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在四川省兩會期間舉牌,四川維權人士謝俊彪於2020年5月10日被當地公安帶走。4天後,家屬終於得知他被轉押到看守所,但至今沒收到通知書、不知以甚麼罪名抓捕,也無法給他存錢物。

知情人陳平(化名)告訴大紀元,謝俊彪被當地派出所抓走24小時後,家屬就一直在打聽他的下落。

家屬先被警察告知,他們在5月12日就已經把謝送到新都看守所。謝父隨即去看守所問,卻從門衛登記處得知人並沒有送達。

陳平說,「進出門登記的說沒有雙流這邊送過去的人,也沒有接到通知說雙流要送人過去。」家屬撥打派出所提供的看守所座機電話,同樣得到無此人的答覆。

5月13日,家屬又去看守所打聽,還是被告知沒有接收謝俊彪。

14日晚上7點多,謝父再到看守所詢問,終於確認謝俊彪已經到被轉押到此。但是,看守所以疫情為由,拒絕家屬存錢、送衣物,聲稱「怕外面送進來的東西不乾淨」。

陳平表示,不讓存錢不合理。看守所是統一收錢或接受轉帳,再將所存金額顯示到羈押人員的「帳戶」上,因此真實的錢幣並不會轉交到被關押人手裏。如果謝俊彪要在裏面買東西,看守直接在他的「帳戶」裏扣錢即可,怕存錢帶入病毒的說法不可信。

陳平說,如果無法存錢,謝俊彪在看守所的日子會比較苦。「這邊的看守所,它裏面吃的東西都是相當差的,以前謝俊彪也發過一個(文字)嘛,裏面沒有熱水給你喝的,只有冷水,而且是自來水,只能那樣喝。」他說,「你要吃東西、想要喝水,你必須自己出錢買。」

此外,家屬到目前還沒有收到拘留通知書,也不知當局抓捕謝俊彪的「罪名」。派出所曾在11日晚稱,會在轉天把通知書寄給住在新都區的謝父母,但是他們到15日仍沒收到。

「雙流到新都,開車一個小時左右,郵寄一天肯定能到達。」陳平說。他猜測警方可能怕家屬將通知書公開造成「不良」影響,因此遲遲不肯出具。

謝俊彪因房屋遭強拆從2013年開始上訪維權,後關注「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冤案,並積極參加營救活動。他因此多次被警方上門警告、傳喚、拘留。

5月6日,他在微信群中表示自己又被政府警告,說他接受媒體採訪,要重點穩控。

5月10日上午,謝俊彪到四川省人大外舉牌,牌子上寫「戴表(代表)不為民作主 不如回家抓老鼠」。當天下午6點多,他在成都雙流的朋友家裏遭社區警察上門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