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底從武漢傳出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中共的隱瞞下,如今已擴散至世界各國,演變為席捲全球的大瘟疫。無數人被病毒感染、病亡,給家庭和社會帶來深重的創傷和恐慌。不過,從中國大陸傳出在疫情中死亡的名單,揭示出了中共病毒的真正「靶點」,給深陷危機的各國民眾帶來警示。

截至2020年5月2日,根據各國公開數據,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已經擴散至全球217個國家和地區,總確診病例數量逾320萬,病亡數逾23萬,致死率逾7%。其中,還有疫情最嚴重的兩個國家——中國大陸和伊朗隱瞞了真實疫情;據多國專家、機構的研究以及大紀元的調查,中國實際感染與死難者數字可能是中共公佈的數十倍。

陸媒「殉職」死亡名單 三分之二是黨員

據大陸網民發佈的一份死亡名單、對陸媒「抗疫典型」報道的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30日,在這次疫情中「因公殉職」的人員至少有498人,其中,中共黨員331人,佔比三分之二(約66.5%)。

大陸網民發佈的一份死亡名單,對陸媒「抗疫典型」報道進行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30日,殉職498人,其中中共黨員331人,佔比三分之二。圖為死亡名單截圖。(網絡截圖)
大陸網民發佈的一份死亡名單,對陸媒「抗疫典型」報道進行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30日,殉職498人,其中中共黨員331人,佔比三分之二。圖為死亡名單截圖。(網絡截圖)

這些人的職業包括公務員、村幹部、警察、醫生、護士、保安、城管、志願者等等。他們「殉職」的緣由,除了極少數是參與一線醫務工作,其他都是在執行黨的維穩抗疫措施。所以準確地說,絕大多數病亡者並非是「殉職」,而是「殉黨」,以身殉黨。

圖中的42號死者就是被外界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他的死因標註為「肺炎」,其實就是中共肺炎。另外23號「何輝」也是死於中共肺炎。 (網絡截圖)
圖中的42號死者就是被外界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他的死因標註為「肺炎」,其實就是中共肺炎。另外23號「何輝」也是死於中共肺炎。 (網絡截圖)

更關鍵的是,他們的死因,值得推敲。

除了少數意外死亡、被謀殺或死因未說明外(合計54例),其他多被冠以「過勞病逝」或死於「突發疾病」,合計有412人。而死因標註為「肺炎」的只有32人,該死亡名單中的「肺炎」,實際就是指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例如大陸知名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和武漢志願者何輝,都是感染中共肺炎病亡,而他們在死亡名單中的死因標註的是「肺炎」。

至於說死因「過勞病逝」或「突發疾病」,一般都被外界解讀為是死於中共肺炎。這是因為中共蓄意瞞報染疫和死亡人數,而那些被登報宣傳的「先進典型」,如果被公佈了真正死因,就會撞破中共謊言。所以陸媒報道的「殉職」典型,死亡原因往往被黨篡改為含糊不清的「過勞病逝」或「突發疾病」。

而在這些應該是死於中共肺炎的人群(412+32)中,黨員人數為296人,佔比依然是三分之二(約66.7%)。

也就是說,僅據對陸媒「抗疫典型」報道的不完全統計,染疫而亡的人群中約有67%是黨員。

黨員病亡佔比是其人口比例的十倍

另據維基百科信息,截至2018年末,中國人口14億,中共黨員人數9059.4萬,黨員在中國人口中佔比6.4%。

而在中國大陸的各類職業中,除了警察(非技術崗位)有黨員的入職要求外,其它職業一般並不要求是黨員。這代表著,在參與抗疫的各類從業人員中,整體上黨員比例並不會偏高。

因此,對比上述兩個比率可知,中共黨員在中共肺炎病亡者中的比例,可能是黨員在中國人口中佔比的十倍以上。

換言之,通過對中共陸媒「抗疫典型」死亡報道和中國人口統計的粗略分析,可以發現一個顯著特徵,那就是中共黨員染疫身亡的可能性,遠遠大過沒有加入共產黨的中國人。

民政部死亡名單 曝光黨員高病亡率

儘管中共從未公佈病亡者的政治面貌等信息,令外界無法對黨員和中共病毒死亡率之間的關係進行進一步的分析。但中共卻發佈了一個可以佐證黨員染疫高死亡率的官方數據。

中共民政部稱,截至3月8日,53名社區工作者殉職,其中黨員佔92.5%。(網絡截圖)
中共民政部稱,截至3月8日,53名社區工作者殉職,其中黨員佔92.5%。(網絡截圖)

3月9日,中共民政部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說,「截至3月8日,全國城鄉社區工作者已有53名在疫情防控中因公殉職,其中黨員佔92.5%。」

雖然民政部並未公佈「殉職」人員的具體死因,但大紀元分析了同時期的陸媒報道後發現,絕大多數都被報道為過勞病逝或突發病逝,實際上都是感染中共肺炎病亡。

而且,在中國大陸,社區工作者也沒有黨員的硬性入職要求,所以這一職業中,黨員比例也不會顯著偏高。

由此可見,中共官方發佈的社區工作者中黨員92.5%的死亡佔比,充份暴露了黨員在大疫中的高死亡率。

找到中共病毒的真正「靶點」

儘管中共將黨員的高死亡率,作為黨「先進性」和「衝鋒在一線」的證據來宣傳。然而,中共卻沒想到這會曝光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在全民都被捲入的這場大疫中,黨員高病亡率代表不了黨的先進,只反映出中共黨員對中共病毒缺乏「免疫力」,是真正的「易感人群」。

中共黨員高病亡率,並非政治意義上的宣傳,而是被中共官方和中國民間都驗證了的事實,更是以無數人命為代價拉響的警報,警示中共黨員相較於中共組織之外的人群,更有可能染疫身亡。

換個角度看,這個冰冷的事實未嘗不是揭開了中共病毒的秘密,它揭示出了中共病毒的真正「靶點」。

所謂「靶點」,在生物學上,是指位於生物體內,能夠被其它物質識別或結合的結構。在現代醫學中,事先確定藥物在人體內起作用的靶點,例如基因位點、受體、酶、離子通道、核酸等生物大分子,就能研發出針對特定疾病的有效治療藥物。

中共病毒,被世衛組織命名為COVID-19,從病原學上看,是β屬冠狀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高度同源。

現代醫學將冠狀病毒入侵細胞後,為了大量複製所需要的核心物質——RNA聚合酶,視為最重要的藥物靶點之一。目前備受關注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就是以RNA聚合酶為靶點;其機制是當藥物進入人體後,靶向並破壞RNA聚合酶,最終達到阻止病毒複製的效果。

然而現實中,全世界的科學家在巨大的壓力面前,對中共病毒全力攻關,卻未能獲得突破性進展。中共病毒的神秘特性,導致現有科技難以從分子層面上找到它的真正靶點,進而研發出真正有效的藥物和疫苗。

不過,中共肺炎沿著親共國家一路蔓延的擴散趨勢,尤其是中國大陸的死亡名單,都清楚地表明,中共病毒確實存在靶點。但那並非生物學上的靶點,而是更加微觀的,存在於意識形態中的社會學「靶點」——思想中的共產黨因素。

黨員(或其它中共組織)的政治身份,遭中共洗腦,或黨國不分而產生對黨的認同感等思想,都成了中共肺炎更為微觀且精準有效的「靶點」,使得中共病毒能夠鎖定並攻擊帶有共產黨因素的個人,最終帶來高死亡率的可悲結果。

主動清除病毒靶點 免疫有良方

其實,就如同科學家找準了藥物靶點、就能研發出有效藥物一樣,一旦人們找到了中共肺炎真正的靶點,認清了招致病毒攻擊甚至死亡的真正原因,就能主動地清除生命和思想中的致病因素,轉危為安,對中共病毒產生免疫力。

剖析共產主義本質的劃時代巨著——《九評共產黨》早已指出,中共就是一個邪靈,是共產邪靈。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也公開宣稱:「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而中共的入黨誓詞更是明言,要入黨者「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這種誓詞,完全不同於任何正常人類政黨的誓詞,它根本就是一個向中共邪靈獻祭生命的毒誓。

入黨宣誓,黨員身份,加入中共黨團隊組織,被蒙蔽而黨國不分、甚至認同中共等等,都相當於被中共邪靈在人的生命和思想中烙下一個致命靶點。

最近媒體報道了一些中共病毒感染者譴責中共後奇蹟康復的例子。例如西班牙第三大黨的黨魁、秘書長等多位領袖不久前都感染上了中共肺炎,但在他們認清並譴責了中共後,肺炎消失了。

大紀元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也指出,對中共的認識和態度,直接影響到對中共病毒的「免疫力」——拒絕中共、譴責中共,是免疫中共病毒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