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即將在5月22日召開,連日來許多訪民趕在這期間前往國家信訪局,卻都撲了空。為配合中共國家信訪局的2020年信訪積案「清倉見底」政策,各地已經開始出現各式打壓和抓捕行動。

兩會到了 各地開始「維穩」

據上海訪民小芳(化名)提供消息,5月7日下午5點左右,上海市浦東新區維權人士金美珍夫妻正在家中吃晚餐時,浦東新區川沙派出所警察帶來一夥不明身份的人敲門。金美珍沒開門,警察強行撬門抓人,凌晨3點左右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送往浦東看守所。

小芳說,「因為22日要開兩會了,她買了一張高鐵票,過兩天準備去北京,結果昨天就到她家抓人了。」

記者致電金美珍丈夫,他告訴記者,「今天我去派出所要了拘留通知書,是以『尋釁滋事罪』拘留(金美珍),但上面沒有寫拘留期間。」

遭上海警察撬闖入門綁架的金美珍。(受訪者提供)
遭上海警察撬闖入門綁架的金美珍。(受訪者提供)

此外,上海一名女訪民8日搭乘高鐵要去北京,被鐵路警察查票攔截,旁邊還有一位穿黑衣的截訪人員。

乘警告訴女訪民,他是接到上海公安局通知不讓她進京。訪民問警察:我是要去北京報案維權,你甚麼原因不讓我去?警察說不出原因,截訪人員幫腔警告不配合將逮捕她。

7日,江蘇網民「瑪卡媽媽」也發出消息:「江蘇省常州市孟河鎮的湯建強在北京南站被扣住了,有認識的轉告他家人。」

「瑪卡媽媽」說,「常州上訪數十年以上的訪民人員不低於數十人。有訪民被政府安排的黑社會人員堵門堵在家中不讓出行。兩會在即,老百姓依法上訪是法律賦予的權利。」

8日,網民「正義」也發出資訊,請求正義人士緊急關注,長期在北京維權的遼寧省鐵嶺市楊秀梅。

消息稱,7日下午2點左右,在北京市豐台區花卉場工作的楊秀梅,被穿著便裝,自稱是遼寧公安的三男一女強行帶上遼M–8999警車帶走。下午5點左右,楊秀梅被押回原籍,現已被拘禁在賓館。

被註銷戶口 信訪清零

另外,還有一上海訪民給記者轉來一個影片,有一名詹姓女訪民因為上訪被註銷戶口,她氣憤地拍錄在她家門外監控她的警察,驅趕他們離開。

她說:「九年來都用這種方式,一開始是非法關押、非法軟禁,現在是把我活人變死人了,你們可以走了……你們還守著死人幹嘛呀!」

「9月29日把我拘留,怕我去北京你們烏紗帽不保,要扣分處罰,把我非法拘留十天,現在又以我持你們幫我辦的假身份證為由,把我活人當死人,把我戶口註銷掉。」

她還斥責:「所有的證都是在你們公安局辦的,現在說你們辦的證是假的,用這種方法把我變成死人了,10月1日把我關進拘留所十天,現在你們又把我的身份證註銷掉,用這種方式,這就是依法治國,為人民服務嗎?執法人員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把它發上網去,讓人民看看天下有多黑。」

就在她的罵聲中,一名警察默默騎著電單車走了,其他警察都低著頭不語。

訪民:國家信訪局何時開放?

自從2019年底爆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後,國家信訪局一直未再開放信訪,5月4日,有一天津女訪民到了國家信訪局,外邊鐵門開著,但兩名警察守著門不讓進入。女訪民問他們:全國都已經開工復工了,為甚麼信訪局不接待信訪?警察不理會她,又將鐵門拉上了。

7日,國家信訪局來了不少訪民,但還是不開放,訪民問警察幾時開呢?警方稱等通知。

8日,北京下著雨,訪民們風雨無阻地又來到了國家信訪局,門依然沒開。

用「尋釁滋事罪」終結信訪

網民「瑪卡媽媽」表示,「《信訪條例》明確規定,信訪事項自受理之日起六十日內辦結。而現實中,絕大多數信訪部門對信訪事項都只作出書面答覆,不解決信訪事項就作出書面答覆的野蠻行為。」

4月26日,中共政府門戶網站發佈消息:國家信訪局:今年力促信訪積案「清倉見底」。各地方政府為了政績,不僅有瞞報、漏報信訪的問題,訪民上訪不斷遭到地方政府人員的截訪,甚至用「尋釁滋事罪」來終結信訪。

「瑪卡媽媽」認為,「這是世界上最骯髒、最殘酷的權力制度,也是激發重大社會矛盾的直接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