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元朗區議會舉行會議,討論香港警方執法的問題。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參加會議,鄧開場發言後,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向其發問,求證鄧強炳是否是中共黨員。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問題,鄧回應:「我自己本人並非本地或海外任何政治團體的成員。」

鄧炳強的答案,讓在場人士頗感意外,因為人在面對一個始料所及的Yes或No的發問時,通常會條件反射地以最直接、最正面的「是」或者「不是」做回答,鄧炳強沒有採用人們期待的方式回答,讓人一頭霧水,更讓人犯疑,也很快在網上被熱議。

「其實簡單答係或者唔係就可以但冇咁做。佢答『非本港或海外』⋯⋯而中國大陸既非『本港』亦非『海外』⋯⋯」

「但係係國內既(嘅)政治團體成員,變相承認左(咗)。」

「既非本港,亦不是海外,哦,即係支共啦!」意思是,不是香港的,也不是海外的,所以應該是中共的。

「相信全世界只得中國共產黨員唔肯對外承認自己係黨員,情何以堪!又話自己愛黨愛國?」

鄧炳強在中共黨校鍍金

鄧炳強是否是黨員一事之所以受到關注,從他過去的的學歷和經歷中可以知道原由。鄧炳強曾在海外及多所大陸院校受訓,其中大部分時間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中國浦東幹部學院以及中共的中央黨校。

中國浦東幹部學院隸屬中共中央組織部,是培養共產黨高級政工幹部的最高學府之一;中共中央黨校,則是中共培養核心領導層的重要學府。故坊間流傳,鄧炳強早已是中共黨員。

鄧炳強出任香港警務處處長後,一名任職培養中共特警的高等學府的中共高級教官曾向《大紀元》爆料稱,他們內部都知道鄧炳強是中共黨員,是目前接受組織教育最全面的香港高級別官員,所以習近平2017年訪港時的保安工作交給鄧負責。

另一方面,歐美各國警方的對外警務合作和情報共享,都會考慮法治和政治背景等問題。如果香港警方主要負責人有「紅色」或者「泛紅」背景,或會影響日後香港與海外的司法行政合作。

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政黨,其影響力在香港無處不在,卻堅持秘密會社和社團的地下運作傳統,從不公開身份。而對共產黨的敏感,也已成為香港社會深層焦慮的一個爆發點。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曾被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大聲質問:「你是不是共產黨?」梁振英當時未予回答。

不過隨後,有關梁振英中共黨員身份的問題卻發生了一段頗為荒誕的事件。

梁振英在正式宣佈參選特首的造勢大會上,突然嚴正聲明「自己不是中國共產黨員」,話音一落,全場數百名支持者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掌聲中包含了太多內涵,對梁振英的坦白,給予鼓勵?為他不是黨員,而感到放心?對公眾長久的疑問,本人終於給出了一個回答?鑑於參與大會的多是親中政商人物,這個掌聲包含的內容,實在耐人尋味。

警察暴力升級 毆打侮辱記者

鄧炳強上任後,警察的暴力越發公安化,5月10日晚,香港警察在旺角截查和拘捕了200多名市民,有在現場報導的記者被警察毆打,並且遭到侮辱性對待。網台「娛賓」發聲明表示,5月10日男性防暴警衝入並封鎖女廁,該機構的一名女記者被戴上手銬並押上警車,她頭部受傷,公廁內血跡斑斑。

「香港01」一名攝影記者在場採訪期間,遭一批防暴警員包圍,向警員表達身份時亦遭對方噴射胡椒噴霧,攝記眼晴及身體多處中胡椒噴霧,全身痛楚及灼熱,被勒令下跪,禁止採訪和拍攝。

《明報》記者也遭到同樣的境遇,明報編輯部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警方粗暴干預兩名記者10日晚在旺角的合法採訪,尤其是要求記者蹲下和指令停止拍攝。強調記者的採訪權利受到法律保障,警方必須解釋。

11日,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獨立評論人協會等傳媒工會發表聯合聲明,抗議警隊一再踐踏採訪自由。聲明指警隊10日晚上進一步瘋狂干擾、襲擊新聞工作者,極盡羞辱之能事。政府及警方一再聲稱尊重傳媒作為第四權,實際上卻千方百計打壓。

三個媒體協會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已危如纍卵,他們要求警務處處長緊急與傳媒工會代表會面,立即遏止警隊針對記者施襲的歪風,並將失控的警務人員停職調查,以免一錯再錯。

網上發起把港警指定為恐怖組織聯署活動

針對港警濫暴,近日有人在美國白宮網站發起把「香港警察指定為恐怖組織」的聯署簽名。

聯署活動指,自2019年6月起,香港警務處有政治目的的打壓香港市民,侵犯其人權、自由,他們濫用權力、武力和武器,並進行任意或非法搜查,逮捕和闖入居民的住所。 其野蠻行徑符合聯合國對恐怖主義的定義,要求把香港警察指定為恐怖組織。

截至5月12日16時,簽名已達74,803人,離10萬目標人數還差25,1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