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黑龍江省爆發,牡丹江市和哈爾濱市多小區封閉,造成當地餐飲業蕭條。餐飲業者包先生4月29日告訴《大紀元》,「餐飲業倒閉快一半了,有些繳不起房租的,直接關閉,不幹了!」

林口商家統一停業 不知何時開業

牡丹江林口縣一家南韓烤肉劉老闆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現在還沒開業,都在家裏待著呢。現在小區兩天讓出去一次,一家只出去一個,但也沒人出去,就待在家。」

劉老闆感到疫情非常緊張,「4月23日起,就通知統一停業。」「現在林口(商店)基本都停了,飯店都停了,幹甚麼的都停了。」

牡丹江主要收治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患者的康安醫院爆發感染。官方公佈23日新增7例確診,為康安醫院某病人同病區的患者、家屬及陪護,其中居住於林口縣一位護工鄔某,在康安醫院陪護期間染疫,回家再傳染給老母親,28日再新增三例鄔某的家屬確診,令周邊城市相當緊張。

劉老闆的烤肉店一年有四萬元房租錢,恐怕都沒著落,「房租都沒著落呢,只能賠房租錢,一年四萬,就往外拿唄。」「現在利也薄,肉還貴,豬肉都漲價了。也不知道疫情啥時候能過,都著急,都在家等著呢。」

寧安市勉強開業也沒顧客 只能苦撐

綏芬河口岸的境外移入病例大量送往牡丹江市區內的康安醫院、紅旗醫院、人民醫院,轄下縣市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都相當緊張。寧安市一間牛腸店老闆包先生說,該市從3月23日起恢復營業,但生意並不好,「現在店還在營業中,但是生意非常不景氣。」

他說,「疫情對餐飲業影響特別大,人家都不出來,吃飯的特別少。」現在每天的收入只是過去的十分之一,以外賣為主,生意不好,只能把員工辭退了,夫妻倆自己做,「勉強掙點費用,少賠點。」

現在進店裏來吃飯,得戴口罩、掃碼、測溫,而且限制用餐人數在六人以下,包先生苦笑說,「說白了,現在限制人數,也沒啥人數,咱想多接客,也沒有那麼多人吃飯。」

外賣也是一些老客戶,即使加入一些外賣平台,也沒甚麼生意,「平台也沒有甚麼單,因為大家都不掙錢,都在家裏待著,誰能天天打吃打喝的?」

包先生說,許多飯店都面臨著關閉的窘境,「這邊飯店倒閉都快一半了,都不掙錢,有些快要交房費了,本身又沒賺錢,直接不繳,就不幹了。有些現在開啊,又沒人吃飯,付的員工費用太大,直接就不開了。」

哈市企業不招工 黃女只能繼續討薪

同樣受到疫情衝擊,哈爾濱市多小區和各大食品批發市場強制關閉,周邊城鎮想來哈市找工作的都沒著落,有些人直接搭帳睡在市場附近。

黃女士原本在哈爾濱某科技公司工作,這是一間有上百人的公司,主要做監視器和網絡設備的系統集成,在北京等地還有關聯企業。去年5月起,該公司爆出經營不善,未正常核發薪資,目前公司只剩下十多人。

公司積欠了黃女士三萬多元薪資,去年底,原本想換工作,但後來疫情爆發,企業都停止招聘,所以只能繼續在原公司待著,追討積欠她的薪資,「我到現在也還沒辭職,一直在公司待著,在要這個錢。」

黃女士現在生活只能全靠父母養,還要還每個月一千多元的按揭,公司裏和她一起討薪的員工,都巴望著公司僅剩的資產——一輛車,「公司不可能把車給我們,我們只能仲裁後拿著裁決書去法院。我們單位有五個人,正好是這台車價值15萬元左右。」

能不能順利討回薪資還是未知數,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因為哈爾濱正面臨龐大的失業問題,「很多、很多,我周邊認識的人,就有很多失業的。」

原文:【一線採訪】牡丹江疫情急 半數餐飲業倒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