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蘭洗衣工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傳染鏈持續擴大,《大紀元》獲得的可靠消息指,這次傳染鏈涉及多個事業單位,包括公安局、市政府、學校,令當局十分緊張,舒蘭市委書記李鵬飛已於5月15日深夜被免職。

根據官方公佈的消息,截至15日,舒蘭市公安局洗衣工傳染鏈已傳28人,舒蘭市成為高風險地區。豐滿區、船營區為中風險地區,吉林市城區比照高風險地區實行嚴格管控措施。同時,疫情跨省傳播至瀋陽,瀋陽市蘇家屯區日前也調整為中風險。

據網友爆料,「公安局這幾天沒人上班,都被隔離,只有派出所幾名警察值班。」《大紀元》此前也報道「吉林爆疫情 舒蘭公安局關門」,《大紀元》最新獲知的消息是,舒蘭市公安局至少有4名人員列入確診病例,其餘尚在篩檢中,官方並未對外公佈結果。

公安局俄羅斯接人 洗衣工疑清洗衣物感染

《大紀元》獨家獲悉,舒蘭市公安局這4名確診人員,分別為:洗衣工的先生(舒蘭公安局警務保障室司機)、洗衣工的三姐夫(舒蘭公安局指揮中心6樓接警員)、洗衣工的先生密切接觸者(舒蘭公安局機要室警察),以及另一位密接者29歲郝某(舒蘭公安局輔警)。(《大紀元》獲悉完整名單,但因私隱關係,暫不公佈人名。)

記者致電吉林市公安局,了解吉林市公安局是否也受到波及,一位警察稱,吉林市公安局目前仍未傳出疫情,對於舒蘭這起疫情和公安局日前到綏芬河接從俄羅斯回來的人員有關,他說:「舒蘭(疫情)是從俄羅斯回來的,公安局有公安幹警去接的,回來後洗衣服,(病毒)可能在衣服上,傳給洗衣工了。」

(截圖)
(截圖)

記者又致電舒蘭公安局一位確診病例家屬了解情況,她說:「你看她(洗衣工)自己本人都說不清楚這東西。」這名家屬說,大家原本挺小心的,「我們接觸的都是比較放心的,都沒出過本市的,都沒有從俄羅斯回來的,或南韓回來的。你說還確診了,我們都覺得挺意外的。」

這名家屬表示,目前確診人員皆屬輕症,身體無大恙,但是對於病毒的傳播及隨後的封城影響感到恐懼,「身體也好一點,也不發燒,也不咳嗽,就這段時間,有些人隔離了,有點情緒不好、上火了,大夥都勸他。」

家屬提到,年初武漢封城時舒蘭都沒事,「那時候,全部那麼嚴重的時候,舒蘭多好啊,一個都沒有。結果現在全國沒事,舒蘭整個……看群裏發的(消息),有的整個單元樓都給封了,(人都)出去隔離去了。」

傳染鏈涉多部門 跨區傳染至吉林市豐裏區

由於這次傳染鏈涉及多個事業單位,令當局十分緊張。據可靠消息指,除了舒蘭市公安局4人外,舒蘭市人民醫院醫保科收納1人、高中教師1人、舒蘭市政府行政科員1人。此外,涉公共場所清華浴池員工2人,《大紀元》報道(【一線採訪】舒蘭浴池爆確診 當局恐慌)披露,舒蘭市防控中心已於14日急尋從4月1日起曾至清華浴池的民眾。

舒蘭市公安局洗衣工這條傳染鏈,已透過29歲的公安局輔警郝某五一假期返家(吉林市豐滿區紅旗街馨城雅居),傳給了吉林市豐滿區多位家屬,包括妻子、叔叔、嬸嬸、朋友等。

記者致電豐滿區四合田園小區市民李先生,他表示,「他(郝某)跟一號病例有接觸,他是公安局開車的(指警務保障室司機、洗衣工先生),(郝某)回來就跟親屬朋友聚餐了好幾次,吉林市豐滿區這些確診的都跟他有直接關係,都是跟他吃過飯的。」

李先生說,「都是他的親戚朋友,而且是直接接觸,吃過飯,打過麻將。」截止15日,豐滿區9人感染,船營區1人感染。

跨省傳播 至瀋陽渾南區及蘇家屯區

舒蘭疫情已跨省擴散至瀋陽。郝某的叔叔(45歲)被感染後,傳給了兒子、郝某23歲的堂弟郝某某。堂弟5月5日假期結束後,搭高鐵返回瀋陽,回到單位宿舍(渾南區大羊安村777號),該地址在地圖上定位顯示為瀋陽動車段的宿舍。

有消息說,郝某某是瀋陽動車段做地勤檢修的,密接面非常廣泛。

官方表示,截至15日,已對與郝某某密切接觸者和間接接觸者1,093人進行了集中或居家隔離觀察,對其他風險人群6,434人實施了集中或居家隔離觀察。已知其感染室友孫某及同事呂某2人。

消息指,郝某於瀋陽動車段做地勤檢修,其活動軌跡、宿舍及工作場所排查範圍廣泛。包含吉林火車、高鐵等交通已停運。(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消息指,郝某於瀋陽動車段做地勤檢修,其活動軌跡、宿舍及工作場所排查範圍廣泛。包含吉林火車、高鐵等交通已停運。(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由於郝某某行動範圍主要涉及蘇家屯區,蘇家屯區疫情日前已調高為為中風險地區。其室友孫某8日曾至蘇家屯中心醫院就診,該院告知不提供篩查,之後再前往瀋陽市第六人民醫院就診。

記者致電蘇家屯中心醫院,該院服務電話表示,現在醫院仍可正常接診,被問到該院是否還有接觸過其他確診病例?服務人員說,「現在都不好說。除了他,不保證別的人沒來過。」

疫情導致八千人隔離 市委書記遭免職

受舒蘭疫情擴散影響,吉林、遼寧兩省已有超過8,000人被隔離。《吉林日報》於15日深夜報道,李鵬飛被免去舒蘭市委書記職務,由中共吉林市副市長張靜輝兼任。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這次舒蘭市的人事任免有不符合慣例之處,副市長怎麼會兼任市委書記,一般都是市長遞補。他認為,有一種可能是舒蘭市長未來也可能會遭撤。但若現在兩個都免掉,整個防疫隊伍就群龍無首了,所以暫時留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