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五年之久,709維權律師王全璋終於回到北京的家中,和妻子李文足長時間地擁抱在一起。

早前,李文足突發盲腸炎入院治療,山東警方一直不允許王全璋返回北京照顧妻兒。直到4月27日,王全璋才被濟南警察一路開車押送至北京。

王全璋27日晚回到北京家中,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

王全璋說,李文足現在身上還有點疼,不敢劇烈活動,而且一直在彎著腰,說話聲音也不是很大。

跟家人分隔將近五年,現在對王全璋來說感覺「有點恍惚」,「終於能夠跟妻子和孩子擁抱了,這個對我來說,過去是很平常的事情,對我來說再次跟我的妻子孩子擁抱卻用了五年的時間,這個也讓我很感慨。」

王全璋表示,雖然妻子現在得了病,但其它方面妻子和孩子都還好,他也非常感謝這麼多年幫助他們的朋友和媒體,也感謝妻子對兒子的培養。

「大概在我出事之前,兒子才二歲半多一點,現在抱一抱發現他變得重了,變得很壯,我很感謝我的妻子這麼多年的精心的培養,非常感謝!我也很開心我的兒子很健康茁壯地成長。」

王全璋說,北京因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管控得很嚴,自己目前是居家隔離,也正好可以靜下來思考一下。

王全璋說,目前當局對於他還沒有很明確的說法,「最早的他們給我的說法是『兩地(北京和濟南)共管』,但現在還沒有很具體、很明確的說法。」但他目前也不太考慮這些,「希望能夠跟家人在一起享受親情的時光,其它的我還沒有考慮。」

但王全璋進家不久,居委會再度上門,要求陪護生病的李文足的王峭嶺和劉二敏離開,否則她們也要被隔離14天。峭嶺、二敏被迫離開。

峭嶺、二敏被迫離開。 (推特)
峭嶺、二敏被迫離開。 (推特)

王全璋另外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披露,被捕之後與外界隔絕,與妻兒分離令他痛苦不已。為了能在長期監禁中活下去,他強迫自己放棄對家人的情感依賴,變得冷漠。他說這就是為何在妻子李文足第一次探監時他那麼呆板無反應。他說他需要慢慢恢復正常人的心理和情感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