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送中」運動中不遺餘力暴力鎮壓抗爭者的香港警務處助理警務處處長陶輝,被揭居於政府土地上的「牌照屋」,除了他佔用的資格成疑外,其花園亦涉嫌霸佔官地。此外,土地牌照只限建兩層的建築,陶輝住屋的天台佔半層的僭建物明顯違規。

地政總署回覆傳媒查詢時證實,陶輝報住的西貢清水灣碧水新村一號位於政府土地牌照範圍,即俗稱的「牌照屋」。

地政總署跟進是否違反牌照規定

消息指,地政總署正跟進陶輝居住的「牌照屋」有否違反牌照規定,以及有否非法佔用政府土地,西貢地政處已經到場視察,暫時未有結論。

根據政策,「牌照屋」持有人不准轉讓或出租有關構築物。若牌照持有人逝世,「牌照屋」一般只能由直系親屬申請繼承。

陶輝4月29日晚在寓所外向部份傳媒說,是他太太一名姓劉親友給他們一家居住在上址。

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表示,「牌照屋」不是私有財產,一定不能轉讓或出租圖利,如果牌照持有人免費給非直系親屬居住,要由地政總署審批。若親友只暫住一、兩晚應沒有問題,但據他了解,不能在沒有通知地政總署下長時間居住。

警務處長拒回應會否依法處理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4月30日到長洲巡視時,被問到有關陶輝的事件,會否依法處理,他沒有回應。

地政總署4月30日再披露有關土地牌照只限建兩層的建築,現時陶輝住屋的天台佔半層的僭建物明顯違反牌照規定。

從2011年的Google街景圖可見,當年一號屋天台並無僭建物,即天台屋很大機會是陶輝遷入後加建。

據媒體報道,涉事一號屋連天台僭建物共三層,每層最少高2.5米,即該屋無論高度或層數均違反地政總署批出土地牌照的規定。另外,該屋花園將大閘推至貼近馬路邊,翻查圖則,花園已有約三分一範圍、即約100多呎超出撥地範圍,花園大閘亦架設於官地之上,涉嫌霸佔官地。

報道又指,陶輝報住的一號屋與隔壁的三號屋相連。三號屋只有一層高,面積約200呎,與一號屋之間被鐵皮等物料密封封頂,外觀看上去似乎相連。有村民指,三號屋亦由陶輝夫妻及傭人佔用。

該名村民又指,曾有村民就違規事件向地政署及廉政公署投訴,甚至多次報警求助,但總是不了了之。村民憶述每次警察去到,進入陶輝屋前態度很正常,之後出來都會變得好惡,喝叫村民離開。村民最初都不知道陶輝的背景,反送中運動之後才恍然大悟。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向媒體表示,執法者理應了解相關政策和程序,若霸佔官地等指控屬實,陶輝明顯知法犯法。

記者遭搜採訪內容及扣押

媒體在採訪陶輝住屋涉違規事件過程中亦遭受警方的阻撓及恐嚇。據指,4月28日下午4時半,一名《壹週刊》專題記者和一名攝影師在清水灣採訪和拍攝涉及陶輝住屋相關新聞,完成採訪工作離開時,被四輛警車共12名警員截查,以遊蕩罪名將記者押返警署,警方多番查問採訪內容,查看攝記的拍攝資料,不理記者反對複印記者的筆記簿後將其扣押在將軍澳警署。記者指,當時已向警員表明身份,又強調採訪期間沒有進入私人土地,亦沒有偷拍屋內情況,但仍被警察指「侵犯他人」。

記者透露,有一名警長曾指罵記者:「你知不知道下面住了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你知不知道誰是陶輝?」

事後,《壹週刊》嚴厲譴責警察濫用公權力,恐嚇記者,阻礙記者調查及揭發警隊高層醜聞。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及壹工會均譴責事件。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質疑警方執法有濫權之嫌,批評警方翻閱及影印採訪資料事態嚴重、損害新聞自由。

《蘋果日報》隨後報道,陶輝與另外兩名非華裔人士於2018年在香港創立一家出售冷氣系統的公司,陶輝至去年底仍持有六成股份,申報地址為清水灣碧水新村一號屋。

另外,有媒體發現,陶輝持有股份的公司 Voltage Stabilisers International (HK) Limited,申報地址是清水灣碧水新村單號屋。據稱,Voltage Stabilisers International Limited公司是陶輝家族在英國的企業,數年前由其父親及兄弟創立,而Voltage Stabilisers International (HK) Limited則由陶輝在香港成立,他是該公司的股份持有人,該公司目前沒有進行任何貿易,沒有接過任何訂單。

他回覆媒體查詢時表示,打算約兩年半後退休才會經營該公司。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只表示警務人員可自由進行任何私人投資,但必須避免任何實際或潛在的利益衝突,又指如有個別警務人員涉嫌違法或違紀,警隊會按既定機制公平公正調查及積極跟進,不會偏私。

英籍指揮官 反送中落力鎮壓及挑釁

陶輝(Rupert Dover),1967年出生於英國哈特福,是一名持有英國國籍的香港警隊高層,現職警務處助理處長,為西九龍總區指揮官。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他曾參與處理佔領運動的「日峰行動」獲表揚。2019年6月12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審議,立法會大樓附近發生警民衝突期間,警隊速龍小隊向抗爭者開槍,陶輝為當日的指揮官,他在當天的決策受到批評。事後,香港警務處處長在記者會上表示開槍一事是當日指揮官的責任,與他無關。6月23日,英國《泰晤士報》大篇幅報道陶輝及另一名英籍香港警隊人員、機動部隊校長莊定賢(David John Jordan)在6.12衝突中的暴力行為,有部份英國網民表示恥與為伍。

2019年7月7日九龍大遊行,陶輝於在廣東道被遊行人士圍罵,批評他在相關衝突事件中濫用暴力。7月13日,他在光復上水活動期間在港鐵站指揮3,000名警力暴力清場。10月27日,於尖沙咀「追究警暴集會」開始時進入會場,疑故意挑動集會市民情緒,市民圍觀並指罵他,他於大約半小時後指揮外圍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和平集會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