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今天4月29日 星期三 
歡迎收看紀元頭看 我是瑞秋
提醒大家 如果喜歡我們的內容
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及分享
同時可以在下面的網址和轉數快贊助我們
謝謝大家

天安門廣場前門方向著火 民眾留言稱「火燒中南坑不遠了」

北京的天安門附近的保安措施,從來都是中共當局的重中之重,然而4月26日卻著火了,難免引起民眾關注。

26日有網民在社交媒體上,上傳了一段天安門附近著火的影片。據拍攝者介紹,26日中午12時15分,天安門廣場附近的前門大街發生火災,起火原因不明。畫面顯示,附近街道戒嚴,有警察把守。

對於天安門附近著火,有民眾說:「天安門邊上的前門大街可是宇宙中心啊,絕對的敏感地區,平時的管理和戒備,都是一等一的森嚴,這地方能著起火來,那可不是一般的著火,沒有階級鬥爭都能給你揪出階級鬥爭。從另外一個側面也說明,再多的維穩費,再高壓的壓迫,也堵不住火燒起來。」

有人分析說,按照天安門的風水佈局,前門處北京中軸線上,是風水眼。有民眾留言稱「前門著火,後院中南坑就不遠了。」

傳反送中運動學生被秘密押往大陸新疆

下面關注一個香港反送中相關的消息。

26日推特賬號 一劍飄塵06發推說,香港被捕年輕人被中共用火車押送至新疆,被分散關押在偏遠的山溝內。

 一劍飄塵06說,消息源是他的一名老讀者,「為了他個人安全,內容有修改」。他並呼籲美國總統與國際社會,「關注香港孩子!」「調查這些香港孩子的下落!」

反送中運動中,不斷傳出年輕人失蹤的消息,社交媒體上經常看到尋人消息,車站也出現家長舉起尋找兒女的牌子,呼籲知情者告知消息。一些失蹤者僅15、16歲。據壹周刊報道,對這些失蹤案例多被警方「冷處理」,港民自發在面書上成立了「香港失蹤人口關注組」,至今已登記了大約700失蹤個案,多數是學生。

去年11月26日,英國《太陽報》報道,一段據信拍攝於同月18日的影片顯示,一群年輕抗爭者被警察押上港鐵列車。影片中清楚可見,這批人的雙手都遭到反綁,很多人憂心,這些香港年輕人會被押送到中國境內的集中營。

報道說,這群抗爭者被送上兩列火車,其中一列火車的窗戶被黑布遮蓋,據網友的判斷,這群抗爭者是被捕的理大抗爭者。

反送中運動中,國際媒體聚集香港,中共很多在大陸無法被曝光的陰招和邪術被近距離曝光。從這個角度來說,國際社會更有道義和責任援救香港學生。 

鄧炳強後台被踢倒 再揭葵涌警長插贓嫁禍案

4月21日,香港警方以涉嫌「妨礙司法公正」罪名,逮捕了葵涌警署一名警長。據悉,被逮捕的葵青警長涉嫌插贓嫁禍一名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男學生。

香港政府前顧問、資深跨媒體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葵涌警署一名警長收買人放汽油彈,然後自己再去破案,被另一個警區揭發。我想問:既然他可以做第一次,我相信這不是第一次,那麼之前的呢?之後的呢?是不是有一個政治勢力?我不相信一個警長為升職,就會不顧嚴重後果插贓嫁禍,後面一定有政治力量去指揮,去做這些東西。」

劉細良說:「其實我們是不是正在重複新疆(模式 )?過去10年來,慢慢被插贓嫁禍,變成恐怖主義大本營呢?我有很大憂慮,我希望這次徹查清楚,究竟葵涌警署警員背後有甚麼樣的同謀?有多少個同謀?它是不是根本就有一個龐大政治力量在背後?」 

中國時事評論員晨鐘說,從時間線上可以看到,中共黨內兩股力量在激烈較量。4月13日,反習近平派系力量在香港出招部署新疆反恐模式。

兩天後,反習派人物楊健被免職。三天後,警察大拘捕民主派人士,他認為這些都是反習派控港力量的又一波行動。

第二天的4月19日,中紀委公佈孫力軍被調查。

20日,鄧炳強收炸彈信,並對外稱,他早就預見香港已出現「本土恐怖主義活動」。

21日隨即發生了警長被捕事件,晨鐘分析說,以警隊現在的氣焰,以及港府對警隊的「寬容」,警長被捕事件,本來根本不可能發生。

他說,過去短短十幾天發生事情,看到兩股力量在激烈鬥爭,出招之快也說明黨內不穩定情況比外界想的嚴重。

政局不穩? 武警司令提修法不再受國務院管理

對軍事部門的管理,從來是中共政權最重要的事情。

4月26日,在中共全國人大的常委會上,中國武警部隊司令王寧,作了關於中共武警法的修訂草案說明。按此修訂草案,武警將接受中共軍委的「集中統一領導」,不再受國務院管理,各級地方政府、公安部門都無權調動武警部隊。

有分析指,武警被中共軍委徹底收權,表明經過香港抗爭與中共肺炎疫情的衝擊,習近平為首的政權已出現「不穩」跡象,急於將武警也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習近平上台掌權之前,中共武警一直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掌控,各級地方政府和公安局也隨時可被地方政府以「維穩」的名義調動,充當地方政府和公安的打手,導致整個武警部隊逐漸淪為一直在幕後掌控國家政權的江澤民的「私家軍」。

2012年3月19日深夜北京傳出槍聲。其後,盛傳是周永康試圖動用其掌控的武警部隊發動「政變」,最終失敗。中共的武警系統,也被認為是習最不放心的部隊。
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鋃鐺入獄,習近平下令修改「武警法」但之後一直沒有下文。

有時政評論員分析指,導致「武警法」遲遲未進入審議的原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政軍兩界的舊利益集團抱團對抗,在暗流洶湧之下,習要提防政變而有些「投鼠忌器」,導致武警法的修訂一拖再拖。

最近幾年間,中共武警系統大批高官,上一屆武警的高層幾乎已經被清除,隨著反對勢力的衰弱,武警部隊的指揮權,看來將徹底收歸中共中央軍委。 

王全璋對太太歉疚:不應由她一個弱女子來承受

709律師王全璋,在歷經周折之後,於27日晚間回到北京家中,一家三口5年後終於相擁團聚。李文足和丈夫緊緊相擁哭成淚人,7歲的兒子也迫不及待地跳入爸爸懷中。

王全璋出獄後,被當局要求在濟南隔離,隔離結束後,當局始終阻擾,不讓他回到北京的家中。26日,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腹痛嘔吐,被救護車送至北京西苑醫院急救,診斷為急性盲腸炎,接受靜脈注射後,疼痛稍有緩和後,回家休息。

王全璋當天獲知太太生病入院,心急如焚,向監控他的人要求回北京照顧太太,等了幾個小時沒有得到回應。王全璋自己乘的士前往北京,卻在高速路口被警方攔下,帶往派出所。

在王全璋的強烈要求下,27日,當局派人押送他返回北京。

王全璋回北京的消息,最早由他的好友王峭嶺向外界透露。王峭嶺說,李文足聽到丈夫在趕回北京的消息時,「眼睛裏閃現了一絲光亮後又歸為暗淡。」

晚上7點左右,王全璋終於到家了。進家門後他先去盥洗,洗去一身髒污疲累後,一直面無表情的他才終於放鬆地露出笑容。一把抱起已有5年沒見面的兒子,李文足則在一旁看著流下眼淚。

隨後,王全璋又與妻子緊緊擁抱,李文足這時已哭成淚人。一家三口長時間緊緊相擁在一起。

當晚,王全璋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說,今天終於能好好抱到妻兒,感覺7歲多的兒子重了不少。他說,擁抱兒子傳遞父子之情,這是寫信、影片等任何方式都無法替代的。

對於太太,他則感到歉疚,說這些事情「不應該由她一個弱女子來承受。」 

村民挖出銀元 報警後銀元歸黨了

近日社交媒體上傳一段影片顯示,大陸某地一村民拆建建祠堂,從地裏挖出40個銀元,有村民認為應歸物主所有,有人稱祖宗留下的,應歸集體所有,爭執不下。最終當地公安出面,稱「屬於國家」,並代表黨收走了所有銀元。

有民眾笑稱,「批評教育村民之後,領導們一起『含淚』把銀元分了。」

如果在家裏挖出古文物那全都是黨的,如果在你在家挖出槍炮,你就是反黨分子。」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裏 謝謝大家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