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疫情在5月7日急轉直下,北京有關當局則是顯得格外緊張。

先是10日,疾控中心官員以及防疫督導、流行病調查、醫療等三組國家級防疫隊伍從北京出發前往吉林。後於13日,北京方面更增派一組專家馳援吉林,並投入機動P3實驗室檢測車。

北京方面非常緊張,是因為吉林省舒蘭市(由吉林市代管)7日新增的本土確診病例,不但讓吉林市二度「封城」、震央舒蘭「進入戰時狀態」,同時讓所謂「全國已無中高風險區域」、「全國連續幾天無新增本土病例」的紀錄雙雙破功,甚至可能直接影響中共兩會和高層角力。

截至14日、短短一周時間,舒蘭的這條傳播鏈(官方數據)已經29人感染,包括3宗跨省(遼寧)個案。但傳染源頗為蹊蹺,官方稱「零號病人」是舒蘭市公安局一名女性洗衣工,無省外居住史、活動史,如何感染是個謎。目前傳播鏈已延長至第三代,吉林至今仍未找到感染源頭。

人類醫學認為,傳染病的流行由細菌或病毒引起,遏制疫情蔓延要查明感染源。但人類歷史的大瘟疫,如眾所周知的羅馬帝國,因為迫害基督徒,因而發生過4次大瘟疫。而今天的中共,對有宗教信仰的民眾的迫害,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比羅馬帝國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

明慧網報道,2月4日,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孫志文,因在外貼「疫情兇猛 真言保命」的不乾膠時,被監控錄像頭照到了,永吉縣610帶幾個警察,把孫志文綁架到城北派出所,並非法抄了家,搶走了全部大法書籍。610人員還將監控影片發到當地民眾手機上,誣陷孫志文是貼「反動標語」。

由此可知,非法機構610還在違法指揮公安警察迫害,只是所謂「反動標語」誣陷不成,反而讓更多民眾看到孫志文傳播的防疫福音:「誠念『法輪大法好』、心懷真言『真善忍』」。

明慧網報道,3月26日,舒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董其明一行8人來到法輪功學員宋彥群家中,謊稱是街道普查重新登記戶口,騙開了門,問宋彥群:「你給李克強寫信了吧!信郵去北京返回來了,信訪局查辦要抓你。」目前,宋彥群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警察竟然說要直接判刑。

宋彥群被迫害前擔任英語教師,她畢業於長春商業高等專科學校國際貿易系,曾是舒蘭市公務員考試連續兩年的全市第一名,但因為不走後門,兩度被落選。

而宋彥群、宋冰姊妹的遭遇,是曾受到國際社會特別關注的迫害案例。宋家姊妹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並在日常生活中努力實踐「真善忍」。1999年江澤民公開鎮壓法輪功。2003年姊妹二人堅拒所謂「轉化」而被舒蘭市公安局投入看守所折磨。宋冰歷經數次抓放身心受虐,於2009年7月被迫害致死,年僅36歲。

宋彥群則於2004年5月被舒蘭市法院非法判刑12年,非法關押於長春女子監獄裏受盡抻床、裸身毒打、灌芥末油、注射不明藥物等各種殘忍迫害,到2014年保外就醫時已處於瀕死邊緣。

在明慧網上關於吉林地區今年以來新增迫害的報道不少,上述孫志文、宋彥群遭受迫害的事實僅是其中2例。又據明慧網2019年下半年吉林地區迫害排行榜,吉林市與舒蘭市分別位居一、二。再從宋彥群案來看,中共這套迫害機器在吉林至今21年轉動不停。

舒蘭公安局這次綁架宋彥群的理由並揚言直接判刑,是因為她給李克強寫信。憲法不是規定人民有通信自由嗎?宋彥群為甚麼給李克強寫信?宋彥群的信中寫道:「我感到大法太冤枉了!對大法師父太不公道了!我要為師父和大法討還公道!說句公道話!」

自從1999年7月迄今,中共迫害法輪功在中國製造了本世紀最大人權災難。誠如明慧網上修者評論所言,江澤民與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持續近21年了,大法慈悲救度眾生,法輪功修煉者講真相堅持了21年。這樣的堅持為的是世人能夠明白真相,在最後的大劫難中能得到大法的福音。準此,不論高層還是基層,切莫仍被中共無神論與黨文化的灌輸蒙蔽心眼,而一再錯失這神給人棄惡從善、遠離疫災的寶貴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