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4月27日。

最近,有3個北京的90後年輕人,突然失蹤了。大概一個星期之後,他們的家人收到了警方的通知,說幾個人由於涉嫌「尋釁滋事」,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了。
 
咱們先說一下這個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字面上,這個監視居住,不是拘留,不是行政拘留,也不是刑事拘留,只是你住著,他監視你。不過,你住在哪裏,是公安局指定的。
 
這種荒謬的規定,也只能在中國被發明出來。公安局指定你居住在監獄,你就不是被判刑了,公安局指定你居住在看守所,你就不算是被拘捕了,可以不受制於刑事訴訟法裏面刑拘30天的規定了。很多經歷過這種待遇的人出來後,說了這個指定居所的一些情況。有時候是一個度假村,有時候是一個普通小房子,有時候是類似精神病院的地方,不但窗戶有鐵欄杆,門上有大鎖,而且還有專門的人看守。有規定說,監視居住最長6個月,但期滿後可以自行去延期。所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就是一個無期徒刑,沒有任何法律條文規範這種行為。譬如: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家人被告知他被監視居住,現在已經5年了,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裏,也沒有人知道他的情況。
 
這3個北京的90後的年輕人,都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他們都有很高的學歷,蔡偉,清華大學社會學系的碩士畢業生,以前在北京一間互聯網公司工作,陳玫畢業於華南農業大學,被帶走前在北京的一家公益機構工作,蔡偉的女朋友小唐,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的碩士畢業生。
 
他們「尋釁滋事」的罪行,是參與了備份在中國大陸的微信、微博等平台上,登出來然後又被刪除的,有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的所有文章。
 
據「端點星」網站自我介紹:「是一個在GitHub 開放平台搭建的一個站點,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備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刪文章。」網站也轉發了諸如《人物》雜誌發表的「發哨子的人」和「財新網」刊登的「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等此前有關中共病毒疫情的報道。
 
有些報道說,「端點星」在疫情期間備份不少相關文章,保留疫情記憶,目前仍不確定3人失聯是否與此有關。
 
其實我們知道,當然是和這個問題有關。在中國,記憶就是一種罪行。
 
前兩年,中國有一個「非新聞」微博,那個博主名叫盧昱宇,他和女友李婷玉兩個人,從2013年起,整理發佈中國各地發生的群體事件,包括農民抗議徵地、工人罷工、業主維權等。很多香港新聞人應該知道這個平台,因為他們發佈的消息特別齊全,還有當事人的聯繫方式等等,所以很受新聞記者歡迎。
 
2016年6月15日,2人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名拘留,同年7月被正式批捕;2017年8月,被雲南大理法院判4年徒刑,罪名也是尋釁滋事。如果沒有意外,盧昱宇和李婷玉,今年6月會刑滿釋放,他們會發現一個完全不同的網絡世界了。現在別說發佈,連存下來,備份下來,都是罪行了。
 
其實這不是甚麼新鮮事。在奧威爾的《1984》裏面,有關情節已經非常非常詳細了。專制統治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控制腦袋,而控制腦袋,就要控制記憶。所以在大洋國,真理部主要管記憶這一塊,除了要出版當天的新聞之外,還需要把以前的新聞重新整理。
 
因為,政治會發生變化,以前的領導人,可能會出問題了。糧食增產了10%,所以要把去年公佈的產量減少。國家以前的朋友,現在成了敵人了,或者是以前的敵人,現在成了朋友了,這些都必須把以前的新聞作出相應的修改。所以真理部的任務,不但要印刷今天的報紙,還要收回以前的報紙,把上面的新聞重新修訂,然後印刷後放回圖書館去,除了報紙,當然還有圖書、雜誌等等等等。這個印刷量,那可是夠大的。
 
這個部門,就是為了控制記憶。
 
記憶,Memory,這個東西,也是人工智能的關鍵因素之一。在未來,誰掌握了人工智能,誰就掌握世界。據科學家說的,如果到時不是這樣,別怪我。
 
人工智能,其實就是三個部份,記憶或者叫做數據資料,DATA;以及蒐集到這些資料的能力,鏈接;各種數據DATA資料之間的相關性判定。記憶是基礎,沒有數據,其它都談不上。
 
Google技術的關鍵是搜索。互聯網上,成千上萬的現成的資料,如果搜索,如何做相關性鏈接,其實就是AI的基本功能設定。
 
2017年,Google的AI機器,戰勝了人類最偉大的圍棋棋手,那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件。AlphaGO是一個可以自學習的電腦,然後不斷進步,到了Alpha Zero,只用了21天就成了頂尖圍棋手,這個能力確實有些不可思議。
 
基本上,機器學習就是認識現有的資料數據,所以是否能成為『智能』,也要看鏈接能力。 AlphaGO Zero,因為速度快,自己和自己下棋,幾天下了幾百萬次,然後從這些資料裏面整理學習。就是,自己產生資料,自己再學習。
 
第二就是如何鏈接,如何確定相關性。
 
看到老虎,會鏈接到危險,看到紅燒肉,會鏈接到肚子餓了,這就是初級的智能。如果看到老虎想到紅燒肉,估計很早就死了。
 
希特拉的主要助手——戈培爾,就是一個搞宣傳的。他有一句話非常有名,謊話說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其實他不用說謊話,只需要不告訴你真實情況,或者少告訴你真實情況,就可以了。我記得美國電視劇《雷霆傘兵》,根據二戰中,101空降師E連,就是Easy Company的真實故事拍的,非常棒,十集。前面大部份都是戰爭場面,但到最後有一集,部隊佔據了一個德國小城。小城裏的德國人,對佔領軍雖然服從,但不服氣,仍然昂起頭。
 
後來E連的巡邏兵,發現了小鎮附近的一個集中營,裏面的情況非常慘,很多人死了,倖存下來的人骨瘦如柴。美軍命令小城裏面的人全部去掩埋屍體。
 
傲氣的德國人被集中營震驚。他們居住地點這麼近的地方,有一個這樣的集中營,他們不知道。只知道這裏是一個軍事重地。
 
在戰爭中,德國人只獲得部份的真相,人民腦袋和戰爭的鏈接,只有英雄、獎章和勝利,沒有非人道,沒有殘忍,沒有飢餓。這種部份的真相,不能帶來智慧,也不能帶來人類真正的尊嚴。
 
機器的過程是一樣的。現在決定AI的是大數據,當數據達到一定程度,就很難偽造了。
 
所以,說實話,我總是懷疑中國花了這麼多資金,數千億人民幣,去開發AI,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
 
也許,在現階段,因為專制者可以掌握更多的資訊,把人民變成非智能(我不想說是傻瓜),然後就可以維穩了。但最終,這個AI鏈接到的不是真實的數據,最後這個機制是否能夠構成一種智慧?是會幫助人類?還是會走向可怕的毀滅?
 
缺乏無神論,缺乏人道主義基本資料,機器會學到甚麼?
 
談回北京三個年輕人吧。記憶,在中國有時候,是一種罪惡。因為他不要記住那些事情,發生的事情,就是歷史,是可以改變的。他只要改變了你的腦袋中的資料,改變你腦袋中資料相關性的鏈接方式,他就改變了世界改變了歷史。
 
說實話,共產專制體制取得了一些成功。當我們和中共小粉紅,或者香港人和大陸人在討論的時候,會發現困難,雙方或者是完全無法溝通,原因就是他腦中的數據,他腦中鏈接方式,和你完全不同。
 
自由,其實就是要做自己的主人,不光是做自己身體的主人,更重要的是做自己腦袋的主人。所以,你記住甚麼?要由你說了算。
 
這是中共這種專制體制,和自由民主體制最大的區別。專制體制要抹殺真實發生的東西,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篡改資料,現時的或者是以前的,也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六四事件,算是其中一個例子吧。中共採取了很大的努力,去消除所有的記憶,但香港卻每年都去提一次。香港對中共體制的威脅,其實正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