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昨晚(5月9日)8點半前發稿,表示歡迎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簡稱:內委會)的審議法案工作取得突破,並再次提及《國歌條例草案》(簡稱:《國歌法》)。李慧琼能夠在5月8日下午,順利完成被民主派視為「名不正 言不順」的內委會特別會議,並在一個鐘頭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了包括《國歌法》在內的14項法案的討論,被前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是經過(保皇黨的)精心設計,而其中在當日參與了鋪墊的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及被起底發現有「污點」的高級警務人員任職保安高層的保安人員被評論認為是「功臣」。

事件回放:搶位很關鍵 建制派提前預謀了動作片

8日下午2點半,民建聯李慧琼召開內委會特別會議,指根據並非為內委會成員梁君彥議員所獲取的外間法律意見,她可以召開會議處理緊急和必要事務。民主派發出強烈抗議,期間爆發激烈肢體衝突,但最終在會議開始兩個多小時後,所有民主派議員均遭到驅逐離開議事廳,之後會議繼續進行,並審議多項法案,包括《國歌法》。

事發當日,內委會原定兩點半開始,但在之前,與內委會同一地點舉行的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其主席葉劉淑儀故意拖延會議時間,待建制派齊聚議事廳後,在主席位置上的葉劉淑儀宣布休會,並順勢將座位交予提早一小時就到達議事廳的李慧琼進行無縫交接,讓李慧琼捷足先登搶到主席台的位置。

但是僅僅搶到主席台位置還不算完成任務,因為民主派隨時會將位置再重新搶回來。對此,建制派早有預謀,除了保安主動護航李慧琼,加上李慧琼相對年輕,又是女議員,令男議員行動多了顧忌,之後保安將主席台重重包圍,民主派受保安阻撓,不得其門而入。

據報,其實建制派早已預謀好動作片,並安排了「勇武」角色周浩鼎、何俊賢2名壯丁,與保安包圍主席台防突襲,郭偉強更與人民力量陳志全議員拉扯,將陳志全拖出幾米以外並摔在地毯上。

李慧琼待等到趕走所有民主派議員後,以內委會主席身份召開會議。對於建制派順利奪位並討論《國歌法》,港府於翌日(5月9日)晚發布了新聞稿表示歡迎,並在新聞稿中指出,「其中六項法案(包括內會昨日審閱的四項,及兩項內會於去年已審閱的法案(即《國歌條例草案》及《2019年商標(修訂)條例草案》)),內會已完成審議相關條例法案委員會報告。」

李慧琼「重坐」內會主席位 曾鈺成:經精心設計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建制派這次是汲取了去年反修例風波的教訓,對可能出現局面進行了充分估計。這次李慧琼則提早一小時進入會議室,曾鈺成並笑指「唔知(李慧琼)有冇食晏晝(有無吃午飯)?」,認為李慧琼能夠坐上主席位主持會議是經過精心設計。

保安築防線 羅冠聰:立法會保安高層很多是「黑警」

讓李慧琼能夠順利坐上議事廳主席台的位置,立法會保安是「功臣」之一。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在臉書上以《立法會保安部高層淪為黑警俱樂部》為題撰文,在8日內會審議的保安手法,「很多市民便認為與黑警同出一轍。」羅冠聰搜索了一些公開資料發現,立法會近年一直在招聘退休或離職警務人員擔任保安高層,「是整個體系「黑警化」的重要像徵」,羅冠聰說。

羅冠聰將其中五位立法會保安進行了點名,他們分別為:

立法會總保安主任周偉德,前香港港島交通部警司,曾要求屬下保安「詐傻扮矇」(裝傻),阻止時任議員黃毓民離開立法會停車場,讓建制派先行離開立法會,事後被行政管理委員會(簡稱:行管會)譴責而須就此事做出道歉。

高級保安主任陳進,前香港警察分區指揮官,曾於示威場合指:「你一開聲影響到我的伙記就係普通毆打」,其經典事蹟被改編為名曲《陳進警司收皮(住口)》 。

立法會保安主任廖錦和,前香港警察高級督察,2016年未獲行管會批准讓警方進入立法會,調查梁振英擲杯案,遭行管會譴責。

立法會保安主任劉健偉,雖然未能證實此人為前警員,但他多次在法庭就立法會相關襲擊罪作證,他在審訊梁游案中曾作供指,游蕙禎單手推開體重180磅的他。法庭於2015年曾裁決此人為「不誠實不可靠證人」。

立法會保安主任陳啟法,係前香港警察高級督察。

羅冠聰指,為何立法會保安高層犯錯證據確鑿卻從未被解僱,而底層保安卻不得不聽從指令做事?原因在於根據《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條例》,所有秘書處職員全部由行管會僱用,在行管會被保皇黨(建制派)霸佔的情況下,他們只需聽從保皇黨的指令。所以在8日李慧琼做出逾權行為時,保安只會盲從建制派的指令,而不會聽從民主派主席郭榮鏗指令抬走何君堯。

讓李慧琼奪位 葉劉「功不可沒」

另一個讓李慧琼順利坐上議事廳主席台位置並讓討論包括《國歌法》在內的法案得逞的人物就是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鍾劍華撰文表示,5月8日下午在立法會出現的那一幕鬧劇,「除了要譴責李慧琼及其他建制派議員之外,其實最大的「功臣」就是葉劉!」

葉劉淑儀利用自己的有利位置,以之前會議主席的身份,配合立法會保安組,讓李慧琼捷足先登搶佔主席位,讓建制派奪取主動權。「這一著肯定會令她在北京眼中得分。」鍾劍華認為。

葉劉淑儀曾高調指「香港從未有過三權分立」。對於葉劉企圖否定早在殖民地時代已經確立,並在特區成立後兩任終審法院大法官都曾肯定的三權分立,鍾劍華認為,葉劉的意圖明顯是要配合中共摧毀香港法院的獨立性。

葉劉淑儀這樣幹的目的,鍾劍華認為,「她恨(想)做特首恨(想)到發燒,已經是掩飾不了的事。」鍾劍華指。

葉劉早在3年前就已經開始醞釀,「吸取了三年前的教訓,她似乎已經領會到要有機會,首先就要不怕犯賤,可能做得越醜陋就越合北京的胃口,情況就如2012年前的思歪(梁振英)。」

鍾劍華表示,葉劉骨子裡明白,「只有做得比林鄭月娥更不憚於出賣香港人利益的才會有機會讓北京接受」,這就是為何葉劉敢於在立法會公開「做騷」讓位李慧琼的原因。

2022年新一屆特首競逐已悄然展開

2022年新一屆特首的競選工程已悄然展開。而這個競逐,鍾劍華認為,比過去幾屆,可能更不需要爭取香港市民的支持,而是要鬥快向北京顯示自己的不介意犯賤,願意比任何一個奴才都更奴才。」鍾劍華說。

鍾劍華還表示,未來兩年,有心人鬥犯賤的畫面肯定會一幕又一幕在香港人面前展開,香港人應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