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區議會會議於周二(5月12日)召開,當日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到會接受質詢,會上民主派議員提出多項問題要求鄧炳強予以回應,其中包括去年7.21白衣人攻擊市民事件、元朗區區議員鄺俊宇在母親節當晚遭警方武力拘捕,以及所有傳媒遭查牌事件等。其中有區議員質疑鄧炳強的身份,是否為中共地下黨員?鄧炳強的回應令人感到意外,時事評論員潘東凱表示,其實鄧炳強也並未予以否認,就算他真的是共產黨員也不可能承認。

元朗區議會當日,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向其發問,求證鄧炳強是否是中共地下黨員。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問題,鄧回應稱:「我自己本人並非本地或海外任何政治團體的成員。」

鄧炳強的回答,讓在場人士頗感意外,因為一般人在面對一個始料所及的「Yes」或「No」的問題時,通常會條件反射地以最直接的「是」或者「不是」回答,鄧炳強沒有採用人們期待的方式回答,讓人一頭霧水,更讓人懷疑其身份,並很快在網上成為熱門話題。

潘東凱:若鄧炳強真是共產黨員也不可能承認

時事評論員潘東凱在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從理論上,鄧炳強對這一問題進行了否認,但是他並沒有直接否認。

潘東凱說:「為什麼不說我不是一個共產黨黨員,為什麼不可以簡單一點? 但是,共產黨員的地下黨員是有一個特色就是不會承認自己的身份,所以這個答案 也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即是說他可能真的不是,但亦都有可能是,但是就算真的是,他也不可能承認。」

潘東凱認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一國兩制」這個重要條件下,中國共產黨員的身份是沒有角色、沒有身份和沒有活動的,因而算是一個秘密組織。潘東凱提到,前立法會主席建制派成員曾鈺成也曾經被問過同樣問題,而曾鈺成則在六七暴動時期就被中共吸收為地下共產黨員。

潘東凱說:「他們兩兄弟都是教育及新聞界的, 這些教育及新聞界是直接由黨指揮的, 即是當時我們所說的愛國學校及那些大公、文匯的報紙。現在十分明顯的大公、 文匯在經過中共的一些改造之後,現在跟三中商一起是直接由新華社即是以前的新華社,現在的中聯辦所指揮及直接控制的,那麼你這樣都不算是一個共產黨? 」

潘東凱表示,那些曾經在中共尚未奪取中國政權以前在北區工作過的人士很多都是潛伏已久的共產黨員包括前任香港特首梁振英。

鄧炳強在中共黨校鍍金

鄧炳強是否是黨員一事之所以受到關注,從他過去的學歷和經歷中可以知道緣由。鄧炳強曾在海外及多所大陸院校受訓,其中大部份時間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中國浦東幹部學院以及中共的中央黨校受訓。

中國浦東幹部學院隸屬中共中央組織部,是培養共產黨高級政工幹部的最高學府之一;中共中央黨校,則是中共培養核心領導層的重要學府。故坊間流傳,鄧炳強早已是中共黨員。

鄧炳強出任香港警務處處長後,一名任職培養中共特警的高等學府的中共高級教官曾向本報爆料表示,他們內部都知道鄧炳強是中共黨員,是目前接受組織教育最全面的香港高級別官員,所以習近平2017年訪港時的保安工作交給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