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主導成立的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官網日前清空停用。上海生科院去年11月26日被宣佈撤銷,但這一消息被江綿恆上海幫勢力極力掩蓋、淡化,未見任何公開報道。值得關注的是,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因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而被國際聚焦,諸多證據顯示,武漢病毒所背後是江綿恆上海幫生命工程系統。

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被撤銷 網站清空停用

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網站日前停用,該網首頁及內頁都已被清空。點擊網頁置頂分欄目「首頁」圖標後,出來一則說明:「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已完成機構改革,原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網站已停用。2020年4月」。點擊置頂分欄目其它圖標後,出現對話框「無此域名,將在0秒鐘後帶您返回院網站首頁!」隨即跳轉到中科院網站首頁。

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網站日前停用,該網首頁及內頁都已被清空。(網絡截圖)
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網站日前停用,該網首頁及內頁都已被清空。(網絡截圖)

《說明》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已完成機構改革,原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網站已停用。2020年4月」。(網絡截圖)
《說明》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已完成機構改革,原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網站已停用。2020年4月」。(網絡截圖)

在上海生科院下屬研究所如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等的官網發現,研究所名稱及相關介紹中均已不見「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字樣。

維基百科「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條目下介紹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簡稱上海生科院,英語:Shanghai Institutes for Biological Sciences,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是已撤銷的中國科學院直屬事業單位。

介紹還稱,2019年,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重新成為獨立法人事業單位,宣告1999年改革的失敗。

1998年6月,中科院決定組建8個研究基地,上海生科院即為其中之一。最初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上海細胞生物學研究所、上海生理學研究所、上海腦研究所、上海藥物研究所、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上海昆蟲研究所和上海生物工程研究中心等8個生物學研究所經結構調整、組建成立。

上海生科院去年11月底已被撤銷

詭異的是,查閱海內外報道,未發現有任何媒體報道上海生科院被撤銷的消息。

網絡公開信息顯示,4月8日,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還以「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卓越創新中心」的名義發佈通知公告。

3月16日,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周斌研究組還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分子細胞科學卓越創新中心周斌研究組」的名義發佈招聘公告。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知情人士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去年11月底,北京中科院高層到上海突然宣佈上海生科院被撤銷,並同時宣佈原下屬各研究所的新領導班子名單。

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的官網2019年12月10日發佈一則新聞《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召開領導班子宣佈大會》。報道稱,11月26日,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領導班子宣佈大會在生科大樓報告廳舉行,會議由中科院上海分院分黨組書記、副院長、滬區黨委書記李正華主持。中科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正部長級)侯建國「出席會議並作重要講話」。會議宣佈將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更名為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任命李林任所長,蔡澎任黨委書記、副所長,廖侃任副所長。據查,李林、蔡澎、廖侃分別為原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院長、黨委書記、副所長。

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人事變動消息推遲兩周後才被報道,而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被撤銷的消息在報道標題中根本看不出來。(網絡截圖)
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人事變動消息推遲兩周後才被報道,而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被撤銷的消息在報道標題中根本看不出來。(網絡截圖)

報道顯示,該則人事變動消息推遲兩周後才被報道,而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被撤銷的消息在報道標題中根本看不出來。

知情人士披露,上述報道內文中稱「會議宣佈將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更名為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藏有許多貓膩。上海生科院實際是被撤銷,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原本是上海生科院下屬研究所,報道中偷換概念稱其改名。

知情人士表示,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由江綿恆主導成立,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的大本營。江綿恆目前還有上海科技大學校長的公開頭銜,其主導成立僅20年左右的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突然被撤銷,顯然是重大異常政治動向,在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投下震撼彈。這一消息被江綿恆上海幫勢力極力掩蓋、淡化。至今數月來,大陸乃至海外媒體對這一極具政治敏感性的消息集體噤聲,應該與上海幫王滬寧操控文宣系統有關。

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上海生科院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之前向「燕銘時評」披露,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江綿恆任中科院副院長、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期間,通過院所合併調整、科研經費劃撥及人事安排,將上海生科院建立為自己的利益與勢力地盤;隨後又利用中科院與上海幫的資源,建立自己的獨立王國——上海科技大學。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之前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台後至今,通過其子江綿恆及上海幫勢力,一直牢牢操控這一領域。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江家及上海幫操控的醫療生物科技系統深度參與活摘器官等罪惡活動。

武漢病毒所背後是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全球擴散,國際聚焦病毒源頭疑來自於最早建立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生物實驗室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成為輿論焦點。

知情人士之前向「燕銘時評」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丈夫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舒紅兵背後是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舒紅兵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消息人士披露,江綿恆及其上海幫馬仔陳竺主導P4實驗室籌建。P4實驗室2018年1月5日正式運行前後,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管理團隊及學術委員會發生重大變更,是江綿恆密集調遣上海幫馬仔,進一步接管、掌控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及P4實驗室的系列安排。除了出任學術委員會主任、副主任的饒子和、王紅陽、舒紅兵三人都是江綿恆的馬仔或上海幫親信外,江綿恆的馬仔、上海科技大學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長藍柯緊急空降至武漢接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這一關鍵職位。
 
另據美國媒體《Gateway Pundit》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道,武漢P4實驗室現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恆兒子江志誠投資的藥明康得公司的合夥人,藥明康得控股的復星醫藥,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與美國吉利德公司有合營業務的中國上市醫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