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Hsu(丹尼‧徐,音譯)是一名美國公民,他沒在中國被判有罪,但被單獨監禁六個月,他的生活條件按照國際公約可以定為「酷刑」。紐約時報等媒體5月5日報道了他和他的家庭的遭遇。

徐進了這個房間之後,立刻發現這間屋子裏沒有任何尖銳的邊緣。

牆壁上覆蓋著米色橡膠、桌子包裹著柔軟的灰色皮革。白色的百葉窗緊緊蓋住兩個窗戶。

五台監視錄像機記錄他的一舉一動,兩名獄卒沉默不語。徐去洗澡,他們跟在左右;徐上廁所,他們站在馬桶旁監視。

電燈通宵開著,只要徐在床墊上翻個身,警衛就立刻叫醒他,讓他的臉轉向監視錄像機……

徐及妻子Jodie Chen(朱迪‧陳,音譯)2017年8月打算返回美國西雅圖的家時,徐和妻子被安徽當局在機場扣留,讓他們十幾歲的女兒獨自回家,這個孩子這幾年實際上成為了孤兒。

中國共產黨越來越多地使用出境禁令,阻止包括美國、澳洲和加拿大公民以及這些國家的永久居民離開中國,或作為人質劫持,或作為對這個國家的「懲罰」。批評人士說,這暴露了中共的野心,其淫威不僅危及中國公民,還能控制其它國家的公民。

徐說,安徽省當局一直扣押他們為人質,以逼迫他的父親徐維銘從美國回來,因為中共指控徐維銘在20年前貪污了數十萬元,並把他列入「紅通」名單。

美加澳警告公民:或被中共限制離境

美國、加拿大和澳洲已經警告其公民,雖然他們可能沒有直接參與某個糾紛,但中共仍可能會阻止他們離境。這些外國公民可能直到想離開中國時,才發現自己被限制出境。

在當前的疫情下,徐夫婦想儘快離開中國,儘管擔心受到當局報復,但是這個家庭還是第一次公開表達自己的抗議,對中共不透明的出口禁令和秘密拘留所的內部生活進行了罕見的見證。

去年中共央視在所謂「紅色通告」逃犯的紀錄片中,涉及到一個加拿大永久居民儲士林的案子,他被指控貪污600萬美元。中共檢察官在網上發表的關於朱的案件筆記中說,他們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大力擠壓他的生存空間」,並對其兒子、兒媳和前妻實施了出境禁令,這是中共「控制儲士林」運動的一部份,目的是「動搖他的情感支柱」。

儲士林最終投降了,2016年1月30日,他乘坐的加拿大航班降落在北京,他面無表情,被警察帶走,儲士林在央視認罪的時候說,自己無法忍受親人為自己受苦。

中共濫用出境限制 特朗普向習近平施壓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的主席麥高文眾議員(Rep. James P. McGovern)表示,「當(中共)處理商業糾紛時,或強迫家庭成員返回中國時,美國公民經常被當作事實上的人質。中共政府的這種行為令人震驚和不可接受,並且明顯違反了國際法。」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18年阿根廷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期間,就這個問題向習近平施加壓力。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美國外交官經常提出出境禁令問題,並要求中共政府保持透明度。」「國務院已將徐先生的案子提上了最高級別,並將繼續這樣(向中共施壓),直到他被允許返回美國。」

加拿大外交部發言人說:「中共濫用出境禁令,令人不安。」「促進和保護人權是加拿大外交政策的組成部份。」美聯社報道,澳洲也一再向中共發出抗議,因為中共對更多的澳洲人實施出境禁令。

世界上的許多國家/地區都可能會禁止犯罪疑犯或法律程序的重要證人離開。但是學者說,中共在濫用出境權力,它們對旅行禁令的使用超出了國際規範。

美國喬治敦大學亞洲法律中心執行主任托馬斯‧凱洛格(Thomas Kellogg)表示:「中國(中共)正在利用其在國際社會中不斷增強的實力來違反法律,而逃脫相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