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全球爆發,中國之外已有逾20萬人死亡;全球追問病毒源頭,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國務卿蓬佩奧公開表示,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美國已開始調查德州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的關聯。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被曝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等上海幫勢力主導建立並掌控。

敏感時刻,據稱是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發佈的公開信提及武漢病毒所洩漏病毒;江綿恆主導成立的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被撤銷。外界關注,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成為中美博弈及中共高層內鬥的焦點。

蓬佩奧:大量證據將病毒和武漢實驗室相聯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3日接受ABC的「This Week」節目採訪時說,「我可以告訴你,有大量證據表明這(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

「要記住,中國(共)有感染全球的歷史,它們有運行不合標準實驗室的歷史。這也不是第一次全球因為中國實驗室的失誤而暴露在病毒之中。」

當被「This Week」主播瑪莎拉達茲(Martha RADDATZ)問及中共是否故意釋放出這種病毒時,蓬佩奧說,「對於這一點我沒有任何置評。」

「我認為,仍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去了解。但我可以說,我們已經盡力去回答所有的這些問題。我們試圖派一個團隊去那裏,世衛組織試圖派一個團隊去那裏,他們失敗了。沒有人被允許進入這個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或任何其它實驗室。中國國內有很多實驗室。風險仍然存在。這是一個持續的挑戰。」

特朗普:我看過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

4月30日在白宮舉行的記者會上,有現場媒體記者向特朗普提問:「你目前有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讓你高度相信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這種病毒的源頭?」

特朗普回答說:「是的,我有。是的,我有。而且我認為世界衛生組織應該為他們自己感到羞愧,因為他們就像是中國的公關機構。」

他表示,關於病毒來源有很多說法,包括來自實驗室,也包括來自蝙蝠。現在美國的情報機構正在對病毒來源進行認真的調查,包括科學與情報兩個方面。

有記者進一步追問特朗普,究竟看到了甚麼證據讓他相信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特朗普回答:「我不能告訴你們這點。現在我不被允許告訴你們這點。」

他接著質疑道:「我就不明白……不讓人(中國人)去往中國其它地方,卻讓他們可以去往世界其它地方。這很糟糕,這對他們(指中共政府)來說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特朗普:習近平和他都知道病毒發源自哪裏

3月13日,為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特朗普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特朗普暗示,習近平和他都知道病毒發源自哪裏。

在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提問有關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疫情發源於美國的問題。特朗普回答說,他(趙立堅)的話,「顯然和我與習近平主席交談時所說的不同」。特朗普接著說,他們(中方)知道病毒是從哪裏發源的,我們都知道病毒是從哪裏發源的(They know where it came from , we all know where it came from)。

美國調查德州大學系統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的關聯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教育部4月24日向德州大學系統發出的信函指出,有線索表明該大學系統下的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與中共官方的武漢實驗室有聯繫,因此要求該校披露其與武漢研究所及其研究員石正麗(Shi Zhengli)之間的關係,並出示雙方簽訂合約和禮物饋贈的紀錄等相關文件。

公開的資訊顯示,德州大學系統由15所高等教育機構共同組成,共包含9所大學以及6所醫學中心。

報道披露,實際上美國教育部正就德州大學系統披露外國資金相關財務資訊時可能存在的過失,進行一項更為廣泛的調查。教育部不僅要調查該大學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係,還索取了德州大學系統與中共黨政機構以及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以及在線影片軟件Zoom等,20多家中國企業及中國大學之間潛在關聯的文件。
 
德州大學旗下的加爾維斯頓實驗室,曾經於2018年11月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共同在《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提及雙方將就生物安全培訓、營運和保養、生物遏制等方面的課題,進行短期或長期的人員交流,並成功在武漢新的設施內實行有關措施。那篇文章明確表示,武漢和德州的實驗室已經簽署正式的合作文件,但在研究資金和實驗樣本運送等細節上尚未達成共識。

「習近平弟弟」爆疫情源頭:武漢病毒所洩漏

5月1日,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上發出,據稱是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發佈的公開信,信中稱,有人對習近平搞高級黑,並指出最近中共政法系有人落馬,是大清算的開始,「好戲在後頭」。

信中提到:「我不想為哥哥辯解,……目前他最頭痛的事並不是國內,而是西方群起圍攻中國。武漢病毒所洩漏病毒事情,不但製造了公共衛生危機,也製造充滿風險的外交環境。」

習遠平,1956年11月出生,中共元老習仲勛與齊心的次子,習近平的弟弟。現任國際節能環保協會會長。

此信目前無法考證是否真是習近平弟弟所寫。外界關注,目前中共高層激烈內鬥,各方開始用這類方式放料,和釋放消息。

美國白宮公開表示獲得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之際,據稱是習遠平發佈的公開信稱:病毒是洩露出來的,而且是武漢病毒所洩露的;這與美國特朗普相呼應,釋放的政治信號耐人尋味。

武漢病毒所背後是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伊始,國際就聚焦病毒源頭疑來自於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成為輿論焦點。

知情人士之前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丈夫舒紅兵是江綿恆的人,舒紅兵背後是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舒紅兵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王延軼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消息人士披露,江綿恆及其上海幫馬仔陳竺主導P4實驗室籌建;P4實驗室2018年1月5日正式運行前後,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管理團隊及學術委員會發生重大變更,是江綿恆密集調遣上海幫馬仔,進一步接管、掌控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及P4實驗室的系列安排。

另據美國媒體《Gateway Pundit》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道,武漢P4實驗室現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恆兒子江志誠投資的藥明康得公司合夥人,藥明康得控股的復星醫藥,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與美國吉利德公司有合營業務的中國上市醫藥公司。

江綿恆主導成立的上海生科院被撤銷

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網站日前停用,該網首頁及內頁都已被清空。點擊置頂分欄目「首頁」圖標後,出來一則《說明》,「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已完成機構改革,原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網站已停用。2020年4月」。點擊置頂分欄目其它圖標後,出現對話框「無此域名,將在0秒鐘後帶您返回院網站首頁!」隨即跳轉到中科院網站首頁。
 
維基百科「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條目下介紹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簡稱上海生科院,英語:Shanghai Institutes for Biological Sciences,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是已撤銷的中國科學院直屬事業單位。
 
詭異的是,查閱海內外報道,未發現有任何媒體報道上海生科院被撤銷的消息。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知情人士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去年11月底,北京中科院高層到上海突然宣佈上海生科院被撤銷的消息,並同時宣佈原下屬各研究所的新領導班子名單。

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的官網2019年12月10日發佈一則新聞《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召開領導班子宣佈大會》。報道稱,11月26日,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領導班子宣佈大會在生科大樓報告廳舉行,中科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正部長級)侯建國「出席會議並作重要講話」。會議宣佈將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更名為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

知情人士稱,上述報道內文中稱「會議宣佈將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更名為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藏有許多貓膩;上海生科院實際是被撤銷,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原本是上海生科院下屬研究所,報道中偷換概念稱其改名。

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知情人士披露,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知情人士表示,江綿恆目前還有上海科技大學校長的公開頭銜,其主導成立僅20年左右的上海生科院突然被撤銷,顯然是重大異常政治動向,在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投下震撼彈。這一消息被江綿恆上海幫勢力極力掩蓋、淡化;至今數月來,大陸乃至海外媒體對這一極具政治敏感性的消息集體噤聲,應該與上海幫王滬寧操控文宣系統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