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中共掩蓋下蔓延至世界,這場瘟疫衝擊中國經濟,也重創了大陸的外貿行業。如東莞、寧波等外貿企業面臨著各種困難:訂單被推遲、取消,倒閉,老闆欠薪逃匿等。

《中國新聞周刊》報道,疫情「黑天鵝事件」重創各行各業,當全球的商貿和物流停擺,外貿行業也不可避免淪為重災區。

3月以來,在一些外貿論壇上,不少外貿從業者抱怨:「好幾個美國大客戶開始取消訂單」,「歐美訂單全部取消,全公司停擺」。

鄧虹(化名)是東莞一家傢俬製造廠的外貿經理,該廠有四百多名工人,大部份貨物出口海外,客戶分佈在中東、歐洲和澳洲。由於疫情關係,該廠有九成海外訂單被推遲。

「貨物堆積在倉庫,尾款沒辦法收回,供應商也會給我們施加壓力。」報道引述鄧虹的話說,「如果客人一直不要貨,沒有哪個老闆能承受得了,要麼只能讓工人暫時放假。」

其中,東莞知名成錶廠精度表業3月23日發公告說,最重要客戶、美國品牌寶利Fossil,現已全部停止下單,同時要求取消或暫停原生產訂單,導致工廠無法正常開工,公司經營出現重大危機,面臨隨時關停的風險,接受全體員工辭職,全廠暫時放假三個月。

報道提到,有一些企業無力招架訂單流走而提前倒下。3月23日,一家經營二十八年的港資企業——東莞泛達玩具有限公司,因外貿訂單取消導致公司業務量驟減,資金鏈斷裂,無法維持正常經營、宣佈結業,老闆目前欠薪逃匿。

在東莞一家女裝加工企業工作的Jaden表示,復工後,工廠沒有接到新訂單,原先的訂單中,60%被取消或者延遲。

幾個東莞的工廠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工廠現在的出口訂單只能做到四月底或者上半年,現在依然沒有客戶來詢價、談業務,如果情況一直沒有改變,工廠就會面臨無外貿訂單可做的狀況。

除了東莞,寧波外貿企業也面臨同樣的困難。

寧波商務局稱,已從復工復產過程中存在的返崗難、物流難、產業鏈配套難、訂單履約難,轉為買家收貨和付款風險上升、外需下降、資金鏈繃緊、接單困難、接單以後不敢生產、生產以後不敢發貨等新的難題。

中共商務部部長鐘山稱,外貿外資直接和間接帶動就業超過二億人,佔就業總量的1/4左右,其中包括大量農村和貧困地區人口。

截至5月8日,從中共官方披露數據來看,一季度有二十八個省份財政收入負增長,目前僅西藏正增長,河北、新疆尚未披露具體財政數據。

據大陸《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受到疫情衝擊下,一季度GDP下降6.8%,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降14.3%。相應地,全國絕大多數省份一季度財政收入錄得負增長。整體來看,財政收入的降幅,大於GDP的降幅。

而在4月27日,中共甘肅省長唐仁健在甘肅省中小微企業發展推進會上發表講話。中共官媒以題為「十萬火急 刻不容緩,要讓他們活下去!」發表。

唐仁健稱,一旦中小微企業,還有個體工商戶如果撐不過去這次疫情的衝擊,出現大面積關門倒閉的現象,那麼「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唐仁健表示,一季度全省市場主體倒閉或關門的並不多,但是大家一點也不要樂觀,因為倒閉或關門中間還有很多手續和過程,疫情的影響還遠遠沒有反映出來。

雖然中共宣傳復工復產「形勢大好」,但唐仁健的講話卻透露出中國的經濟已出現危急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