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2013年10月25日在中國及北美首映的電影《大明劫》,同年11月3日,在第九屆中美電影節上榮獲最佳影片獎。影片講述了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軍隊失去戰鬥力,將軍孫傳庭臨危受命,起兵中起用民間郎中吳有性(字又可),吳又可在軍中和民間治病,幫人解除瘟疫的歷史故事。

這個電影好似與當前的大瘟疫、下一次大瘟疫相關。

電影展現的歷史故事是真實的,吳又可確有其人。1642年的明末大瘟疫中,山東、河北、江浙一帶,染病的非常多,甚至十室九空,倖存者,也死去了多位親人。吳又可治疫救人,提出「癘氣」致病的瘟疫說,後來著成《瘟疫論》一書。他治療瘟疫(隔離、服用他配製的中藥「達原飲」)很有效。在2003年非典時期,有人用達原飲做輔助治療,也有一定的療效。

《大明劫》給人留下很多耐人尋味的啟示。

一、為何明末大瘟疫 指向大明而遠離清軍?

這段歷史很令人困惑,明末的大瘟疫好像和清軍有約定,只感染明朝的人,明軍兵力、戰鬥力大減,李自成的義軍得瘟疫的,也不太多。清軍則全然無礙,清軍中八旗兵中的漢軍,也沒事;除了騎兵還有步兵,也沒事;投降清軍的明朝軍隊,也沒事了;清軍和吳三桂等人的漢軍一路打到南方,他們還沒事。是瘟疫被吳又可醫治得那麼徹底?還是瘟疫自我消退得徹底?還是清軍的時運那麼好?

二、「 達原飲」真在沙士中 發揮了作用嗎?

達原飲有一定療效,但科學發展到現在,人間其實還沒有治療病毒的特效藥,連治療感冒的特效藥都沒有——殺死體外的病毒容易,如果殺死體內的病毒,就連活體細胞一起殺掉了。所有針對病毒的藥都是普適藥,靠調節人的免疫能力、靠人自己抗病。為甚麼吃完感冒藥會犯睏呢?那藥就是讓人犯睏,多睡覺,好提高免疫力。免疫力高於你身體上的病毒的活力,人會康復。

達原飲作為中藥,除了調節免疫力,還有疏通臟腑等作用,所以比一般的純提高免疫力的西藥要好,但是對於瘟神要定向殺死的人,它就沒有作用了。

既然是這樣,吳又可為甚麼能迅速治癒瘟疫呢?

三、平瘟絕招在訣不在藥

吳又可治癒瘟疫的絕招在他的藥引子,藥只是輔助的調理。有那個藥引子,達原飲就能變成滅瘟的特效奇藥;沒有它,達原飲就是普通藥而已。但是人們從來都是把中藥的藥引子當輔助,中國古代絕技的承傳都講究「口傳心授、不立文字。」所以估計因為類似這些原因,吳又可寫《瘟疫論》時沒有把那個藥引子寫下來。

如果你能遇到民間高人、世外

高人,或者去找修到一定境界的修

煉人,問起那個藥引子,他們會告訴你:吳是道家一門修行的人,行醫就是他的修行,那個藥引子是他

們那一法門的一句口訣,或者叫「真

言」。只要誠心唸誦,唸誦「口訣」以後喝藥,醫者那一門的護法神就會看見、給這個病患授記。這個授記是一道符令,瘟疫就會躲開此人;已經瘟難的,會把毒力從他身上撤走。人就會逐漸康復。

其實,基督徒在大瘟疫中,走上街頭向瘟病者傳福音,也與此類似。病者聽到了基督徒講述的真相,心裏破除了羅馬政府灌輸給他們的誣陷基督徒的謊言、真心接受了福音,就會得到基督徒那一門的神的授記。有了這個授記,瘟病再重也會好。人都是很現實的,作為異教徒的古羅馬人,沒有這些治病神蹟的顯現,他們又怎能放棄從小到大根深蒂固信奉的本土神,轉而皈依基督教呢?

還有一個生動的「授記」實例。凱樂符號由XP兩個希臘字母,是基督教的神給君士坦丁軍隊的授記。君士坦丁的軍隊舉起這個神符,就會連戰連捷、以少勝多,得以最終統一了四分五裂的大羅馬帝國。為甚麼賜給君士坦丁?因為他有為基督教平反的使命。

有人可能會問:吳又可的口訣是啥?公開出來,加上達原飲,武漢瘟疫不就有特效藥了?並非如此。所有的授記,離開了那個時代特定的人與事,就都沒用了。人間不同的地域,由不同的神輪流值守,該誰管,誰的授記才有效。時過境遷,那個授記就失效了。中共肺炎瘟疫,是末法末劫的大難,末法末劫是任何宗教都無能為力的時候,求甚麼過去的神、佛都沒有用了,一切希望都歸於全世界各民族傳說中期盼的救世主了——中國文化把他叫做聖人。

諸葛亮的大預言《馬前課》中講:「拯患救難,是為聖人。」聖人拯救末劫的大難,也對應當今的階段,甚麼人才能留下來呢?歷史也已鋪墊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