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項反映「美國民眾對華持負面看法」的民調頗引人關注。與以往不同,當下的這種負面情緒主要呈現出如下兩個顯著特徵:其一是達到了歷史最高點;其二則是在不同群體中形成了高度的一致性。

就其一而言,皮尤中心已在其發佈的調查報告中指出,「66%的美國民眾對華持負面看法,只有26%持正面看法,這是2005年開始這項調查以來的最高紀錄」。

就其二而言,不同黨派、年齡、教育背景的美國人對華情緒的差異正在急劇縮小。上述調查顯示,對華持負面看法的親共和黨人士達到72%,親民主黨人士「首次突破半數,飆升到62%」。這兩個比例也都創下了「該調查有史以來的新高」。更重要的是,「兩黨之間的分歧縮小到10個百分點」。

此外,在調查中,「年齡所帶來的差異正在消失」。比例顯示,對華有負面情緒的美國人中,18~29歲的年輕人達到53%,「首次突破了半數」,幾乎是2005年的兩倍。從帶有負面情緒的30~49歲以及50歲以上的受訪者分別佔67%和71%的現狀來看,不同年齡的美國人對華態度的分歧也在逐漸變小。

就連受教育的程度也並不影響美國人對中國所持態度的一致性。皮尤中心的調查顯示,無論是否擁有大學學歷,都約有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對中國投下了負面的一票。如此看來,對中國越來越反感,已成為美國社會的共識。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國人對華情緒的漸變性尤值得關注。一個人本來不怎麼討厭你,但後來越來越討厭你。沒有最討厭,只有更討厭。這只能表明,人家對你已忍無可忍了。此時,或許有中國人跳出來說,這跟特朗普有關。然而,皮尤的調查卻顯示,美國對華的負面情緒出現在親民主黨的自由派群體。也就是說,連不喜歡特朗普、與共和黨勢如水火的民主黨人士都在氣哼哼的呢!難道中國人不該捫心自問,咱們到底做了甚麼,竟惹得人家如此反感?

皮尤中心給出了這樣一個可供參考的回答:美國人在中國對全球環境的影響、人權政策以及網絡攻擊這三個議題上,負面情緒的飆升尤為明顯。可見,美國人想要表達的是,你國已對包括美國在內的整個世界的生存空間、網絡空間、權利空間都造成了極大的破壞。事實證明,你國就是全球環境、人權、網絡安全狀況急劇惡化的幕後推手。

說到這兒,中國人難免會覺得無辜。畢竟,對於環境、人權、網絡安全等這些大事,老百姓都是沒有發言權的,更難有走出國門、影響國際的行動力。正如2019年,經濟學家李迅雷所說,「中國有10億人都沒坐過飛機,迄今為止出過國的人數比重肯定不到10%」。

這麼說來,能在國外搞破壞的,並不是絕大多數中國人。況且,中國人連自己的環境、人權、網絡安全等狀況也長期受威脅,並處在持續惡化中。自己的日子都沒過好,哪有本事去別處搞破壞?

中國人含冤抱屈的同時,應該不難想到,在如今這個資源、權力都高度集中的中國,也唯有中共才有這個本事,有這種居心。中共從一開始就是竊政上位,根本未經中國人投票選舉,但在國際社會,卻自作主張、到處代表中國人說話、辦事。中共對環境、人權、網絡安全的破壞,難道中國人還不能感同身受嗎?

中共既然能禍害中國人,就能想方設法去禍害美國人、乃至全人類。最近,美國CNN報道稱,「自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北京針對美國的網絡間諜活動激增」。而知名的網絡安全組織FireEye也表示,「中共黑客APT41已經開展了近年來最全面的網絡間諜活動」。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採訪時回應,「要確保我們有足夠的資源,以保護自己免受來自中國的網絡攻擊」。此時,美國人都明白,蓬佩奧所說的「中國」指的就是中共。

中共在海外攻擊它國網絡,目的就在於竊取最有價值的資料和訊息。而在中國,則是全方位控制網絡,其目的在於監控、壓制言論,剝奪老百姓的自由權利。在對人權的破壞上,中共所犯下的滔天罪惡早已令舉世震驚。

網絡大V、公民記者、環保人士、人權律師等這些在正常社會普遍存在的群體動輒就會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抓捕、刑囚、甚至虐殺。幾十年來,中國最有良知、最有道德、最有信仰的人隨時都處在被失蹤的危險境地。別說那些異見者了,就連沒任何想法的普通人都長年累月的活在對強權的恐懼中。面對社會上的任何不公,所有人都裝聾作啞,連大氣都不敢出。在中共眼中,中國人只是它的附庸、奴隸和機器而已。

既然連人都可以拿來犧牲,那麼人所生存的環境就更免不了被肆意糟蹋了。中共為了斂財,只會變本加厲的搾乾老百姓的血汗、掠奪其賴以生存的資源。據世界銀行的調查報告顯示,全球10個環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有6個在中國;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的20個城市中,有16個在中國;中國城市地區空氣中懸浮的微粒和硫磺含量是全世界最高的。即使如此,也未能如實反映出中國環境被污染的嚴重程度。因為在世界銀行發報告之前,它就已經受到中共脅迫,並按其要求刪減了報告中的內容。

可見,中共幹的壞事,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這個邪惡政權連自己的老百姓都能狠心欺壓、踐踏,連自己國家的環境都捨得去污染、破壞。可想而知,對早就有所忌憚的外國人,就更下得了狠手了。而美國人、英國人、歐洲人深受其害之後,最本能、最正常的反應只可能是產生厭惡、加以排斥,甚至出於安全考慮,來進行全方位的防範與抵制。

只要是正常人,就不可能與害人、吃人的禽獸為伍。中共的倒行逆施,引起全世界自由國家的反感,嚴重敗壞了中國的國家形象。愛屋及烏,恨屋也及烏,美國人對華態度負面也就不難理解了。中國的民眾不應也不必提中共背這個「黑鍋」,那麼,就應該勇於跟中共切割,清楚區分中國與中共,這樣才能讓外國人看清問題的實質。

由於中共的洗腦宣傳,不少國人分不清中國與中共。中國人被中共綁架多年,有人不僅不反抗,還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徵。一出國,就高舉血旗耀武揚威,高唱中共建政後的「國歌」。如果自己都分不清愛的是中國還是中共,人家美國人又如何看得懂?你都不敢公開與中共劃清界限、撇清關係,美國人又如何知道,你跟中共不是一夥兒?

即使中共在疫情期間製造假消息、發佈假數據,還有人在高呼「相信政府」。在中共的仇恨教育以及洗腦宣傳下,又有多少人看著美國人遭難,卻還幸災樂禍的「慶祝美國疫情」。既如此,別說美國人了,是凡正常人,能對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的人產生好感嗎?

中國傳統文化有很強的悲憫仁愛思想,若非中共處心積慮灌狼藥,現在的中國斷然不會屢屢出現這種有悖情理的行為。中國人「也許粗糙,但粗糙中沒有粗劣」、「也許醜陋,但醜陋中沒有醜惡」、「也許粗俗,但粗俗中並無好鬥和囂張」、「也許愚蠢,但愚蠢中並無荒謬」、「也許狡猾,但狡猾中並無陰險」。總之,不會讓那麼多美國人、乃至全世界民眾都對中國人心生反感和厭惡。

然而,中共的最邪惡之處卻恰恰在於徹底毀壞中國的傳統文化,毀掉中國人的道德觀念,把人變壞,讓人墮落,讓這個世界的正常人都對其敬而遠之。

如果不與中共切割,中國人不僅難以融入世界大家庭,還要受中共牽連,替中共去承受其罪惡的後果。若想遠離邪惡、免遭中共毒手,那就是從思想上肅清中共的流毒,發自內心的與中共決裂,棄惡從善,尋求真理和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