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大埔區議會舉辦2020年第三次區議會大會。在警方缺席1月的會議之後,警務處大埔區指揮官李國忠首次出席本屆區議會大會。在會議結束前,民主派議員紛紛向他反映大埔區過往出現的警察暴力事件,呼籲徹查。

議員引述警員粗口 民政專員感到受辱

大埔區議員區鎮樺播放了幾段影片,顯示有警員稱呼正在拍攝警察的議員為「爛仔議員」、「垃圾」。其中一段影片中,區議員區鎮濠更被警察以粗言穢語辱。

區鎮樺引述前線警員說的粗言穢語,「問候老母」時,大埔民政專員陳巧敏表示,作為女性感到受侮辱,請議員不要再繼續引述。主席關永業表示同意,「不要說這些不是人說的話。」

區鎮樺說:「剛才那些說話,民政專員都覺得不應該再在會議出現,因為很難聽,我們過去9個月每次在衝突現場都聽著(警察說)這些話,難道我們不覺得難聽?我們也嘗試投訴,投訴科的同事告訴我們:『這些投訴很難做,沒有number(警員編號),行動呼號也沒有,都是發還警區或新界北指揮官就算了。』」

他接著表示,自己曾經與「白警」傾談,相信警隊內仍然有「白警」,所以才在議會向大埔區指揮官李國忠反應,希望他走出修復警民關係的第一步。

主席稱險被警打頭

文念志表示他被捕兩次,4月中才在法庭撤銷控罪。他批評大埔警區新界北反黑組:「那一班是甚麼?是爛仔!反黑?像爛仔一樣反。我3月8號被按在地下上手扣的時候,對我說甚麼?『釘死你啊。』」

他接著念出幾名警員的編號,指他們涉及濫暴,要求徹查。他又展示一個高光電筒,站起來對牆照射,並稱自己每次都被前線警察以高光電筒照射。接下來他走近李國忠的位置,向他播放一段影片,並念出片中涉濫暴的警員編號。

這時大埔區指揮官李國忠打斷說:「主席,可不可以仲裁?我覺得已經足夠了,可不可以讓議員回到座位坐?」主席關永業則讓文念志繼續播完該段影片。

在文念志發言後,李國忠詢問主席關永業,「怎麼看剛才議員對警務人員的評價,覺得觀感如何,公平不公平?」

關永業說:「李sir, 我在大埔太和路差點被你的同事一棍打到頭,如果不是我表露身份,我今天可能沒辦法坐在這裏,可能還在醫院,你覺得我應該表達甚麼感受呢?我認同他們剛才講的事。」

關永業繼續說,欣賞警務處代表出席會議,並留到會議最後,請警務處代表回應議員陳述的事實,如果不是事實也請做出澄清。

李國忠表示,區議會主席主持會議不應有個人偏好。對於議員播放的片段,他說:「只有一個片段一個角度,我沒辦法告訴你事情發生的始末是怎樣。」

內外政局有變 勸警「小心做人」

大埔區議員姚鈞豪表示,對於影片中有前線警員說「警察做嘢,你們無權監察」,他說:「警察執行的是公權力。即使我不是議員,不是社區主任,即使我是個乞兒也有權監察你們。希望你們明白,警察做事,是任何人都需要監察。」他續說,警察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為甚麼你們有權拿槍?為甚麼你們有權執行法例?權力,是我們給你的。」

大埔區議員胡耀昌批評警隊不知反省,「沒有人是不會做錯事的,但是我今天在李sir的表情與回答當中,我完全看不到反省兩個字,這個是最大問題。」

大埔區議員黃兆健表示,隨著國際形勢與中港政局的變化,警隊可能被追究責任。他勸喻兩名到場的警員:「你們小心做人,假設將來真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差佬,我不認為警隊可以置身事外。」他也對其他議員說:「大家如果看到有警員受到懲戒,都不要覺得這是我們的成果,因為如果沒有制度上的改變,沒有雙普選,都沒有甚麼可說的。」

李國忠最後做出綜合回應,不評論個別事件。對於有議員問他之後會不會出席區議會,他表示,如果不是放假都會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