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的太平清醮和大坑舞火龍都是香港過百年歷史的傳統習俗,也是香港人普遍熟悉的香港地區的習俗。無獨有偶,這兩個習俗也是因為瘟疫而起的。【註一】

大坑舞火龍(宋碧龍 / 大紀元)
大坑舞火龍(宋碧龍 / 大紀元)

大坑舞火龍(宋碧龍 / 大紀元)
大坑舞火龍(宋碧龍 / 大紀元)

今年長洲的太平清醮,由於疫情關係,「搶包山」、「飄色巡遊」、「神功戲」、「搶米」、舞麒麟和功夫表演,以及派發平安包等活動均被取消。本來抬各廟神像出巡的「送神」儀式獲得保留,但由於警方在4月30日當天反對,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於活動開始前半小時宣佈,送神儀式被迫取消。

去年在長洲舉行的飄色巡遊(宋碧龍 / 大紀元)
去年在長洲舉行的飄色巡遊(宋碧龍 / 大紀元)

飄色巡遊其中一個特色是讓小孩扮演不同角色,站在架上,由成年人抬高巡遊。(宋碧龍/大紀元)
飄色巡遊其中一個特色是讓小孩扮演不同角色,站在架上,由成年人抬高巡遊。(宋碧龍/大紀元)

搶包山(宋碧龍/大紀元)
搶包山(宋碧龍/大紀元)

翁志明對媒體說,值理會多日來都在爭取警方批准送神儀式,並與警方開了多次會,也建議因應限聚令,調整「送神」的8人抬轎安排。最後警方在30號早上8時繼續反對,值理會因為不想被票控,所以無奈取消,各廟可自行決定送神安排,日內把神像送回去。

值理會主席:「很傷心,很難過」

當了主席20多年,對於送神儀式取消,翁志明說,「很傷心,很難過」,「我怕長洲不知會有什麼發生……(想堅持,但)最後也做不到,我怕長洲居民安危,健康……我很擔心」。

他解釋太平清醮源於驅瘟疫,2003年SARS期間,儀式亦依舊舉行:「(送神)與飄色不同,飄色是表演,無影響。但送神,行一行長洲是為了驅瘟疫,現在心有點不安。」

民間高度重視這些傳統文化,港府並不這樣看!警察不但叫停了「送神」儀式,警務處長鄧炳強更與數十警員在當天早上親自到長洲視察,逗留大半個小時後登上水警輪離開。

警察極不尊重傳統文化

中國事務評論員晨鐘說,香港警察這樣做,極不尊重傳統文化;理解值理會主席的不安,因這是求平安的一個儀式的重要環節被逼取消,很不「老禮」(不吉利)。

他又說,一個傳統拜神靈的儀式,被警察高調逼令取消,反映警察不信神的態度,並提到警署傳統有拜關公,是相信神的。因此,他認為,事件反映警方的態度變了。

去年反送中運動,警察起一個關鍵作用,其功能與大陸公安無異。近年中共的鎮壓模式,從法輪功到新疆,再到香港,手法很類似,有異於傳統戰事的超限戰,均用警察代替軍隊執行任務。香港作為中共的重要戰線,警隊的首號人物,必定是共產黨可以信賴的人,不是黨員也是黨友。

鄧炳強作為警察一哥,必然是中共可以信任的人。據維基百科的資料,鄧為警隊中的鷹派人物,1987年鄧於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畢業後,同年6月16日加入警隊,出任督察一職,期間曾駐守多個單位。他亦持有工商管理碩士、國際安全及策略碩士等學位資格。

他更獲警方高層安排到中國大陸多個不同學院受訓,包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中國浦東幹部學院、以及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之後又調往法國里昂的國際刑警秘書處出任刑事專項主任一職,並在任內擢升爲國際刑警有組織犯罪及暴力罪案組的主管。

2012年,鄧炳強晉升為總警司,及調任元朗警區指揮官。2014年出任港島總區副指揮官,2015年5月晉升為警務處助理處長,及出任港島總區指揮官。2016年1月出任人事部主管,2017年1月晉升為警務處高級助理處長,兼任行動處處長。2018年11月16日,鄧炳強獲香港特區政府委任為警務處副處長(行動),接替退休的劉業成,11月24日生效。

鄧負責過雨傘 反送中運動 

鄧炳強離開元朗區後專門處理一些重要任務,包括2014年出任港島總區副指揮官時處理雨傘運動、2017年以行動處處長的職位負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訪港時的保安工作,以及處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等。

2019年9月21日,一群維官舊生及學生在《立場新聞》及《香港獨立媒體》發表〈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 一群維官舊生及學生致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公開信〉,公開譴責校友鄧炳強在警方強力鎮壓衝突中的角色。

2019年11月1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依照《基本法》有關規定,並根據時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提名和建議,任命鄧炳強接替盧偉聰出任警務處處長。

同年12月6日,鄧炳強赴北京進行首次禮節性拜訪,先後獲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的會見。

警察行動背後是鄧炳強

「林離盡誌」博客在去年有題為「鄧炳強 ── 真正最大威脅香港人的超級極度危險人物」的文章,內容提到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出現的警察行為,包括不出示委任證、沒有代編號、開槍打頭、催淚彈圍攻等一切行動部署都是鄧炳強的傑作 (當然,沒有盧偉聰許可的話也不會發生),已可見鄧的喪心病狂。

「林離盡誌」博客在去年貼出題為「鄧炳強 ── 真正最大威脅香港人的超級極度危險人物」(網絡截圖)
「林離盡誌」博客在去年貼出題為「鄧炳強 ── 真正最大威脅香港人的超級極度危險人物」(網絡截圖)

文章分晰說,「盧偉聰在皇家香港警察擔任的職責都集中於「文件嘢」(文職),縱使跟過孟宏偉而可以視為(疑似)係中共黨員,但都未必想得出這麼狠變態、違法的招數;反觀鄧炳強,一直都是俗語所謂的「武官」,......,就比盧偉聰更有可能想得出有多變態得多變態的 idea (想法)。」

文章又說,鄧炳強可疑之處不止是他二十幾年來都是「武官」、他和元朗鄉黑的關係亦只能沙盤推演有份參與其中的可能,但他分別在中國浦東幹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國家行政學院有三個「進修」歷程,就幾乎可以斷定他和中國共產黨的關係非比尋常,甚至根本是黨員,而且相當高級,因為這三所所謂院校,其實都是黨校!

三所「院校」 其實都是黨校

國家行政學院更是直屬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能進去的絕對不是普通人,一定和支那共匪(中共)高層有密切關係,又或者起碼獲得共匪黨中央高度信任才可以。文章更說,不要說盧偉聰,連曾偉雄,牌面上那麼受中共器重都未入過,可想而知鄧炳強比盧、曾同中國共產黨啲關係更為密切,要「執行黨的任務」將比盧、曾更忠心不異。

本報早前也曾收到消息人士的報料指,鄧炳強出任香港警務處處長後,一名任職培養中共特警的高等學府的中共高級教官向大紀元爆料表示,香港重要行政官員基本都是地下黨或黨友。他說,「我們內部都知道,鄧炳強是中共黨員,是目前接受組織教育最全面的香港高級別官員,所以習近平2017年訪港時的保安工作交給鄧負責。」

他還說,「你看他(鄧炳強)上台後的那些作法,比如惡意對待媒體記者,要求被捕者下跪、求饒等刻意侮辱的手法跟(內地)武警、公安是一路的。」

非根正紅苗直升 遲早變Condom

「林離盡誌」博客的文章最後提醒鄧炳強說,「不是根正紅苗共產黨必定會當Condom(避孕套)處理(用完即棄)── 就算你這次政變成功,共產黨早晚整你然後永不超生;而且,共產黨最忌的就是「直升機」而非根正紅苗的人形生物,不要以為見到禿鷹(曾偉雄)越升越高就自己都會有運行。而且如今得罪了全香港人,到時「兩頭唔到岸」,那個時候不要哭。」

鄧炳強作為黨員,在他任內警方的態度變了;共產黨不信神,連祖宗都不放在眼內,所以警署也許還有拜關帝,但思維上可能已經不相信神,所以才連供奉神靈的儀式都叫停;而長洲的太平清醮已經是過百年歷史的習俗,也反映出鄧炳強的「黨性」,不尊重祖宗。


【註一】太平清醮緣起:據維基百科,長洲太平清醮(英語:Cheung Chau Da Jiu Festival),是香港長洲居民舉辦的一項太平清醮活動,於每年黃曆四月初八(即佛誕)舉行,為當地最大規模的一個傳統活動,每次均會吸引不少香港市區居民和外國旅客專程慕名來參觀。該活動的最大特色為搶包山和飄色巡遊。

至於這個過百年傳統緣起,據長洲建醮值理會提供的官方說法,清朝中葉長洲島上發生瘟疫,島上居民被傳染,更有居民因而喪生,故此在長洲北帝廟舉行醮會,並齋戒三天以示尊敬,疫症才得以消失。另一說法指太平清醮源自香港島太平山街,當年因太平山街附近地區發生鼠疫,有一名海陸豐居民把家中供奉的北帝移到街上,讓人上香祈福後,鼠疫很快消退。

2003年香港發生SARS也沒叫停過太平清醮儀式。

大坑舞火龍是香港大坑傳統習俗,最早於19世紀末出現,實際上由何時開始則無從稽考。2011年5月23日,大坑舞火龍被列入第三批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據說於1880年中秋節前夕的一晚,颱風吹襲大坑村,有一條大蟒蛇吞食村裏的家畜,被村民合力打死於破屋內。翌日,颱風過後,大蟒蛇屍體失蹤,大坑村發生瘟疫,多名村民病亡。

當時有村中父老表示獲菩薩報夢,於中秋佳節舞火龍繞村遊行,同時燃燒炮竹,便可驅瘟疫矣。由於炮竹內含琉璜白藥,加上香火便可驅瘟疫。村民發現此古老良方奏效大喜,自始每年紮製火龍巡行全村。

舞火龍只在日本佔領時期停辦3年,第17任香港總督金文泰更曾就舞火龍向大坑居民頒發獎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