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由於當地發生聚集性疫情傳播,吉林省吉林市宣佈全面封城,部份邊界關閉,客運班線和旅遊包車停運,嚴禁人員隨意出入,已經復學的初三和高三年級又轉回網上授課。此決定引起外界關注,也引發人們對於新一波疫情爆發的擔憂。

綜合媒體消息,吉林市轄下的舒蘭市於5月7日出現首個本地確診病例,截至13日早上8時,吉林市累計本土確診病例達21例,全部在舒蘭市和豐滿區,累計本地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有367人。

有網民表示,吉林市人口4百多萬,只有21個病例便實施封城,表明官方數據不可信。吉林市副市長蓋東平13日稱,目前疫情非常嚴峻、非常複雜,有進一步擴散的重大風險。這也顯示出,真實情況比官方通報的要嚴重的多。

據悉,舒蘭市首個確診病例為市公安局的一名45歲的洗衣女工,她一人傳給至少11名親屬及密切接觸者、次密切接觸者,而傳染源尚未確定。民間流傳,她可能在洗滌公安制服的過程中感染,大陸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專家吳尊友受訪時表示,有這種可能性。

由此,我們可以合理推斷,舒蘭市的公安人員很可能已有人染疫,而且未必是少數。對這類信息,中共當局肯定會嚴控不報,不過,紙包不住火。這令人想到,2月21日,中共公佈了湖北、山東、浙江5所監獄爆發的疫情,一下子冒出來幾百例,而此前,湖北監獄系統聲稱「當前全省監獄嚴防死守,確保了疫情沒有向監管區內蔓延」。所以,吉林市封城背後定有隱情。

現在,當中國各地推行復工復產時,吉林市成為第一個封城的地級市,再走回頭路。同時,武漢也曝出新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這對於費力營造疫情向好的中共當局,是沉重的打擊。不少專家們都認為,第二波疫情難以避免。還有人預測,屆時,疫情可能在大陸多個城市同時爆發。

另據報道,哈爾濱一名病人日前被確診,他在4月10日至5月9日期間,共做過8次核酸檢測,前7次均為陰性,直到第8次才驗出陽性,這讓外界懷疑核酸檢測的可靠性。

以上事實說明,中共吹噓的「清零」是假,病毒防不勝防。中共自己承認,本次瘟疫是它建政以來,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瘟疫因何而來?明末吳有性的《瘟疫論》提出:「夫瘟疫之為病,非風、非寒、非暑、非濕,乃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所感。」明代張介賓在其醫學著作《景嶽全書》中談到「避疫法」:「瘟疫乃天地之邪氣,若人身正氣內固,則邪不可幹,自不相染。」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清理中共及其因素。中共之邪、之惡乃空前絕後,它的罪惡招來了病毒。

吉林市封城前一天,恰逢汶川地震12周年,許多遇難學生的家長仍受到監控,無法為死於「豆腐渣工程」的孩子討回公道。同時,披露疫區真相的方斌、陳秋實仍下落不明;為民請命的高智晟律師仍被強制失蹤;被非法關押的余文生律師不見音訊;學者郭泉剛出獄一年又因為在疫情話題上發聲被拘捕;要求憲政改革的公知學者一律受到懲處;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仍遭迫害。

中共肆意侵犯人權,專門打壓維護正義的公民。正是這種由政府發動的對道德良知的碾壓,導致疫情真相被掩蓋、「吹哨人」被陷害,世衛組織被操控,官媒集體造假,外交「戰狼」撒野,攪得天下無寧日。

眾網民犀利點評:「中共國無真全假,被全世界認定為造假大國,至今沒有一次能讓世界改變一下這個印象,仍然拒絕世衛組織進入調查。」

「每個國家都會有問題,這或許不假。可是你們見過哪個正常的國家會反覆出現毒奶粉?哪個國家頻頻發生猥褻性侵幼童事件?哪個國家的官員在吃特G食品?哪個國家說真話的教授會被學生舉報?捍衛法律尊嚴的律師會被吊銷執照?揭露真相的記者會被失蹤?」

因此,真正的防疫良方在於拒絕中共,遠離集假、惡、暴於一體的流氓政黨,擺脫它的邪惡誘惑及束縛。若治標不治本,則瘟疫難除。

目前,中共面對國際社會的調查、追責和索賠,又要應對難以遏制的疫情蔓延,它70年作惡,給自己布下了「雷區」,到處都是不定時炸彈,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