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550名訪民在網上投訴,習近平回家鄉考察期間,陝西多名維權代表遭暴力打壓。訪民批習回鄉不解決民生問題,還引來當地政府打壓訪民,搞得雞犬不寧,還不如不回鄉。

習近平回鄉 陝西訪民遭打壓

習近平4月20日至22日到陝西商洛、安康、西安視察期間,所到之處到處都是警察和便衣,更不允許普通民眾近距離靠近。

維權網4月24日刊發了陝西550名訪民的投訴書,投訴「習近平回陝視察,陝西多名維權代表遭暴力打壓」的情況。

投訴書指,雖然他們550名訪民多年來堅持不斷向中共各級人大、政府、信訪部門反映因陝西地方政府、司法系統造成的冤假錯案,但是不但沒有得到公正解決,相反飽受暴力維穩和非法監控、殘酷鎮壓。他們中有很多人被判刑、拘留、毆打、關精神病院及拘禁式的法制班。還有的被致傷、致殘甚至致死致貧。數年、十數年、數十年他們奔命於上訴、申訴、終審、再審等等的惡性循環之中。

聽說習近平回家鄉視察,他們550名訪民聯名信中的數十位維權代表又重燃希望,但無法獲知習的具體行程,只好天天到他下榻的西安市丈八賓館大門口碰運氣,希望能有機會攔轎告狀,誰知事與願違,陝西省各地的截訪官員們早已備好多輛截訪車在這裏等候他們了。只要到丈八賓館喊冤,距離大門口一站多路的地方就被截訪人員迅速拿下並飛快帶離。甚至有些在家正常生活毫不知情的冤民代表也遭當地政府暴力鎮壓。

文章隨後列舉了多名訪民代表的遭遇:

4月22日,西安市未央區訪民劉慧蓉到西安丈八賓館找習近平,剛下巴士就被當地政府截訪人員拿下,現軟禁在陝西省安康市,隨後失聯至今。

西安市經開區訪民代表柳鳳蘭,4月22日和4月23日連續兩天到丈八賓館找習,也遭到早已守候在丈八賓館附近的經開區政府截訪人員強行控制和帶離。

西安訪民張小娟、白周全等多位維權代表也因去丈八賓館喊冤,遭到當地政府的打壓和威脅。

西安市西鹹新區79歲殘疾訪民王英強之女王小琴並未外出上訪,更沒有到丈八賓館找習近平喊冤,也遭到轄區渭城街道辦長年僱傭的「社會混混」趙務生的上門威脅和強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據王小琴說,4月22日下午6:30左右,她和哥哥王小剛打算到小區大門口的小超市買些雞蛋,轄區渭城街道辦長年僱傭的社會混混趙務生急匆匆追來,拿起一根木棍追打王小琴,揚言如果王小琴不聽他的話乖乖回家,他就打死王小琴。

趙務生還三番五次撿起一塊磚頭聲稱要拍死王小琴,並放話稱:「以前我把你爸打了那麼多次,把你家砸了那麼多次,你每次都報警了,結果誰來動我一根汗毛了?你爸那個老不死的現在有病我不能動,我以後就專門收拾你,直到弄死你為止。以後我還會來砸你家,放火燒了你家。叫你再上訪。」

陝西訪民批當地司法黑暗

投訴書質問習近平,他們550名冤民代表曾多次以聯名信的形式,向習近平等七常委如實反映陝西官場司法腐敗,害得訪民苦不堪言的現狀,「難道你至今竟毫不知情嗎?為啥不像秦嶺違建那樣下力度徹查陝西司法腐敗黑幕?」

「你這次回家鄉視察,既不去了解真實民情也不願解決民生問題,只是引來地方政府和警察對我們這些冤民們的變本加厲迫害,搞得雞犬不寧,讓人精神飽受痛苦和折磨,與其這樣,你以後還不如不要再回家鄉了。」投訴書說。

咸陽拆遷戶陶蘭梅4月26日對美國之音說:「想辦法見習近平,甚麼辦法都想了,根本見不著,人都到不了近處,早早就讓人隔開了,哪能見著?都是癡心妄想,不過就想試一把,因為自己冤情太厲害。別說見習近平、李克強,中央任何領導人來,巡視組的人來,我們也見不著。」

陶蘭梅認為,習近平完全知道陝西省有很多冤民。她說:「他們應該知道,(北京)皇城根下上訪人員那麼多,成千上萬,天天在那裏排隊,能不知道嗎?而且現在通信那麼發達,又不像古代通信不發達。我們看不到的東西,他們都能看到,截訪、進黑監獄等,他們都應該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