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在眾議院的第一周,我投了兩張反對票,反對立法撥款用於豬流感疫苗接種計劃。當時,豬流感爆發成為頭條新聞,因此,華盛頓特區的大多數人都瘋狂地要對病毒進行「處理」。

不幸的是,匆忙研發並投入生產的豬流感疫苗不僅無效,而且很危險。大約有五十位接種了該疫苗的人士,隨後染上了格林——巴雷綜合症,一種可能致命的癱瘓症。據疾病控制中心專家的信息,在接受豬流感疫苗接種的人中,格林——巴雷綜合症的發生率是普通人群的四倍。

那段悲慘的歷史可能很快就會重演。目前,政府和私營企業正在努力快速開發和部署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苗。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是這些努力的主要出資者,他建議給每個接種疫苗的人頒發「電子證書」(digital certificate),以證明他已經接種了疫苗。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曾經做過錯誤預測,有記錄可查,因此他被稱作流行病的比爾・克里斯托(Bill Kristol),他也希望人們攜帶已接種疫苗的證明。

另一個針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專制性提議是強迫每個人下載一個可追蹤其行動的手機應用程式,使政府官員能夠識別那些可能接近過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病人的人。這種強制性的「聯繫追蹤」是對我們私隱和自由的侵犯。

疫苗可以改善健康狀況,例如,疫苗有助於減少小兒麻痺症等疾病的發生。但是,並非所有疫苗對所有人都是安全有效的。

此外,某些現代做法,例如一次給嬰兒注射多種疫苗,可能會引起健康問題。疫苗可以使某些人甚至大多數人受益的事實並不能證明政府可以強迫個人接種疫苗,也不能違背家長的意願為孩子接種疫苗。當然,也沒有理由因為個人和家庭沒有「電子證書」來證明自己已經打過針,就讓他們非自願隔離。

如果政府可以強迫個人違背其意願接受醫務治療,那麼政府就有理由強迫個人購買醫療保險、禁止他們擁有槍枝、規定其就業條件以及防止他們做出諸如吸大麻,或喝生牛奶之類的有害行動。同樣,如果政府可以超越父母對孩子的醫療待遇的意願,那麼政府也就有理由在其它領域,如教育等方面篡奪父母的權威。

強制性疫苗和加強監視的支持者論證說,只有建立醫療監視狀態並強制接種疫苗才能結束當前的停業關門,他們是在訛詐美國人民。政府的要求使人們無法去上班、上學或去教堂,甚至不能帶孩子去公園,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已經厭倦了這些,他們應該拒絕強制性疫苗和加強監視的這種「交易」。相反,他們應該要求立即停止封鎖,並恢復個人決定的責任,以何種最佳方式保護自己的健康。#

作者簡介:

羅恩・保羅(Ron Paul)博士是眾議院前議員和米塞斯研究所(the Mises Institute)的傑出顧問。

本文最初發佈在LewRockwell.com上。經Mises.org許可重新發佈。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