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世界新聞自由日,正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國際社會已普遍意識到,中共打壓新聞自由並不是中共的內政問題,它會殃及全球的生命安全及財產損失。

世界新聞自由日 三名中國人獲言論自由獎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今年的世界新聞自由日到來之時,正是中共病毒從中國傳播到世界各地的時候,而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的主題正是「無畏無私的新聞」。

5月3日,德國之聲給來自14個國家的17名記者頒發了「言論自由獎」,表彰他們為捍衛人權和言論自由而做出的傑出貢獻。17名記者都因為報道疫情而被消失、被逮捕或者遭到威脅,其中包括三名中國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

中共病毒去年12月1日在武漢爆發後,中共當局一直隱瞞疫情,抓捕了李文亮等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同時宣稱「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虛假信息。

當疫情氾濫後,中共當局1月23日對武漢封城後,中共官媒又被當局封口、統一口徑,但三名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因為探訪了武漢多家醫院、殯儀館、居民小區,採訪市民的心聲,用鏡頭記錄當地悲慘實況,而先後被抓捕。

「所有形式的審查都可能導致生命代價」

德國之聲台長林堡(Peter Limbourg)在柏林公佈獲獎者名單時說:「在全球遭遇健康危機的時刻,新聞媒體具有關鍵作用,每一名記者都肩負重大責任。」

「各國公民有權獲得具有事實依據的信息以及關鍵情報。所有形式的審查都可能導致生命代價!將涉及當前形勢的報道定性為犯罪,明顯是傷害言論自由的行為。」林堡說。

聯合國人權事務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在致獲獎者的影片中表示,記者因為報道疫情而遭到攻擊、威脅、逮捕,並以虛假罪行遭到起訴,甚至「被消失」,這令人震驚。

歐盟暗批中共以疫情為藉口 限制新聞自由

5月2日,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爾(Josep Borrell)以歐盟27國的名義發表聲明說:「令人擔憂的是,一些國家以疫情為藉口,對新聞自由進行非法限制。」

博雷爾指,這場危機表明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是多麼重要。在不確定的時期,可靠且經過事實檢驗以及不會產生不當影響的信息是不可或缺。

博雷爾說:「不可以干擾記者的工作。」 新聞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關注中國新聞自由

5月1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兩位主席、眾議員詹姆斯·麥高文和參議員馬可·魯比奧,致信總統特朗普,表達對中共政府在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上「日益嚴厲」限制的關注,要求釋放被不公正監禁的新聞工作者、網誌作者和言論自由倡導者。

信件指,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被中共當局拘留的新聞記者和網誌作者,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多。這些人包括伊力哈木·土赫提,黃琦,呂耿松,古麗米拉·伊明和桂民海等人。

他們要求特朗普總統向習近平提出以上個案,並指出,更多的人因為中共政府違反保障言論自由和保障新聞自由的國際人權準則,而受到拘押。

他們還要求特朗普總統繼續利用一切外交手段,使今年3月17日被中共驅逐出境的《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復任。

他們敦促總統,讓未經審查的新聞和信息自由流通,成為「中美關係向前發展的先決條件」,因為「新聞自由,無論是印刷還是在線新聞,在制止全球流行病、禁止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進入美國市場、並為投資者和企業提供可靠的經濟數據方面,都不可或缺。」

中共打壓新聞自由 令全球遭殃

國際社會已經意識到,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共政府高壓打壓吹哨者、嚴格控制新聞及言論自由,在中共官媒一言堂的報道下,瘋狂傳播的疫情真相被嚴重掩蓋、扭曲,致使國際社會疏於防範,從而導致病毒在全球氾濫。

截至5月3日,全球已有逾344.5萬人感染,逾24.5萬人死亡,這還不包括中共、伊朗等專制國家隱瞞疫情的數字。

美國之音報道指,中共壓制國內言論,懲罰吹哨者,致使疫情擴散至世界各地,這個影響代表的是更多的人染病隔離,更多的生命因病死亡,全球的經濟,工作與生活蒙受更大的損失。「失去新聞與言論自由的影響有多大?」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行政總裁艾瑋昂(Cedric Alviani)說,這次疫情顯示出,中共打壓新聞及言論自由,已經不單是中國國內的問題。

「在這次大流行病之後,世界上沒有人能說中國的新聞及言論審查影響的只是中國人民,世界上任何威權國家新聞及言論的審查問題,甚至是地球上任何民主體制內的審查制度都會變成全球問題,成為國際社會必須一起處理的問題。」 艾瑋昂說。

報道援引人權人士的話指,如果這次疫情讓世界汲取了一些經驗教訓,其中一課應該是犧牲新聞及言論自由,將會付出更慘痛的生命、生活與經濟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