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世界各國都在疲於應付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帶來的災難時,有關北朝鮮最高領道人金正恩失蹤、死亡、植物人、替身、詐死等一系列傳聞,吸引了輿論界關注和各種猜測。近日有脫北者爆料,在金正恩消失這段時間,有2千性奴陪侍其左右,隔離、躲避中共病毒。

日前,知名脫北者樸妍美(Yeonmi Park)在網絡社交平台上摘錄了《紐約郵報》一篇報道中的一段話稱,「金正恩在被稱為人間天堂的元山大宅隔離期間,與他的2,000名性奴隸在一起。」

同時,她還在推特賬號上曝光了一段短片,並指那些穿著小褲衩和露腹上衣大跳性感舞的女子是金正恩的「歡樂組」成員,也是金家獨裁者的性奴。

她感嘆這些無辜的女子活得毫無尊嚴,猶如現代版「慰安婦」。「作為一個韓國人和一名女性,看到這些女孩受到這樣的對待讓我感到惡心。」

現年26歲的樸妍美是少數以真實姓名公開個人經歷的脫北者之一,她曾於2014年在愛爾蘭都柏林第五屆世界青年領袖峰會上发表演講,講述自己在北朝鮮的遭遇和脫北經歷,引发媒體和大眾關注。

 

 

搶占世界媒體關注中心

上周五(5月2日),失蹤了20天的金正恩突然現身,出席一化肥工廠竣工典禮。據外界報道,這個 「肥料廠」可能是一個核項目工廠。

之前,金正恩罕見的沒有出席4月15日的「太陽節」,亦即金日成的誕辰紀念日,這引发了人們對其健康情況的臆測。很多報道認為他已經死亡或者殘疾。

澳洲天空新聞Outsiders節目主持人詹姆斯莫羅(James Morrow)聲稱,這個北韓暴君偽造了自己的死亡,為的是了解北韓的精英將如何對此做出反應。「找出誰在他去世時試圖掌權。」

南韓智庫,統一研究院院長高有煥(Koh Yu-hwan)說:金正恩的突然出現是一種策略,「要在不進行核武器或者導彈試驗的情況下,占據世界新聞中心的一種策略。」

是真挑撥 還是求關注

金正恩隱身3周公開露面後,北韓土兵5月3日罕見地向南韓哨所開槍;南韓也開槍還擊,引发全球關注。

阿里郎主播說,南韓軍方仍在調查如何會發生駁火事件,但也表示,不像是有意挑釁。

南韓軍方稱,事發當時下起了大霧,可視距離不到1公里,北韓不太可能選在這時候進行挑釁。而且北韓軍方在開火之前或之後,都沒有任何異常,與之前的挑釁相當不同。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3日受訪時,認為事件是「偶發」事件。

外界諸多質疑

5月1日金正恩在化肥廠露面,次日現場影片和照片公開後,引发外界諸多質疑,除了懷疑金正恩以替身出場,還有人发現北韓「二號人物」崔龍海行蹤成謎。

據北韓官媒朝中社報道,當天金正恩由其胞妹、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勞動黨副委員長樸奉珠、金德訓、樸泰成,黨第一副部長趙勇元等陪同出席化肥工廠的竣工典禮,但「二號人物」、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國務委員會第一副委員長、中央軍委委員崔龍海,並未隨行。

活動當天,北韓官媒沒有发佈現場圖片和視頻,第二天公佈的照片和視頻,外界发現金正恩似乎更胖了,步伐也有些吃力,但看不出大病初愈的跡象;有人則稱「感覺金正恩神色、氣質都不太對」。

有人在網絡貼出新舊照片的對比,質疑兩個金正恩的牙齒、上唇、咬合,以及他鼻頭的痣,他的笑與神態等,似乎都有些不同,問「你覺得是同一個人嗎?」

在5月1日的視頻中,外界還发現金正恩的右手腕上出現一個新疤痕,醫學專家判斷,可能做了心臟手術。

有評論認為,雖然有關金正恩健康狀況的很多問題還不清楚,但是,他氣定神閑、滿面是笑地突然露面,傳遞出一個明確的信息,那就是金正恩依然大權在握,依然是北韓的最高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