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晚,澳洲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在聯邦議會發言時揭露了昆士蘭大學校長因加深與中共的關係而得到獎勵一事,並抨擊澳洲大學對國際學生過份依賴的現狀。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帕特森參議員在會議上宣讀了一份昆士蘭大學內部人士給他的文件,是該校高層管理人員去年的薪酬獎勵報告。報告顯示,該校校長霍伊(Peter Hoj)收到一筆20萬澳元的獎勵,其中一部份原因是他成功地使該校加強了與中方的聯繫。

根據帕特森參議院所揭示的文件內容,評價霍伊的關鍵績效指標(KPI)之一的就是昆大「在中國的堅實的戰略定位」——昆大為中國(共)提供的科研項目有了更大的增長,而且在今後起碼五年內中國是「國際學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來源」。

薪酬報告中提到,霍伊2018年和2019年期間6次訪問中國,中國學生對昆大課程的需求「持續強勁地增長,因此我們在2020年第一學期很可能有63%的國際新生來自中國。」

帕特森參議員說,儘管霍伊教授在2019年被授予「突出績效獎」,但是他在另一個關鍵績效指標上做得不是那麼成功——即國際學生的構成上應該尋求「更大的多樣性」,以使大學的財務收入更加穩健。

「儘管霍伊在達成(學生構成多樣性)這項績效指標上失敗了,但他還是被授予了20萬澳元的獎金,這筆錢誰都會說是一大筆錢。或許,薪酬委員會認為中共指標的成績更為重要」,帕特森參議員說,「但是,從學生的學費和納稅人的錢中得到獎勵絕非成就,相反,從單獨一個國家中得到大學63%的生源,這原本應該敲響昆大校董會主席華吉士(Peter Varghese)及大學理事會的警鐘。」

帕特森參議員說,國際學生在校園裏是受到歡迎的,而且帶來許多積極的因素,但是澳洲的大學在過去一直未能處理好這個市場中的風險。

「即使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發前,就很有理由擔心這種依賴性,特別是對中國學生的依賴性」,帕特森參議員說,「在過去,這個市場一直存在著衰退的風險,無論是自然的經濟事件帶來的風險還是我們對其影響力有限的外國政府故意採取的政策措施造成的風險。」

他說,過於依賴中共還有非財務方面的風險因素,因為獨裁專制的中共並不崇尚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這些非財務的風險在昆士蘭大學顯而易見」,帕特森說。

帕特森參議員特別提到昆大學生帕夫洛面臨紀律處分的問題。帕夫洛是昆大一位學生活動家,他進行了一些針對昆大與中共的關係的抗議活動,昆大由此打算對他採取紀律處分。

帕特森參議員批評昆大開辦中共政府資助的孔子學院和文化語言中心的做法。他說,(昆大與孔子學院簽的)合同是「無可救藥的不適當」,因為它把太多的權限拱手交出給位於北京的孔子學院總部。此外,昆大還用中共政府提供的資助開設了四門課程。

5月13日,昆大對帕特森參議員的批評迅速做出了回應。

本報在昆大網站信息欄「昆大回應」(UQ  responds)中看到,昆大校董會主席華吉士表示,他本人是昆大理事會高級薪酬委員會主席,高級薪酬委員會做出對霍伊校長的獎勵決定有「嚴謹的程序」,委員會支持自己的決定和「對霍伊教授出色的領導能力」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