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月(化名)在武漢打工期間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她只有輕微的咳嗽症狀,但送醫僅五天就不治去世。

洛月今年六十歲,武漢黃陂區李家集街道巴山砦村人。去年六七月份,她為了多賺錢補貼家用,到武漢新唐萬科廣場的一家超市做保潔,同時還兼職另一份工作,每天要上班十五六個小時。

丈夫王濤(化名)說,洛月最後一次離家去武漢是臘月二十五(公曆2020年1月19日)。23日武漢封城後,洛月一直沒有回家,一直住在單位的單人宿舍裏。

2月5日,洛月回家,回來時只戴了一個口罩。王濤說,她「人看著還是蠻好,就是咳嗽」,他們也不知道她已被感染病毒。

他說,「她沒有發燒,所以單位沒給她送醫院,她扛不住偷著跑回來的,她單位不管她,在那兒病了才回來的。」

回來後,洛月打電話給村裏,村裏用車把她送到李家集街道中心衛生院。「政府沒有把她當回事,沒有把她送到那裏去(大醫院)。」王濤說。

洛月的兒子王箏(化名)說,「我懷疑他們那邊只把這當一個輕微的症狀,是不是沒有用呼吸機,比如說這個醫院沒那個條件。」

2月10日,醫院給王濤打電話,告知洛月病逝的消息。她的遺體很快被送往黃陂火葬場火化。當時,家人都在隔離中,誰也沒有再見她最後一面。

王箏表示,他一定要去了解洛月感染和送醫後的整個過程。「我要到那個醫院和上班的單位去問,為甚麼事情這麼嚴重了,作為一個單位和公司領導來說,這麼嚴重的話起碼要把這事放在心中,有甚麼問題。但他們單位根本不作為,我也懷疑醫生作不作為。」

洛月去世後,村裏大隊聯繫家屬把她的身份證和戶口註銷,之後再沒人來問。「到現在政府都沒有關心我們,沒有來過一個電話。」王濤說,「最後國家還要補助幾萬塊錢,到現在都沒給。」

王濤患有肝病和心臟病,需要常年吃藥,沒有工作能力。洛月走了,家裏少了經濟來源,他吃藥的費用也成了問題。他希望當地政府能夠給他辦個低保,生活稍有保障。

王箏不知道父親的低保能不能辦下來。他說,「現在聽說辦低保要給村裏書記和鎮上的書記錢,不給錢不給辦。」

雖然武漢已經解封,但在武漢市內開貨車的王箏還不敢回黃陂農村的老家。他說武漢市內疫情還是嚴重,有無症狀感染者,他怕把病毒帶回去。

他說,「很多小區是半解封狀態,我現在都是隨身帶著酒精,我那一瓶180ML,基本一天都能噴個大半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