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高大偉岸、氣宇軒昂、笑容慈祥、嗓音洪亮親切,深入淺出地講出了宇宙無邊深奧的法理」,21年過去了,歲月抹不去那段永恆的記憶:深深印入一群修煉人的心中。

在位於南半球的澳洲,五月正值金秋,1999年,李洪志師父親臨澳洲,在5月2日和3日的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給來自澳洲、美國、加拿大、瑞典、泰國、日本、紐西蘭、新加坡、香港、澳門、印尼和中國大陸等地的2,700多名中西方不同族裔的法輪功學員講法和答疑,所以每年的「五月」對澳洲學員來說更添一份特殊意義。

每年的五月,對全球法輪功學員來說,也都是一個感恩的季節。

28年前的1992年5月13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將法輪大法從中國長春傳出,至今洪傳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得身體健康和心靈昇華。此後,從2000年起,5月13日這天被定為「世界法輪大法日」。

每年的這個時候,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以不同的形式,慶祝大法洪傳以及表達對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的感恩。

明慧網報道,1999年是李洪志先生第三次蒞臨澳洲講法(後來有出版成書——《澳洲法會講法》)。當時參加法會的大多數是新學員,對他們來說,能見到師尊、聆聽師尊親自講法答疑,感受佛恩浩蕩,是何其幸運。

李洪志先生慈悲開示他的弟子要以善心去講清真相維護大法,讓有緣人得法,激勵著澳洲各族裔弟子在以後的日子裏救度這一方眾生。

1999年5月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第三次來到澳洲悉尼講法。(大紀元)
1999年5月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第三次來到澳洲悉尼講法。(大紀元)

師尊答疑解惑 從此堅修大法

今年71歲的安吉拉(Angela)從馬來西亞移民到墨爾本。她曾經是虔誠的佛教居士。她移民澳洲五年後,身體健康出現嚴重問題,經常感到劇烈的頭痛,膽結石到了必須做手術的地步。1999年1月,她有幸得到一本《轉法輪》,看書煉功不久後,她的身體奇蹟般康復。

1999年李洪志師父親臨悉尼法會講法,安吉拉有幸參加法會、聆聽講法。

她回憶說:「在悉尼法會的會場,我和丈夫的座位距離主席台很遠,但從師父一走進會場,我就開始流淚,一直不停地流,直到師父結束講法。」

作為新學員,安吉拉當時不明白為甚麼眼淚止不住的流。她說:「後來從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中知道,這是因為自己明白的那一面看到了師尊的偉大以及法會現場的壯觀和殊勝、也明白聆聽師尊親臨講法機緣的無比珍貴。」

「在第二天的法會上,非常榮幸的是,師尊回答了我提出的有關佛教的問題,師父讓我們明白了,要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的法理。師父的解答,讓我放下了一切顧慮。從此以後,和丈夫開始專一修煉大法。」

去年安吉拉回到馬來西亞家鄉和親友們一起慶祝自己的七十歲生日。親友們看到,年長四歲的哥哥已經不能出門旅行,而安吉拉和丈夫還和年輕人一樣,年年跨洋參加國際法會。

安吉拉說:「很多時候,走路生風、感覺好像是飄著走。我們兩個都覺得自己很年輕,感覺不到自己的年齡,這也是修煉人身上的超常表現。」

「親友們能非常明顯看出我們和家裏同齡人的明顯不同、年輕又有活力。所以都認同大法好。」

安吉拉表示:「師父一直在保護著我們,唯有精進實修,不斷提升自己,通過持續不斷的講真相活動,讓我們這個地區的民眾了解大法的美好,才能不負師恩。」

修大法心靈昇華 無法用語言感恩

墨爾本西人蘭金(Janine Rankin)也是有幸參加1999年悉尼法會的一位法輪功學員。

蘭金從16歲起就開始尋找能讓生命境界昇華的方法。參加法會時,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剛3個月。

她說:「得法才3個月的我,當看到師尊入場、坐下,我感到全身洋溢著快樂,激動無比。我內心更堅定了這個念頭,這就是我從16歲起要尋找的神聖大法。」

她回憶:「師尊在主席台上坐下後,我驚奇地發現,師尊的整個身體是透明的,非常美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外,李洪志師父在講法和答疑中講到學法的重要性,這是讓蘭金印象最深刻的內容。

「在參加悉尼法會前,師尊打開了我的天目,我能看到很多層粒子,以及很多美妙的景象,印證了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都是真的。」

參加法會之後,蘭金的天目就被關掉了。從那時開始,蘭金開始了真正的實修。

她說:「師尊傳給我們如此珍貴的大法,獲得身體健康,心靈昇華,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內心深處的感恩。」

大法能讓我們回歸宇宙家園

在澳洲土生土長、現居悉尼的約翰・戴樂(John Deller)是參加1999年5月悉尼法會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他說:「當我聆聽師父講法時,我立即明白了他是一位來到這個世界上救度眾生的明師,法輪功是一種人人都能從中受益的功法。」

因為,李大師開示說,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讓戴樂「茅塞頓開(a light went on in my head)」。

「那麼無論你是富人還是窮人,不論男女老少,或者你來自甚麼文化背景,都可以同化『真、善、忍』,所以我感到這是能讓我們回歸宇宙真正家園的關鍵所在。」他說。

回憶當年,戴樂依然深感震撼:「法會結束後,我不願離開大廳,因為我感受到一種明亮的能量場,那種蘊含著善良和慈悲的能量籠罩著我。」

在此後,戴樂讀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時更覺得:「每一個字都說到心坎,每讀一遍,都能幫助我不斷提升對生命意義的理解。」

永世難忘的經歷

肖先生是墨爾本一家獨立華人媒體的總裁,他回憶21年前李大師在悉尼講法的情形時,感歎萬千。

當時,他只是剛剛學煉了五套功法,還未開始閱讀《轉法輪》。他說:「我的座位在後面,距離主席台很遠,但不知為甚麼,一看見師父我心裏就感到很激動,就覺得特別震撼,眼淚止不住地流。」

他說,法會第二天答疑的時候,師父讓學員們提條子,「而我既沒有帶紙,也沒有帶筆,又坐在一排座位中間的位置,當時只能看著別人的條子傳遞給工作人員。」

不過,「師父在回答其他人提問時,好像師父的眼光是在看著我、對著我說的。」「一個信息也在告訴我,師父對我說:我在回答你的問題。」

從那天以後,肖先生開始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他說:「參加這次法會的經歷,永世難忘,師父的智慧、慈悲,一次次讓內心強烈震撼。」

慶幸找到真正的師父

李洪志師父曾三次蒞臨澳洲法會講法,悉尼華人學員羅先生有幸三次都聆聽到師尊在悉尼的講法。

他說,每次「我都有幸見到師尊並提出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我感到慈悲的師尊在關心每一個學員的修煉狀況」。

「當時印象很深的一個收穫就是,師父告訴我們,我們的生命在久遠的宇宙變異的過程中產生,越來越不純了。師父要讓我們返回到我們先天最純正的生命狀態上。」

「我的理解是,師父會給我們最好的,因此下決心,自己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經過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感覺到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在關照著自己,根據弟子的修煉情況,用各種方法點化弟子,不斷給弟子展現修煉的神奇和美妙。」羅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