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時事評論員桑普律師:疫情中共內鬥更激烈,習擴權清洗官場板塊;美擬剔除中國主權豁免權;記者採陶輝案反被搜身,英人權代表點名三警官;不要期望中共會改過遷善。(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時事評論員桑普律師:疫情中共內鬥更激烈,習擴權清洗官場板塊;美擬剔除中國主權豁免權;記者採陶輝案反被搜身,英人權代表點名三警官;不要期望中共會改過遷善。(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後,網絡盛傳司法部長傅政華及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相繼被捕。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當前中共內鬥激烈,習近平藉疫情擴張權力,清洗官場板塊。

孫力軍4月19日落馬後,傅政華也火速辭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職務。桑普表示,公安系統高官各有依傍,「孫力軍和孟建柱依靠在一起,傅政華與後台周永康割蓆後,『飛黃騰達』過兩三年,可否順利退休,這機會可能好微小。」

習近平的舊部、遼寧省長唐一軍接任傅政華的職務;相傳曾與習共事的「福建幫」王小洪將接替孫力軍,「你會看到習近平藉著疫情擴權,大幅擴張他的權力,大幅去清洗他的官場的板塊。」

桑普強調,「不會因為習近平的擴權,共產黨會變好,絕對不會這樣,共產黨的本質是不變。」。

5月底即將召開的中共兩會,桑普則視其為一場「無看點」的、向共產黨效忠的會議,「告訴大家愛國精神,愛國主義的定義就是『聽黨話、跟黨走』。」

內部政治角力傾軋,對外中共則面臨疫情究責,追討索賠。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國務卿蓬佩奧相繼表示,有證據顯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五眼聯盟也公佈15頁報告,顯示中共在疫情爆發之初,否認毒人傳人、噤聲知情醫師(李文亮)、銷毀實驗室證據、拒絕向國際研發疫苗學者提供病毒活樣本等等。

「當專家問這些證據時,它拒絕提供,這一點五眼聯盟講得很清楚。只講這一點就已經告訴大家,中國共產黨是多麼無惡不作。」桑普說,「病毒是人工合成還是自然產生,只要是在實驗室外洩,在法律上來說就是『重大過失』,其後果與故意是一樣的。」

而美國部門官員也正商討剝奪中國「主權豁免權」,讓美國政府及受疫情波及民眾得以向中國索賠。

儘管如此,桑普預料,中共對外仍保持一貫的橫蠻,「告訴世界,我會一硬到底,戰狼外交持續,持續超限戰;對內則持續打壓人權、持續清洗官場。」

受這場官場清洗波及的,還包括連爆醜聞的香港警隊。香港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Rupert Dover)疑霸佔官地、私營民宿,機動部隊校長莊定賢(David Jordan)寓所僭建等。桑普引用《詩經》「碩鼠碩鼠,無食我黍」,形容陶輝等人「這些『碩鼠』可以做到甚麼程度?」

「(陶輝)這間屋不僅僅是僭建,而且還涉嫌霸佔官地。旁邊的村民都覺得,是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才可以這樣做。」

關注香港人權狀況的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德普保福德(Luke de Pulford)近日也點名英藉港人陶輝、莊定賢、薛鎮廷(Justin Shave,「612」指揮官)三人為警暴「要犯」,還透露正就事件構思法律行動,呼籲港人提供相關的警暴證據。

「這三個人基本上對香港的人權有極大的破壞,這些人基本上無惡不作。我不是歧視任何英裔人士,而是每一個去到中共爪牙這個位置的人,『殘民以自肥』這個情況是無日無之。」桑普說。

中共藉疫情清洗官場,在香港還以「政治綁架經濟」,壓制黃色經濟圈,噤聲香港藝人。

前特首梁振英日前在面書發文,鼓勵市民「依法裝修黃店」,如發現「黃店」違反法規,直接向有關政府部門舉報。而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說:「支持黃色經濟圈的行動,是政治綁架經濟的『政治攬炒』。」

桑普痛斥梁振英「這種煽動群眾鬥群眾的方式,是共產黨的伎倆。」他也諷問駱惠寧,「你懂不懂廣東話?你知不知道『攬炒』是甚麼意思?是玉石俱焚的意思。這句話可笑至極。」「我支持黃色經濟圈,最多是令一些親共的陣營受損,而令親黃色、親民主派的陣營得利,何來政治攬炒呢?除非你轉頭炒回我,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而為讓演藝界噤聲,目前至中國演出的藝人,其經理人公司所簽合約都需增一項條款「須保證十年內不會因政治取向遭中國封殺」。「這些是甚麼東西?這才是『政治綁架經濟』。」桑普說:「是誰政治綁架經濟?就是你中國共產黨。」「這就能體現中國共產黨『黨同伐異,排斥異己,無惡不作』。

「很重要的是,我們不可以對共產黨懷有半絲的希望它向好,希望它向善。我們這麼多年來都看到了,它是不會改的。」

桑普說,它已告訴世界,將會一硬到底,持續戰狼外交、持續打壓人權、持續超限戰。一個國家如果超限戰太深、太廣的時候,唯一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可能是一種獵頭式、手術式的一個斬首,而這樣東西,中國(中共)將面臨相當嚴峻的後果。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黃色經濟圈是供需有求 梁振英駱惠寧政治綁架

記者:香港政府對黃色經濟圈不斷打壓。前特首梁振英在面書對黃店有一些說法他們為甚麼對黃色經濟圈那麼害怕?

桑普:梁振英在社交媒體上說,我們不會建議你們裝修或者襲擊那些黃店,但是如果冷氣機有滴水或者有些貨物擺出來,就一定去控告和告發他們。這種煽動群眾鬥群眾的方式是共產黨的伎倆。

我們記住一件事,每間黃店都是依法經營的。如果不是依法經營的,無論是甚麼店舖基本上是有違法的問題。

講一講黃色經濟圈的現象,我記得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說過一句話,「支持黃色經濟圈的行動,是政治綁架經濟的政治攬炒」。這句話可笑至極,甚麼叫「攬炒」?駱惠寧你懂不懂聽廣東話?你知不知道「攬炒」是甚麼意思?是玉石俱焚的意思。

我支持黃色經濟圈,最多是令一些親共的陣營受損,而令親黃色、親民主派的陣營得利,何來攬炒呢?沒有政治攬炒而言,除非你轉頭炒回我,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鼓勵幫助黃色經濟圈並不是要破壞市場經濟,政治的原因可以成為一個自己偏好的根據,而偏好可以很主觀和有很多動機。在經濟學上來說,就是有供有需。當有需求的時候,就自然有供求。

我希望黃色經濟圈的業務蒸蒸日上,同時大家要明白一個問題:誰在做政治綁架經濟?就是中國共產黨。為甚麼呢?最近中共出一個聲明:去中國大陸的藝員演藝人士,那間公司需要簽一個十年的政治正確的協約。換句話說,你必須保證你的藝人十年內不會說一些政治不正確的話,否則巨額賠款和巨額索賠。這些是甚麼東西?「政治綁架經濟」。

有多少藝人像黃耀明和何韻詩,他們可以去大陸演出嗎?很多人都沒有辦法去大陸演出,為甚麼?「政治綁架經濟」。

所以是誰政治綁架經濟?就是你中國共產黨。一天到晚說馬克思主義是經濟決定論,其實是你的黨權決定論,是你的權力決定論。到最後你會發現,真正的香港市民,支持一些同聲同氣、同樣擁抱人權自由民主法治價值的店舖,希望他們經營好。

他們一個個排隊,甚至一些小店,被一些人幫人代買,買了很多食物,然後轉售給別人,去支持一些中小的黃店尤其重要。一些寂寂無聞,一直在支持民主事業的一些小的黃店,我希望大家多多去支持他們。

藉口疫情實鎮壓 不要期望中共會改過遷善

記者:疫情令中國的經濟很差,香港的經濟也被拖累了。演藝人士去中國大陸演出,應該是幫助他們回復經濟,為甚麼會出這些政治命令?

桑普:這就能體現到中國共產黨怎樣可以「黨同伐異,排斥異己,無惡不作」。這一點是相當重要的,我們不可以對共產黨懷有半絲的希望它向好,希望它向善。我們這麼多年來都看到了,它是不會改的。

香港面對著這樣一個環境,很多時候受到中共的打壓,用疫情為藉口來作為鎮壓現實。5月1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發生了甚麼事情?在旺角等地發生的一些事情。香港人是非常善良的,他們只是在一些地方唱唱歌。在太古城中心事件中,大家也是在唱唱歌,很開心。

但問題是,有甚麼事情用所謂的「政治凌駕於公共衛生」?我想請問一下,究竟有多少人是因為這件事情(和平抗爭)而染上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沒有,零。現在每個人的政治抗爭的權利被打壓。

今天,香港舉世皆無的超過四個人的聚會,要在這個地方禁跡。今天(5月4日)已經連續14天沒有本地的感染個案。限桌令、限聚令應該大幅度放寬。不放寬令很多經濟沒有辦法復甦。這不是藍黃的問題,藍黃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整個經濟都陷入一個癱瘓的狀態,不要說旅遊和餐飲業,各方面都是,很多做小生意的、打工的,都同樣受到影響。

聽說此時此刻香港有接近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人,進入失業或半失業的狀態,因為很多情況沒有辦法去復甦經濟。限聚令,令很多餐飲業沒有辦法繼續生存。一間餐廳一半的座位已經沒有了(一半座位的政策),一張桌子不可以坐超過四個人。聽說要放寬,何柏良醫生和其他醫生說,可能會放寬到六至八人,真正重啟經濟,使經濟能夠復甦。

連續14天沒有本地的感染個案,基本上是可以做得更多,否則就用這個條例限制我們的集會遊行和抗爭的自由,在很快到來的5月10日,甚至沒有其它事件,都會有一些類似的醞釀,想做一些集會遊行抗爭。

我希望大家都小心注意安全,也急速要求政府將這個限聚令、限桌令儘量撤銷,或者大幅度削減。

記者採陶輝案反被搜身 英人權代表點名三警官

記者:最近警方也不斷爆出一些醜聞,在這個時間點爆這些醜聞有甚麼原因嗎?

桑普:陶輝案在這個時候爆出來,就顯現出給我們看,中國共產黨的爪牙是多麼的……以前我們讀《詩經》時讀到「碩鼠碩鼠,無食我黍」,這些碩鼠可以做到甚麼程度?

一個是清水灣碧水新村一號屋,記者在外面照相,他們說他有遊蕩罪,四輛警車、十二個警察抓了記者到將軍澳警署,不僅僅搜了他的身,還要問話,拿了他的影片,還搶了他的記者記事本,影印他的記者記事本。怪不得記協主席楊健興覺得這是侵犯新聞自由,這是《壹周刊》記者。

另外一方面,這件事情不僅僅只是這樣,他們有兩間寮屋,兩層加建到三層,這些所謂的牌照屋,基本上是不可以經營旅館的。但是陶輝與他太太張雅思,曾經有一段時間,經營過出租的服務,有價有市。

在Facebook上還設一個專頁,還換上一個記者的頭像上去,這是《壹傳媒》的記者。基本上陶輝是違反了法庭對於保障《壹傳媒》的禁制令,涉嫌是藐視法庭和洩露個人私隱。

他們這間屋不僅僅是僭建,而且還涉嫌霸佔官地,他們有三分之一公園的地方是霸佔的官地,他們的門閘就是在公地上面,旁邊停了車,雜物又擺在一旁。旁邊的村民都覺得,是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才可以這樣做。

英國的保守黨人權委員會Luke De Pulford基本點了三個英籍的香港人,一個就是陶輝(Rupert Dover),一個是莊定賢(David John Jordan),另外一個就是薛鎮廷(Justin Shave)。這三個人基本上對香港的人權有極大的破壞。記住陶輝,2014年當時他怎麼樣打壓雨傘運動。

2019年「612」,當時有人在金鐘開槍,而誰做指揮官?是他做指揮官,當時警務處處長都說,陶輝這個人要負責。而且當時還有其他甚麼人?莊定賢和薛鎮廷,大家知道這些人基本上無惡不作,這是無分國籍,我不是歧視任何英裔的人士,每一個人去到中共爪牙這個位置,殘民以自肥,這個情況是無日無之。

以疫情這個藉口再去鎮壓,再加上今日看到陶輝案,看到香港的沉倫,已經很嚴重。

疫情間中共內鬥更激烈 習擬擴權清洗官場板塊

記者:這些事被揭露,和中共政局有關係?孫力軍和傅政華都先後落馬。

桑普:是的,孫力軍和傅政華以前都在公安系統,以前各有依傍。孫力軍和孟建柱依靠在一起,傅政華和周永康後來割蓆,割完之後飛黃騰達過兩三年,到現在就65歲,不知道他可不可以順利退休,這機會可能好微。

習近平又換上他的人馬去做,相傳是福建幫和習近平共事的王小洪,可能會成為這個公安系統的重要人物,另外一方面唐一軍「之江新軍」的人成為司法部長,這一方面你會看到習近平藉著疫情擴權,這個擴權,不會因為換了習近平的擴權,共產黨會變好的,絕對不會這樣,共產黨的本質是不變。

他使得黨裏面,好多非習的人馬,基本上人人自危,很多人就說,連續數下去,越數越多人,由孫力軍數到傅政華,數到這個孟建柱,數到王岐山,一路數下去可能說李克強,相傳說要習近平要退下來,李王一起合組一個新政府,這些傳言很多。

我不知道共產黨裏面他怎樣權鬥,但這是看到習近平藉這個疫情,大幅擴張他的權力,大幅去清洗他的官場的板塊。

美國將終極懲罰中共 擬剔除中國主權豁免權

記者: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現在在國際上繼續延燒,國際對中共的追償潮最新的進展如何?

桑普:我們可以從美國和五眼聯盟兩方面去看。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30日講得好清楚,看過那些證據,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毒,證據顯示是來自於武漢一個實驗室,而且他會追索這個賠償的責任。

當然坊間有好多說法,比如怎樣去追索呢?他要將主權豁免,即中國獲得主權豁免的特權在美國司法體系裏面剔除,Tom Cotton和Josh Hawley已經在做這個法案。

另一方面,大額追索賠償。一個共和黨田納西州的參議員Marsha Blackburn統計過,現在美國承受著六萬億美金的損害,估計下去另有五萬億,加起來有十一萬億,十一兆美金的損害,這是個巨額。怪不得特朗普最近說,這是個終極的懲罰,這是Eternal(永恆),為甚麼這麼說?

甚至他已經開了口講一萬億美金的賠償是希望是頭盤,而且他說,希望所有的產業,無論民主黨或者共和黨,希望美國產業回歸美國本土或者其它自由民主的地方,已經成為現實。

蓬佩奧也得好清楚,不但看過證據,他甚至說大量的證據顯示病毒來自這個實驗室。雖然有很多的科學家,很多的情報部門有共識,病毒不是人工合成,不是基因改造,但中國散播著這個病毒。

大家如果分析這件事,記得有四個板塊,就像Peter Navarro接受霍士新聞採訪說的,一是說播毒,二是說瞞騙,三是囤積,四是居奇,四個問題基本上中國都全犯了。播毒無論病毒是人工合成還是自然產生,只要是在實驗室外洩,在法律術語上來說就是Gross negligence,重大過失,其後果與故意是一樣的,這是一個。

五眼聯盟(美、加、澳、紐、英)發表了一個15頁的報告,基本上他們希望能獨立調查,他們講到很重要的一點,不止是中國打壓人權、禁制聲音,隱瞞很多事,說不會人傳人,甚至講到整個中國完全沒有辦法去控制疫情的發展,不止打壓很多聲音,甚至將很多的樣本,尤其是武漢肺炎一些標本,在實驗室的一些證據銷毀了,當專家問這些證據的時候,它拒絕提供,這一點五眼聯盟已經講的很清楚了。

只講這一點就已經告訴大家,中國共產黨是多麼無惡不作。

它力推這次的兩會,尤其是人大通過了《生物安全法》,《生物安全法》的草案全部是說實驗室的問題,正是告訴大家「此地無銀三百兩」,連習近平也知道出現了問題。ABC廣播公司甚至說了一件事,中國在1月份的時候,(中共)認為人不會傳人、可防可控的時候,大量搜購全世界的醫療物資,中國的出口量大減,進口量大增,證明中國早已知情,早已知道大件事。

那時候它還瞞著全世界,這點在美國國士安全局5月1日交給全部政府機構的一份報告裏寫得很清楚。所以中國的責任是脫免不了的,美國一定會發聲。我很遺憾的是法國的馬克龍和德國的默克爾都說,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說最主要是中國要有透明度,實質上是緣木求魚。

中共與病毒脫不了關係 兩會《生物安全法》露馬腳

記者:中共5月底要開兩會,現在中共面臨甚麼的階段?在國際、國內的形勢如何?

桑普:5月21、22日,它會開人大和政協,大家知道兩會本身沒有甚麼大的看點,很多人都說會講經濟、抗疫、脫貧攻堅,全部都是講笑,一個社會怎麼會沒有窮人,這是不可能的事。關鍵是整個中國操盤的方式,就是告訴大家,習近平仍然在掌權,他要讓全部幹部知道,習近平就是要效忠的對象,告訴大家愛國精神、愛國主義的定義。

他說「西遷精神」的時候,我經常笑他是「歸西精神」,這歸西精神說了甚麼?基本上習近平覺得愛國主義是一個定義,就叫做「聽黨話、跟黨走」,這六個大字就是愛國主義。

所以大家不要懷疑共產黨有沒有改過遷善的能力,沒有的,不要期待這一點。它告訴世界,「我會一硬到底,戰狼外交持續、打壓人權」,持續打壓人權、持續超限戰。

超限戰就是不斷滲透和攻擊不同國家的東西,而這個東西美國到最後,我是相當擔心,這不止是新冷戰的升格,而是熱戰的前兆,因為一個國家如果超限戰太深、太廣的時候,唯一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可能是一種獵頭式、手術式的一個斬首,而這樣東西,中國將面臨相當嚴峻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