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大流行最先爆發地武漢,警察威脅那些有親屬因中共肺炎去世的人。政府警告律師不要幫助這些悲痛的人起訴政府。

據《紐約時報》2020年5月4日報道,普通武漢居民向維權人士發來短信,要求幫助他們起訴中國(共)政府。一位普通居民說,他的母親被多家醫院拒之門外,最終死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另一人說她的公公在中共病毒隔離期間死亡。

但是,經過數周來來回回的計劃後,與住在美國的健康權利活動人士楊佔青聯繫的7名武漢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變想法,或停止回應相關問題。楊佔青表示,他們中至少有兩人受到警察的威脅,並放棄了起訴政府的決定。

報道稱,當這些悲痛的遇難者家屬以及活動人士一起向執政的共產黨施壓,要求為武漢發生的事情承擔責任時,中共當局開始嚴厲打壓。

中共警告律師不要幫忙起訴政府

警方質問了一些中共肺炎遇難者家屬。這些人在網上與其他有類似經歷的人都有聯繫。

一名武漢居民開了一個聊天群組,該群組包括100多名失去染疫親人的人。該群組中的兩名成員說,今年3月,警方找上了這名創建群組的武漢居民。這個群組被要求解散。

律師們已經被警告不要幫助這些悲痛的人起訴政府。即使原告願意繼續向前推進,他們可能也很難找到律師。在楊佔青和中國的一批人權律師今年3月向那些希望起訴政府的人士發出公開呼籲後,幾位律師已經收到了司法官員的口頭警告,讓他們不要寫公開信或者通過要求政府給予賠償「製造騷亂」。

「它們(中共)擔心,如果人們捍衛他們的權利,國際社會將知道武漢的實際情況以及那裏家庭的真實經歷」,《紐時》引述楊佔青的話說。

中共為何要鎮壓

《紐時》認為,鎮壓行動凸顯了中共的擔憂,即任何企圖發掘武漢真實情況或企圖讓官員承擔責任的做法都將會破壞國家的敘事:即中共宣傳的只有其專制制度才能將該國從一場毀滅性衛生危機中挽救出來。

網絡審查員已經刪除了一些中國新聞報道,這些報道披露中共官員在早期嚴重掩蓋疫情。

長期以來,該黨一直警惕公眾的悲痛及其可能給黨的統治帶來的危險。2011年溫州市發生致命火車事故後,官員阻止親屬前往現場探望。每年6月,北京當局都會讓那些在89年天安門大屠殺中遇難的抗議人士家屬噤聲。現在,有人說,中共政府正在針對這次疫情同樣企圖讓中國人「集體失憶」。

那些希望通過保存疫情爆發報道,來挫敗中共審查機構的志願者們也已經「消失」。

中國「端點星」(terminus2049)網站志願者陳玫、蔡偉及小唐(蔡偉的女友)於4月19日失去聯繫。4月27日,他們的親友告訴路透社,已確認他們被中共拘留以及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這幾名志願者在「端點星」上參與的項目是一個開放源代碼存檔,可在編碼平台Github上保存被中共審查的文章記錄。

最近幾個月,「端點星」一直很活躍,記錄有關中共病毒爆發的文章。在去年底武漢爆發疫情後,中國的在線媒體曾在短暫時間內報道了有關該病毒的新聞。

到了2月,中共加強對國內媒體的控制,嚴格審查媒體報道及社交媒體上的帖文,並且關閉微信群組。不過,許多中國網民仍然找到可以共享信息的管道,「端點星」是其中之一。

最近幾天,當局也對類似在線項目的志願者進行盤問。在網誌文章和私人消息中,此類社區的成員已相互警告對方要清理他們的電腦。另一個GitHub項目「2019ncovmemory」的組織者也重新發佈了有關此次疫情的審查材料,並將其存檔設置為私有。

對於中共當局來說,沒有任何公開批評被允許被留下。湖北省的警方上個月逮捕了一名婦女,因為她組織了一個反對菜價高的抗議。武漢一家醫院的官員批評了中共當局倡導的中醫治療中共病毒患者後被免職。

武漢居民要求獲得賠償

對於哀悼家庭成員的人們來說,鎮壓是最令人憤怒的。他們說,當他們試圖在處理他們的損失時,他們被騷擾,被密切監控。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中共病毒在武漢殺死了近4000人。一些武漢居民認為真正數字要高得多。中共政府解僱了兩名高級地方官員,但這對許多悲傷的親屬來說還不夠,他們說要為自己的損失獲得公平賠償,並希望看到官員受到更嚴厲的懲罰。

張海(Zhang Hai,音譯)確信,他的父親在武漢一家醫院感染了中共病毒,並於2月去世。他表示,應該讓地方官員承擔責任,他們在開始階段隱瞞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事實。他如果早些時候知道這一風險,他不會送父親去醫院治療。

張先生說,幾名中國記者就他提出的要求採訪了他,後來這些記者告訴他,他們的編輯在文章發表之前就撤稿了。他在網上呼籲建立一座紀念碑,以紀念中共肺炎的受害者,但網絡檢查人員很快清除了這些信息。官員們敦促他將父親的骨灰下葬,但到目前為止,他拒絕了。

「它們(中共)花了這麼多的時間試圖控制我們。」張說,「為甚麼它們不能用這些力氣來解決我們關注的問題。」

去年逃亡美國的維權律師陳建剛(Chen Jiangang)說:「如果任何人敢於提出要求,政府無法滿足時,他們就會立即被視為是一個國家安全威脅。」

「無論你是律師還是一名受害者,都像會被監禁一樣。」陳建剛說。

儘管政府採取打壓措施,但一些悲傷的居民仍然繼續前進。上個月,湖北宜昌市公務員譚軍公開起訴湖北省政府隱瞞疫情,導致人民財產損失,成為因疫情公開起訴政府的中國第一人。

譚軍對大紀元表示,「這個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這個事情非常嚴重。我作為一名湖北人,認為有必要站出來呼籲,讓湖北省政府出來負責。」

譚軍4月15日告訴大紀元,省政府、武漢市政府早已知道人傳人,有大量人死亡了,仍不制止。他起訴湖北省政府隱瞞疫情,導致人民群眾生命財產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