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上訪20年的重慶軍嫂唐雲淑4月27日上午偕同維權人士冉崇碧再次到豐都縣法院檔案室,要求查閱複製控告案卷,但最後只拿到一些不重要的提審資料。冉崇碧認為,這凸顯中共當局官官相護,擔心枉法裁判遭到曝光。

唐雲淑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的冤案已有20年之久,她的丈夫、母親、奶奶均在住房受到政府強拆過程中,被逼上吊身亡、跳河或遭到謀殺。此後,她每年上訪,但均無結果。

2017年3月,她再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看守所300多天,以莫須有的「尋釁滋事罪」冤判1年7個月,今年4月3日關押期滿獲釋後,無家可歸,居無定所,只能暫時借住親戚朋友家中。

4月22日下午,她偕同維權人士危文元、冉崇碧,到豐都縣法院檔案室,以當事人身份要求查閱複製刑事案卷(案號(2019)渝023年刑初177號刑事案卷)未果。

4月27日再次前往,只拿到提審筆錄和起訴書。唐雲淑說,攸關偵查的卷宗,檔案室不給,「警察違法拘留我,法院枉法裁判,他們見不得陽光,所以他們不敢把偵查的卷宗調給我,他們就是怕我拿去告他們,他們只給我一些不相關的卷宗。」

陪同前去的冉崇碧說,只拿到提審和起訴書兩個卷宗,還有其它很多檔案都沒有給,「這都判刑了,牢都坐完了,檔案室工作人員姜大江拒絕給檔案資料,這是官官相護,怕違法的事曝光,而不作為。」

2020年4月22日下午,唐雲淑到豐都縣法院檔案室要求調閱案卷遭拒。(受訪者提供)
2020年4月22日下午,唐雲淑到豐都縣法院檔案室要求調閱案卷遭拒。(受訪者提供)

唐雲淑說,她因為求助控告殺害其母親、丈夫,及摧毀三棟房屋財產等的黑惡勢力腐敗團夥,而被人從北京綁架回豐都縣關黑屋毒打,被豐都縣檢察院與法院(審判長庭長王春燕、副庭長劉州等人)以莫須有的「尋釁滋事罪」冤判有期徒刑1年7個月。

唐雲淑說,根據刑事案件卷宗複印規定,法院對形成的各種法律文書和相關材料,除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等不宜公開的文書材料外,其它一般都應當予以公開。但她質疑,案件「顯然不涉及國家機密,法院拒不讓複製,究竟在怕甚麼?」

冉崇碧認為,「政府打著旗號,要百姓相信司法,按程序走,但這根本就是謊言。」「他們知法違法,跟黑社會勾結,綁架毆打訪民,殘害迫害百姓,無法無天,百姓根本得不到法律保護。」

控告黑惡勢力團夥 卻遭非法判刑反覆折磨

堅持上訪20年的唐雲淑說,「如果不是上天保佑,可能都被他們折磨死了,能活下來,只能說是奇蹟。」「他們說依法治國,依法辦案,在我的案子上就看不到『依法』兩個字。」「而且警察不是保護老百姓,而是踐踏老百姓,完全是土匪!」

「他們怕我去北京上訪就截訪、抓我、拘留我,反覆幾十次,比較長的有兩次。」最近一次就是2017年3月,在北京上訪,被重慶市豐都縣公安局警察何江濤等人抓捕,強行關押在看守所,期間有8天8夜不許睡覺、刑訊逼供、找犯人暴力毆打,強行要她認罪。

唐雲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圖為延長審判起訴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唐雲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圖為延長審判起訴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2017年10月8日,在豐都政法委書記高應華主導下,唐雲淑被戴上手銬,「說要把我關進大牢,反正一句話,他們就是不准我提房子的事,不幫我解決問題,強迫我寫棄訪承諾書。」她質疑,「事涉幾條命案,幾間房子,不知何時沉冤得以昭雪?」

即使被放出來了,唐雲淑的手機、電話、網絡仍然被全程監控,「還把我的微信號、QQ號都封掉,監控我的電話,全程監控。」生活中行動被監管,「重慶市要求公安局對我進行查處,要我寫承諾書,保證在疫情期間,只能在重慶範圍內,我不寫的話他們不放我。」她說。

一家三代人被逼上吊自殺、跳河、遭到謀殺

唐雲淑的奶奶被逼跳河,母親被逼上吊自殺,丈夫遭到謀殺,迄今上訴無門,上訪無效。她說,「從1999年到現在,這個案子有21年了,當時築水壩建設,建造石板坡水電站(發電淨水廠),施工過程中施放炸藥,把房子給炸毀衝垮了,市政府不解決,一毛不賠。到2006年母親上訪無果被折磨,悲憤交加,被逼死、上吊。」

「2008年修建鐵路(重慶到河北的鐵路)強佔奶奶的房子,一毛不賠,逼得奶奶無家可歸,被逼跳河,幸虧沒死被救起,在路邊搭塑料棚住了幾個月,最後抑鬱而死。奶奶給我寫了委託書,叫我上訪訴訟控告,替她找回公道。」

2011年3月27日上午,唐雲淑的丈夫陳延斌於失蹤了13個小時,之後在長江重慶段朝陽河發現被人殺害,事發後南岸區公安分局與長江航運公安局重慶分局相互推諉,多次拒絕家屬立案和屍檢要求。

在唐雲淑堅持不斷上訪控告下,才於2012年12月7日准予屍檢,但只要求家屬在屍檢報告上簽字,屍檢報告資料至今不交給家屬。唐雲淑在屍檢報告上看到:肋骨斷裂3根、胸部有黑色血、腿部有多處淤青傷痕,「我丈夫的冤屈至今未得伸張,屍體已停放五年多,不能入土為安。」

陳延斌含冤離世兩年多後的2013年4月,唐雲淑位於重慶市南岸區268.4平方米合法私房被暴力強拆,至今沒有得到任何補償賠償和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