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在全球擁有超過11億用戶,也是海外華人圈主要社媒之一,特別是與在中國大陸的親友聯絡。

星期四(5月7日),一份新的報告顯示,使用非中國電話號碼註冊的國際版微信用戶也受到微信公司的政治監控;且微信公司利用對海外用戶的監控數據,完善對中國國內的政治審核機制。

對國際用戶的政治監視

微信是中國騰訊公司於2011年推出的通訊軟件,目前已有超過11億用戶。過去幾年來,微信對文字內容、圖片和影片的審查逐漸引人詬病,但過去的研究僅限於微信的中國國內用戶。

多倫多大學的研究人員在追蹤幾個月後首次證實,這種監控也適用在中國境外用戶。

多倫多大學安全研究小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在5月7日發佈的一份報告中,展示了微信如何密切監視在中國大陸以外用戶的活動。

境外用戶傳送圖像或文件時,會經過微信的審核系統,微信會針對有政治敏感度的圖像或文件加以標記。研究人員測試後發現,這些圖檔或文件被標記後,再也無法被中國註冊的用戶接收或發送。

Citizen Lab主管羅恩迪伯特說,這顯示微信在國際用戶中進行政治監視。

提高在中國境內審查效率

研究人員還使用文檔進行測試,發現敏感文檔在非中文帳戶之間發送後,中文帳戶會受到審查。

同樣,在海外帳戶之間分享包含法輪功內容的文本文件,也會幫助微信對中國國內用戶實時審查該文件。

Citizen Lab報告稱,將監控應用到國際用戶,可以使該應用程式顯著提高其在中國境內的審查效率。

「這些數據被用來訓練算法,以便更好地對中國大陸用戶進行審查和監視。這真令人震驚。」迪伯特說。

迪伯特說:「這裏存在一個道德問題。在使用此應用程式的範圍內,您實際上還提供了免費的勞動力,來完善中國內部的數字壓制(審查)機器。」。

數字版權組織電子前沿基金會網絡安全總監伊娃加珀林對《華日》表示,該報告的發現表明,在敏感地區開展工作的組織應該對使用微信要三思。

微信隱瞞政治監控的存在

去年12月,加拿大《大中報》社長賈寧楊(Jack Jia)先生說,他通過在微信上貼《大中報》的文章來增加讀者量。微信於11月開始限制他對該平台的使用,他的微信連續多次被封。

此前的6個月,賈寧楊在該平台上發的帖子,在中國的用戶看不到;他在微信朋友圈張貼的文章和其它帖子,在加拿大和美國的用戶也看不到。

多倫多退休居民王雲也有同樣經歷,「我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家,但我無法在微信上自由發言。」

王雲通過短信說,「我強烈要求我們的政府,如果微信公司不能讓我們自由發言,就把它驅逐出去。」

「公民實驗室」主任德貝爾特說,微信軟件在谷歌或蘋果上架,供國際用戶下載,卻沒有披露這種監視及政治監控的存在,可能面臨法律訴訟及各國政府監管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