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政府批准瑞德西韋藥(Remdesivir)用於治療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患者之後,中共聯合外交、衛生和宣傳部門再次追捧中藥防疫療效,而鍾南山院士力挺的中醫藥備受矚目,儘管其相關的醫藥公司股價持續暴漲,但該公司的股東卻紛紛減持套現。

鍾南山推薦的藥企股價暴漲

5月4日,中共外交部和國家衛健委邀請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通過央視與海外留學生影片連線,解釋當前疫情。

對於留學生關於中共病毒「有無後遺症,對肺部有甚麼影響」的疑問,鍾南山回應稱:「對肺部損害不會太大,後遺症不會很明顯」。

鍾南山通過央視還特別推薦了連花清瘟用以治療肺炎,他稱「現在直接抗病毒的藥都還沒有找到,包括瑞德西韋等藥物。連花清瘟適合於80%以上的普通患者,進行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的有效。」

儘管鍾南山貶低了瑞德西韋的療效,但美國實驗數據顯示瑞德西韋對減輕病情有效,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於1日批准使用瑞德西韋治療中共病毒。4日,日本擬本月批准瑞德西韋為治療藥物。

上述是鍾南山第二次公開推薦連花清瘟。4月14日晚,鍾南山通過陸媒在線解答疫情相關問題時也曾稱讚連花清瘟以及血必淨的療效。

中共國家藥監局在4月14日批准將治療中共病毒納入到連花清瘟顆粒和膠囊、血必淨注射液的藥品適應症中。

次日,生產血必淨注射液的紅日藥業開盤漲停。而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股價也迅速漲停,並創下上市以來新高,市值達到415億,年內以來股價已漲177%。以嶺藥業創始人吳以嶺也由此受到廣泛關注。

每日經濟新聞報道,隨著以嶺藥業股價和業績的雙雙大增,其創始人、被稱為「A股最富院士」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吳以嶺的身家也將隨之暴增。

以嶺藥業已多次發佈股價異常波動公告。與此同時,以嶺藥業股東和實控人親屬也藉機加快了減持動作。

吳以嶺和他的以嶺藥業,到底有甚麼秘密?

《中國企業家雜誌》5月5日報道,吳以嶺當初借款10萬元成立的以他名字命名的以嶺藥業,也已發展為市值400多億的上市公司。2009年,吳以嶺已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2003年SARS期間,他就帶著團隊研發出抗SARS的中藥連花清瘟膠囊。曾先後18次被中共國家衛健委等部門推薦。

吳氏家族共誕生了7位億萬富翁,其中吳以嶺彼時身價接近50億元,一舉超越袁隆平,被稱為「A股院士首富」。今年以來,實控人親屬和高管通過減持以嶺藥業股份累計套現約3億元。

其實,鍾南山不僅多次為以嶺藥業的連花清瘟站台,據稱他與該公司有關聯,從鍾南山與吳以嶺在廣州成立的「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就可見一斑。

鍾南山和吳以嶺等專家和官員參加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啟動儀式暨肺絡病中醫藥循證研究大會。(網絡截圖)
鍾南山和吳以嶺等專家和官員參加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啟動儀式暨肺絡病中醫藥循證研究大會。(網絡截圖)


紅日藥業股價翻倍 鍾南山是其關聯公司董事

此外,鍾南山推薦的紅日藥業生產的血必淨,其關聯企業——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紅日藥業持股12.5%),也跟鍾南山有關。

天眼查數據顯示,鍾南山是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中國經濟周刊》引述報道稱,該公司的抗腫瘤一類新藥PTS及衍生成果產業化項目,正是鍾南山團隊在天津的落地項目。

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紅日藥業的股價從3.51元/股上漲至7.18元/股,累計漲幅104.56%。總市值從106億元上漲至216億元。

今年2月,鴻海富士康科技集團宣佈,聘請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擔任集團防疫及復工總顧問,這是鍾南山的另一個新職。

據陸媒報道,查詢「天眼查」數據,可發現鍾南山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廣州呼研所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鍾南山是董事長。該公司的副董事長周榮擁有34家公司,另一名副董事長張曉雷有20家公司。該公司全部的高管層合計擁有90家公司。

有評論稱,廣州呼研所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高管層屬於「科技權貴階層」,這些專家背後有很多的利益。

鍾南山未對上述媒體報道的內容作出回應。

此次疫情在中國大陸爆發後,鍾南山出任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他多次為中共隱瞞疫情站台。

在疫情肆虐全球之際,中共專家鍾南山繼拋出「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並不一定發源在中國」的說法後,3月18日再度替中共「甩鍋」,引發香港影帝黃秋生怒嗆:「科學家的責任在於尋找真實,不在於玩弄言詞。這是科學問題,更是人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