華百貨公司,與先施並稱「四大百貨公司」,最早開業、規模最大的先施被譽為「四大百貨公司」之首。它們之間形成良性競爭,為顧客提供更豐富的選擇。

實業救國馬應彪

馬應彪不僅是一個成功的實業家,更是一個立誓「實業救國」的愛國者,辛亥革命時期的革命先驅。1895年加入興中會,協助國父孫中山籌措經費。到了1905年加入同盟會,並且任軍需庶務長,追隨孫為革命事業奔走。在創辦先施百貨之前,他在香港創辦兩座金山莊(私營銀行),既方便海外華僑匯款給國內親人,也成為革命者自己的匯款管道。海外華商可以通過這條管道避開清政府耳目,捐助革命運動。1944年日本侵華戰爭期間因中風逝世,享年84歲。

歷史滄海橫流,英雄已逝,但「先施」品牌精神和馬應彪的民族情懷、社會責任感我們不應忘記。

香港傳統企業沒落

進入21世紀,四大百貨只剩永安和先施,時代變化,潮流更替,零售業競爭激烈,先施經營每況愈下。退出內地市場後,在香港的分店也大幅減少。去年7月關閉銅鑼灣店,目前只有旺角、中環、深水埗、油塘及荃灣經營5間零售店仍在經營。

2014年起連年虧損。現任主席兼行政總裁馬景煊1990年加入公司後,雖多次推行改革,包括引入韓國服飾,吸引年輕顧客,卻不能改善公司經營狀況。因此被收購的結局不難預料,只是「先施sincere」這個品牌背後所承載的老一輩香港人「實業救國」的民族精神和以誠待人的社會責任感,在被收購之後還能否堅持下去?

除先施之外,5月15日,堡獅龍Bossini(00592)也被李寧家族旗下的非凡中國(08032)連同羅氏後代羅正杰收購,非凡中國控股三分之二,羅正杰佔三分之一。堡獅龍由「紡織大王」羅定邦於1987年創立,是90年代香港最大的服裝零售品牌,主打平價時裝,然而2018年開始連年虧損,2019年虧損達1.39億港元,今年更抵不過疫情衝擊,19/20中期業績,公司已虧損近 9,400萬。

羅正杰是羅定邦二子羅蜀凱之子,他表示與非凡中國共同「入主」Bossini有利於藉助活化品牌的經驗,幫助公司重新定位,擴張在中國內地的分銷網絡,拓展中國電商業務。羅正杰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委員、團結香港基金顧問團成員、青年總裁協會(YPO)會員。

有坊間企業老闆認為,香港傳統企業相繼拋售,說明香港社會對前景失去信心,就像當年的上海,不少企業家族離開,擔心財產會被港共勢力充公,現在中國的經濟很緊張,大的國企老闆如阿里巴巴、騰訊等,先後宣佈離開,「國進民退」的情況已經是一個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