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湖北武漢市保利軍運村數百名業主在售樓部打橫幅,抗議在未被告知情況下,購買的新房在疫情期間變「方艙」,要求退房。現場與警察發生衝突,10人被抓。

去年10月下旬,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簡稱軍運會)讓軍運村聲名大噪,軍運會結束後,運動員居住的房子由武漢保利金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承接銷售,由於軍運村位於黃家湖湖岸公園旁,優越的地理位置環境吸引著武漢民眾,特別是老年人在這裏購房度晚年,雖然價格高達每平方米16,500元,但是購房者趨之若鶩。

但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大爆發,讓業主們購房初衷的美夢徹底破滅。

軍運村的業主李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在疫情封城期間,部份業主通過新聞媒體報道與其它渠道了解到自己購買的樓房距離雷神山醫院僅有二三十米,不僅如此,開發商與政府更是徵用業主購買的新房設置3000張病床,作為支援武漢外省醫務人員以及從方艙醫院出院的病人後期隔離點,並且以每天100元的價格租給疫情期間滯留在武漢的外地人。

業主購買的新房設置3000張病床的媒體報道。(網絡圖片)
業主購買的新房設置3000張病床的媒體報道。(網絡圖片)

「我們當時看重的就是大品牌,又是軍運村,但是出現了讓人不可思議的結果,首先你建雷神山醫院,離居民區只有20米的地方,保利沒有告知業主,我們是在新聞上面才知道。」李女士說。

「然後馬上沒過多久,保利又安置病床,到我們的新房裏面,這樣所有買房的業主肯定接受不了,而且保利沒有任何人出面給我們溝通這件事情。」

業主們知道此事以後不停地給售樓部撥打電話,「我們很早開始想跟保利溝通,包括打給他們的官方,但是電話也打不通,沒有任何途徑,然後我們自發的就來了。大家也不願意維權,如果不是(被)逼得太狠。」李女士說。

據李女士介紹,5月2日軍運村售樓部前來了200多名業主,他們打橫幅,喊口號,同時現場來了四五十名警察,期間發生肢體衝突。

參與維權的業主包括老人、孕婦,以及剛剛做完心臟搭橋手術的病人等。2日天氣炎熱,許多老年業主在門前站了一上午,支撐不住,想進入售樓部休息,或者上廁所,結果遭到阻攔,進而與警察發生肢體衝突。

李女士說:「抓了十個左右,有一個是被120拉走了,我們也不知道傷勢。還有一個老人也被抓走了,有一個剛做完心臟搭橋手術病人也被抓走了,我們很擔心他們,希望(他們)儘快被放出來。」

業主維權一直持續至傍晚,但是被抓的業主還未獲釋。保利方面聲稱15日以後給予答覆。

「我們的訴求目前就是和保利解除簽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因為現在疫情的出現,房子旁邊建了雷神山醫院,我們的健康權和生命權受到威脅,因為我們現在對這個病毒是一種恐慌的狀態。」

李女士還向記者表示,一直聽說此病毒在11月份還會捲土重來,雷神山醫院到時還將會重新啟動。

業主們掌握的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網絡圖片)
業主們掌握的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網絡圖片)

業主們掌握的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網絡圖片)
業主們掌握的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網絡圖片)

李女士繼續說道:「最主要是保利那邊沒給一個溝通平台,只有置業顧問不斷地催讓我們交尾款,然後說要收我們滯納金(有業主分三期付款)。」

「如果保利按照合同給我們執行,我們覺得對業主有失公平,疫情是不可抗力,很多業主確實因為這個失去了收入來源,我覺得起碼應該有個溝通協商的平台,保利就是冷冰冰地來收滯納金。」

「反正現在武漢的街道和以前不能相比了,現在每個人包括上班的時候,一直戴口罩。當然很多交通工具大家也是一種很恐懼的心理,都不敢坐,很多人上班現在傾向於買電動車,騎單車,其實大家內心對這個事情還是有恐懼感的。」

目前開發商拒絕承認業主們購買的新房被徵用做隔離點,也拒絕提供任何未被徵用的證據,但是業主們表示,他們已掌握了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而且在疫情封城期間,軍運村許多房間晚間都亮著燈。


業主們掌握的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網絡圖片)
業主們掌握的新房變隔離點的證據。(網絡圖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