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共竭力封鎖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真實情況,但在大疫衝擊下,中共越來越多的黑暗內幕被曝光。大紀元近期獲得系列中共內部文件,披露了中共監控民眾的許多秘密。

北京衛健系統 披露監控民眾的保密渠道

大紀元最近獲得北京市朝陽區衛健系統的一份電話錄音和相關文件,衛健人員在通話中披露,中共有保密渠道對民眾進行監控,政府一般部門都無權過問。

大紀元獲得的2月14日《關於三間房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不管理問題的回覆》截圖 (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2月14日《關於三間房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不管理問題的回覆》截圖 (大紀元)

錄音是2020年2月14日,產婦劉女士與北京市朝陽市三間房社區衛生中心負責信訪的劉主任的對話。劉女士因為突然接到社區中心保健科發來的「密切接觸者」通知而感到恐慌,她和先生多番打電話詢問都無果,甚至與保健科人員發生言語衝突,無奈下打電話投訴。該錄音是劉主任打給產婦的反饋電話。

劉女士在電話中說社區衛生中心給自己「扣了個密切接觸者的帽子」,「疾控中心給我打過電話,都說沒問題,只是聯繫一下情況。但是到了你們這兒,社區衛生中心一個工作人員就說我是密切接觸者,然後就說我是要被隔離的。」

劉女士說自己上網查了政府公佈的密接人員大數據,顯示自己不是密切接觸者,然而社區中心保健科卻稱她是「密接D」,令她很驚慌。她和先生打電話給社區衛生中心,反覆詢問密接D是怎麼回事,對方都說沒時間,直接掛電話,所以她很不滿意衛生中心的工作態度,就投訴衛生中心不作為。

該中心劉主任回應說已經了解了具體情況,劉女士不用被集中隔離,只需居家隔離。劉主任在電話中說,自己專門打電話到北京市疾控中心詢問劉女士「密接D」的來源,問了三四個口(部門),結果也是被推來推去;最後被推到了朝陽區疾控中心密接組,才了解到,政府公開的密接查詢系統「只能查到疾控部門下發的密接名單,對大數據等途徑得到的密接人名單不能查到」。

劉主任在反饋電話中,向產婦劉女士披露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隱情。劉主任說,現在對於密切接觸者的管理,「不僅僅是疾控中心發出的名單,還有很多部門,甚麼農工口,還有保密途徑,連區裏、市裏都不知道是哪裏下發的名單,根本沒法查詢。」

「從疾控中心下來的密接名單,是可以從網上查到的,但是其它各個口是查不到的,包括一些保密口的,根本就不讓你查到。」

劉主任告訴劉女士,她不是密切接觸者,而是高風險人群,是作為密切接觸者來管理,所以才被歸檔為「密接D」。

劉主任向劉女士介紹了自己的調查經過,稱自己告訴朝陽區疾控中心密接組,「甭說我是不是產婦,我也很不理解自己怎麼就成了密接人員,而且我又查詢不到」,「我都打了無數個電話,要是人家,那指不定得打多少電話。」劉主任稱,其實不是社區衛生中心想要管控,是上邊下了名單,他們不得不這麼做。

中共對民眾採用各種監控手段

佳木斯2月18日的《購買「退燒藥」監測日報表》(大紀元)
佳木斯2月18日的《購買「退燒藥」監測日報表》(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黑龍江佳木斯2月18日的《購買「退燒藥」監測日報表》,該文件表明,中共衛健系統通過藥房和診所,對民眾購買藥物的行為實施監控。

2月18日佳木斯的《購買「退燒藥」監測日報表》顯示,當天有280人購買了退燒藥,網格排查了270人,並將7人引導到發熱門診就醫。佳木斯的診所當天登記了2名發熱人員,並引導2人到發熱門診就醫。

佳木斯市3月2日印發的《關於加強社區(村)網格化管理推進市域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指導意見》截圖(大紀元)
佳木斯市3月2日印發的《關於加強社區(村)網格化管理推進市域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指導意見》截圖(大紀元)

大紀元還獲得佳木斯市3月2日印發的《關於加強社區(村)網格化管理推進市域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指導意見》。當時中共肺炎疫情正在當地蔓延。中共佳木斯政府在該文件中稱,要加強建設社區(村)網格,3月底前建成網格化協調指揮中心,6月底前建成網格化協調指揮信息平台。

佳木斯的這份指導意見稱,可參考城市以200戶左右為標準、農村以50戶左右為標準劃分網格,組建「1+N」網格員隊伍,每個網格配備1名專職網格員,加上多名兼職網格員;黨組織要建在網格上,堅持黨領導網格;要將網格化管理覆蓋全市所有社區(村)。

中共的「網格化」管理,是將城市或鄉村轄區按照一定的標準劃分成牢籠式的單元網格;以街道幹部、公安司法人員、社區工作者作為網格管理員,運用現代化信息手段,對網格內的一切人、事、物進行全面監視和控制。

大紀元還獲得一份內蒙古的「網絡輿情快報」,該快報揭示出,中共網信辦在疫情防控中監控、查封的「不良信息」,其實是中國人在網絡上披露、曝光的真實信息。


內蒙古黨委網信辦1月23日發出的「網絡輿情快報」截圖(大紀元)
內蒙古黨委網信辦1月23日發出的「網絡輿情快報」截圖(大紀元)

內蒙古黨委網信辦1月23日發出的這份「網絡輿情快報」顯示,中共網絡特工監控到,1月23日13:46分,新浪微博用戶「@我也不知道是啥就一串亂碼」上傳了一張圖片,該圖片落款為滿洲裏市疾控中心發給錫林郭勒盟疾控中心的《關於一例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例親密接觸者協查函》。函件稱,一疑似患者1月18日從武漢出發,途徑多地,最後抵達滿洲裏市,協請錫林郭勒盟疾控中心查控。

大紀元發現,微博上現已查無此人。

1月23日凌晨,中共肺炎始發地武漢市突然封城。大紀元等海內外媒體和醫學界在調查後都發現,儘管中共早在武漢封城之前,就已經知曉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的高傳染性,但依然秘而不宣,坐視500萬中國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離開武漢,推動病毒擴散全國和全球。

中共利用網格化、雪亮工程和大數據監控民眾

大紀元之前還獲得山東、江蘇等地的政府文件,揭示了中共借防疫為名,用網格化、雪亮工程和大數據來加強對中國民眾的監控。

大紀元獲得江蘇省徐州市委政法委2月27日一份題為「網格力量鑄成農村疫情防控銅牆鐵壁」的文件,文件稱「全面發動全市各級網格中心、2.6萬名網格長和網格員」投入疫情防控。

大紀元獲得的徐州政法委2月27日的匯報文件稱,網格化管理在抗疫中的主要作用,是「加強宣傳引導」,「開展涉疫矛盾調處和輿情引導」,尤其是要運用科技手段提升網格效能,「實現『大水漫灌』向『精準滴灌』模式轉變」。至於收集、監控疫情信息,則只是網格化管理「重點信息全掌握」的附帶效果。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要求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大紀元)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要求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大紀元)

而大紀元獲得的山東省內部文件則直接揭示了,中共在疫情期間「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就是要加強農村黨建、嚴打宗教及加強對民眾的監控。

大紀元獲得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印發《貫徹落實(關於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的實施意見》的通知。該文件稱,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第一要務就是「加強農村黨組織建設」。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以推進鄉村法治建設為名,加強對農村地區的監控。(大紀元)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以推進鄉村法治建設為名,加強對農村地區的監控。(大紀元)

該通知披露,另外一個重要任務是「推進鄉村法治建設」,也就是強化對農村地區的監控,推進「平安鄉村」和「雪亮工程」。以影片監控為主的「天網工程」和「平安建設」,是中共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的升級版。而「雪亮工程」和「平安鄉村」又是「天網工程」和「平安建設」在鄉村地區的延伸。

大紀元曾經獲得一批山東省菏澤市司法系統的內部文件。其中,鄆城縣委政法委的一份內部文件稱,自疫情防控警報拉響以來,鄆城縣充份利用雪亮工程平台,將「大數據+網格化」與社會綜合治理、疫情防控工作緊密結合,織起一張嚴密「天網」。鄆城政法委稱創新了「影片監控+網格員」模式,其實就是借防疫時機來強化監控,將全縣55個小區的1360路自建監控探頭,全部收編,接入了縣「雪亮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