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民從去年6月開始一直在抗爭,去年底到今年頭因為爆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加上「限聚令」,抗爭活動一下子停下來。警方以「限聚令」為由經常騷擾黃店,當街命令互不認識的人站在一起,誣告他們違反超過四人聚集的「限聚令」。原訂昨日(10日)下午舉行的「九龍大遊行」, 遭警方以「限聚令」為理由反對。不過,香港人抗爭的心沒有冷卻下來,昨日再走出來以「全港和你Sing」的方式繼續抗爭。\

連登9日貼文「行動Post」,呼籲市民到全香港多個商場(大部份是SELL HK)發動「全港和你SING-抗爭前奏曲」,指出即使原定的「母親節九龍大遊行」被取消,都可以給大家一個機會出來抗爭,做好準備。活動地區全港都有,找各自住家的附近就最好。

貼文說:「背景不多講了,好明白昨日(8日)大家都好憤怒,好需要發洩出無力感,但無奈港共政府借武漢肺炎,以599G借故打壓示威活動,令我們沒辦法遊行以表憤怒。」

5月8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爆發混亂,人民力量陳志全議員被工聯會郭偉強議員從後扯其衣領向後拖行數米,並擲落地下。另,民主黨尹兆堅議員稱被民建聯黃定光議員及親共何君堯議員襲擊,令他心口幾處瘀傷。兩人均需送院治療。

因應疫情,兩條保持社交距離措施規例,分別為規管飲食業業務和其它處所的香港法例第599F章,以及禁止群組聚集的香港法例第599G章,將延長14天,至5月21日。

連登的貼文建議市民母親節前往尖沙咀行街,引起警方的大反應,大批防暴警察在尖沙咀嚴陣以待。下午2時起,大批防暴警察在尖沙咀各處巡邏,並截查行人,多名市民被搜身。廣東道有不少警車和大量警察。

在天星碼頭,警方拉起封鎖線,不斷警告在場人士盡快離開,否則會根據599G《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發出告票,以及使用武力驅散。

市民揶揄警察  高呼毒犯 要「食刨冰」

針對最近有四名警察因為販毒被拘捕,昨日市民展示的標語和口號都與此有關,揶揄警察。有市民展示標語「唔使呃(不用騙)OT(超時工作補貼),販毒好搵(賺)D」。不時有市民高聲詢問警察「食唔食刨冰(冰毒)呀?」

接近下午5時許,警察在尖沙咀海港城以大聲公廣播,要求現場的市民立即散去,反被市民喝倒彩,更有大批市民朝警察高呼「毒犯!毒犯!」有警車陸續駛走,圍觀市民一度高叫「我要買冰」。

十三歲小記者被捕後獲釋

一名13歲學生記者在尖沙咀海港採訪期間一度遭警察恐嚇及搜身。他後來被警方帶走,一個多小時後被釋放。(網媒PSHK圖片)
一名13歲學生記者在尖沙咀海港採訪期間一度遭警察恐嚇及搜身。他後來被警方帶走,一個多小時後被釋放。(網媒PSHK圖片)

下午5時許,有防暴警察殺入尖沙咀海港城驅散,深學媒體(Student Depth Media)一名13歲學生記者一度遭警察恐嚇及搜身。小記者姓陸,今年讀中一,他在海港城手持智能手機和腳架拍攝報道時,遭多名防暴警察包圍並質問他的年齡。陸同學報稱13歲時,警察質疑他是否非法童工,並叫他「死返屋企」,同時有警察做出度高的手勢,嘲諷陸同學的身高。

約6時,警方帶走陸同學及另一名女學生記者,又阻止社工陪同被捕的少年及少女到警署落案。

一個多小時後,陸同學被釋放。他對媒體說不斷被警察詢問是否非法童工, 警察稱他的記者證不是記者協會發出的。

陸同學對警察說,他沒有收受金錢,是義務學生記者。他質疑警察歧視和濫權,說香港沒有記者登記制度,「我做著記者做的事就是記者」。

陸同學對媒體表示,今次是第二次到前線採訪,並認為採訪工作很重要。他說,自己雖然只是中一,但都想為市民報道事實真相。他強調,面對警察的質問並不會畏懼,「佢執法,我做嘢,無所謂,大家都溫柔啲」。

陸同學「眼濕濕」(眼泛淚光)地說,會考慮會否再出來報道。警察向陸同學表示若再見到他在現場出現會票控其母親。他指其母不反對他出來採訪,認為可以令他成長。

因愛港  為人性  良知站出來

一名中年女市民Shelly在廣東道上舉起「割席暴力建制 踢走傷人建制」的標語。她批評政府用「限聚令」打壓市民的遊行集會自由,警察可以在街上聚集,市民就不可以集會,「假防疫,真打壓」。

Shelly說,自己看不過眼建制派暴力、無恥,「站出來是因為愛香港」,「我想多一個市民出來,學生就安全一些」。她又對記者說:「我見到學生站出來,感到很傷心。見到記者站出來,我很喜歡你們記者,很開心,多謝你們。」

一名女市民Jenny說,共產黨是不講人性的,而眾多香港市民是因為人性而走出來。「有很多市民,雖然讀的書不是很多,但是他們講良心,甚至一個字都不識,也有人性。」

她看到,在母親節這天有很多母親也走上街頭,「她們關心年輕人,以母親的身份愛護下一代。」她提到,有些母親以前是藍絲、淺藍,但是或是受到兒女的影響,或是漸漸看到政府隱藏的秘密,如今也走出來與年輕人站在一起。

Jenny說自己並不因暴政而恐懼,因為她是有信仰的人:「從小到大都信耶穌,我們有信仰,死去就是回天堂,有甚麼所謂?我一定要講真話,讓這個世界知道。」

長者:共黨犯眾怒必滅亡

熱心社會運動的長者梁志洪也來到廣東道。他表示自己已經入稟高等法院,對限聚令提出司法覆核。他說:「林鄭傀儡的限聚令是一個政治打壓的手法。這條法例根本就是違反《基本法》,違法違憲的。限聚令與《基本法》第三章第27條、28條是有抵觸的。」

梁志洪還說,經過中共肺炎疫情,「共產黨的邪惡得罪了全世界」。「以美國為代表的文明進步力量會與它死戰」。他相信天滅中共即將到來,「傳統智慧告訴我們,眾怒難犯,犯眾憎是一定滅亡的」。

北京人:香港人不好欺負

來自北京的陳先生(化名)看到新唐人電視台標誌,高興地對記者說,他在北京經常通過衛星電視收看新唐人,稱讚道:「你們是說真話的。」他還讚揚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特別厲害,寫得相當好」。他說:「大陸的電視都是騙人的,中央台是一幫騙子,女廣播員是貪官的後宮。」

他怒斥共產黨是流氓,又將流氓手段帶來香港。他說:「現在香港警察都大陸化了,學大陸的流氓那一套,現在管他們叫黑警。」

對於香港人的抗爭運動,陳先生說:「香港人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你看香港的老一輩是怎麼來香港的?都是躲共產黨來的。大部份97以後生的年輕人都起來造反,他們的父輩跟他們講過共產黨到底是甚麼東西。」

附近居民:市民很和平警察全副武裝 官逼民反

穿著跑鞋、運動褲、黃色運動衫的Gary說,自己住在尖沙咀,看電視得知有情況而下樓看看。他說:「我看到市民都和平,可是這麼多綠色制服的人士(指防暴警察),全副武裝,帶著盾牌,我覺得很奇怪。但我也不奇怪,因為每個人都有做錯事,選擇錯誤的時候,就像最近我在電視上看到有警務人員打仔被捕,有警務人員販毒被捕,可能表面上看是好人,其實是作奸犯科的。」

有一位穿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黑色T恤衫的老婆婆向記者展示她在雨傘運動時拍的照片。Gary有感而發,說他也曾在銅鑼灣留守數晚,「我親眼見到他們多麼和平,多麼理性,多麼令人肅然起敬。他們為了香港,為了社會,犧牲自己的前途,為香港爭取一些未必爭取得到的公義。」雨傘運動過去五年了,香港的社會運動曾一度沉寂。Gary說,因為政府「官逼民反」,如今市民不得不繼續走上街頭。

旺角有議員逾百市民被拘

昨日旺角入夜後,警察繼續驅趕抗爭者。鄺俊宇議員到場了解,被警察暴力壓倒在地上,面部等處有明顯傷痕,其後被帶走。(網媒PSHK圖片)
昨日旺角入夜後,警察繼續驅趕抗爭者。鄺俊宇議員到場了解,被警察暴力壓倒在地上,面部等處有明顯傷痕,其後被帶走。(網媒PSHK圖片)

旺角昨日也是抗爭活動焦點。下午4時許,在旺角MOKO新世紀廣場有配備盾牌的便衣警察及防暴警察持長盾牌組成防線,廣場內店舖相繼落閘。

有防暴警以胡椒球槍指向上層市民,另有防暴警登上扶手電梯。期後一間餐廳內有市民被警察查問。起碼三名男子被警察包圍,有人臉上疑似有傷痕。其中一男子疑似被捕。

約下午5時,據指,MOKO food court有8女1男(小朋友)被帶走。有巿民問被捕人士叫甚麼名字時,一班警察衝過去拍攝影片的市民,向鏡頭噴胡椒噴劑。

約5時半,防暴警察突然衝去下層記者所在位置,並以現場不安全為由驅趕記者,阻止拍攝。早前一人被制伏,地上遺下一部相機。

入夜後,警察繼續驅趕抗爭者,防暴警察曾經發射胡椒噴劑,有人被拘捕。議員許智峯及鄺俊宇先後到場視察情況,鄺俊宇被壓倒地上,其後被帶走。

消息指,警方晚上在旺角至少拘捕100人。

中國事務評論員季達表示,掌管香港的中共勢力欲以香港警察做鎮壓工具;以「群眾鬥群眾」方式,低成本高效率,企圖盡快全面掌控香港。不過,香港人抗爭的意志很堅定,要吞下香港這顆東方之珠並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