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謊報和隱瞞造成了大瘟疫在全球快速蔓延,除了帶來生命災難外,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對全球經濟的深遠影響也在慢慢展現。

作為歐洲重要的工業國,德國在這次疫情中深受波及。首當其衝的就是代表「德國榮耀」的汽車工業。各大企業全面停產、供應鏈受損、全球銷售市場同時受到衝擊,專家預估可能導致大裁員及整個行業的衰退。但同時,也有工商界人士指出:疫情預示著時代的轉變。

早在八十年代,以大眾為首的德國汽車界就隨著訂單外交進入中國市場,各公司在江澤民時期深陷與中共的錢權交易之中,不惜為中共輸血,近年來更是全面投入全球化潮流,甚至孤注一擲地依賴中國市場,將自身發展與中共捆綁。這些,是否正是今天危機的根源?而反思過後,德國工業界的出路又究竟在哪裏?

在本文中,記者將追溯這段歷史,調查問題產生的經過,並揭示疫情帶給德國的思考。

前言
一、中共病毒令德國汽車業遭遇空前危機
二、科爾時期:工業界開啟與中共的訂單外交
三、施羅德時期:汽車界與江氏家族的利益糾葛
四、伴生中共對德國汽車界的改變
五、疫情帶來的反思:德國工業界討論何去何從

接上文:
30餘年伴生中共 德國汽車業因疫情陷危機(1)
30餘年伴生中共 德國汽車業因疫情陷危機(2)

三、施羅德時期:汽車界與江氏家族的利益糾葛

1. 施羅德「擅長學習」 毫無顧忌迎合江澤民

格哈特.施羅德(Gerhard Schroder)從1998年到2005年出任德國總理。1998年成為總理後,施羅德決心每年去一趟中國。結果在他七年任期內,曾六次出訪中國。1999年更是在5月和11月兩次到中國,那一年,中國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大事件。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手中權力,發起了對上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據明慧網《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罪責難逃》文章中報道(1),江澤民親自設立「610」機構專事迫害法輪功,親自下令全面迫害法輪功。在整個迫害的部署上,江澤民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制定了所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大方針,全面系統地迫害法輪功。

江澤民經常通過「610」下達許多具體的密令和滅絕政策,如:「對法輪功採取任何手段都不會過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每當節日或敏感日來臨時,江氏集團就下達「消滅」或「剷除」之類的命令,全國到處綁架法輪功學員。

7月22日,中共央視向全國以中共中央、公安部、民政部的名義向全國發通知,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公開宣佈把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官方宣傳機器一起鼓譟,發表連篇累牘的文章,對法輪功展開全面「文革」式造謠和大批判,在全國大規模粗暴地抓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全國瀰漫一片肅殺之氣。此後,大量焚燬法輪功書籍,大量抓人、打人、辦強制轉化班、勞教、判刑、施酷刑、立邪教法、補充解釋刑法條款等等,迫害手段不斷升級。(1)

中共江氏集團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震驚國際社會。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施羅德於1999年秋出訪日本和中國。

當時,施羅德帶的企業界代表團比以往更為強大,其中包括大眾總裁Ferdinand Piech,以及西門子總裁 Heinrich von Pierer。這兩人眾所周知,一直和施羅德關係非常密切。參觀大眾工廠自然也是此行的必備項目 (2)。

在東京時,施羅德建議接納中共治下的中國成為G八成員。在中國訪問時,他簽署了總值約六十億馬克的合同。在中國,施羅德很好地證明了自己是「擅於學習」的政治家。

Gregor Schollgen 2015年出版的《施羅德傳》中明確表示(2),他在中國獲得成功的前提是,「施羅德避免對中國(中共)領導進行公開批評,對一個中國(中共)政策明確表態,以及他向歐盟相關部門要求解除對中國(中共)的武器禁令。」這個禁令是1989年6月數千抗議者被害的天安門屠殺事件後制定的。當時其它的制裁已經都取消了,只剩下這個象徵性的武器禁令,而北京政府認為它帶有歧視性。

施羅德對解除武器禁令的要求是給中國(共)領導人的一個政治信號,是對他在一個中國問題上明確表態的必要補充。「我們會堅持這一點」,施羅德在北京說,「即使這會偶爾帶來經濟上的損害。」幾年前(尚未擔任總理,在野黨)他在向台灣出售德國製造的潛艇的問題上,還對一個中國(中共)政策完全視而不見,或者將之解釋為有利於台灣的方向,現在則完全不同了。「政治家在必要時不會有好的記憶力。也可以這麼說:一個好的政治家擅於學習。」傳記中評論道。(2)

雖然臨行前施羅德曾預告,法制國家對話會是他中國之行的一個議題。這個對話是德國耗費五千六百萬馬克資助的「雙邊發展合作」項目,已成為一個定期舉辦的論壇。(因為他相信,以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必然會帶來民主化轉變。)但當他面對並不太喜歡別人當眾告訴它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尤其人權這樣敏感話題的會談對象--(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時,總理(施羅德)理解到,他絕對不能公開指責接待他的主人,就清楚表示他想要進行一個「正規的,以互相尊重為基礎的人權對話」。而他的這種策略,「得到了江主席的認可。」(2)

自此之後,德國提出的被迫害異議分子及藝術家的名單,就僅僅進行轉交,而不再予以討論。(2)

2. 德國汽車業迎合江氏家族的利益

中共江氏集團於1999年7月發起對上億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震驚全球。這些,對正在與中共做生意做得火熱的德國汽車業來說,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據百度百科中關於長春一汽的介紹(3),1999年9月6日,一汽大眾公司在總裝車間舉行了奧迪A6中國型高級轎車下線儀式。當時中共領導人鄒家華、何光遠等與德國奧迪公司總裁潘夫根(Paefgen)博士、德國駐華大使於倍壽(Ueberschaer)博士和來自國內外一百八十餘家新聞媒體的近三百名記者參加了下線儀式。在奧迪A6下線後,三款奧迪A6轎車在當天開幕的99年中國長春國際汽車博覽會上展出。

2000年4月17日,一汽大眾公司被長春市政府授予「最佳三資企業」稱號。公司經管會全體成員獲得市政府嘉獎。德國大眾集團副總裁、亞太地區總裁、公司副董事長比希霍夫(Buechelhofer)博士,德國大眾集團副總裁、公司董事阿德爾特(Adelt)先生和韋斯蓋博(Weissgerber)博士,德國奧迪公司副總裁、大眾集團中國項目負責人、公司董事施密特(Schmitt)先生獲長春市榮譽市民稱號。

愛爾蘭根大學教授Dirk Holtbrugge在2005年撰寫2008年再版的書《在中國的商業成功:針對世界最大市場的策略》中透露(4):到1998年,上海大眾的股份由(德國)大眾佔股50%,中國銀行佔15%,中汽佔10%,上汽佔25%。

大眾的股份在成立十五年後,1999年有了一個重要的變化:中國銀行將它的份額轉給了上汽集團,(德國)大眾股份公司將10%的股份轉給了大眾中國投資公司。2004年上汽也收購了中汽的股份,這樣大眾和上汽各持上海大眾50%的股份。(4)

上汽集團,隸屬上海市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是中國四大汽車製造商之一。該集團包括通用、大眾、沃爾沃、菲亞特等在內的多家合資企業。(5)維基百科中提到江綿恆擔任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董事會成員之一。(6)2007年4月28日的上海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關於控股股東股權劃轉的提示性公告,其中上汽董事會完整名單中,江綿恆也在列(7)。

大眾股份的這個變化,很明顯是為了迎合江氏集團的利益。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素有「中國第一貪」之說,其頭銜多得數不清。據新唐人電視台報道(8),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政府下屬的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上聯投),隨後,通過這家投資公司開始打造他的電信王國。據BBC中文網2015年報道,江綿恆通過上聯投成為億萬富翁。

2002年4月8日到13日,江澤民到德國出訪。據明慧網《德新社:法輪功的抗議使江訪德灰頭土臉》文章報道(9),人權活動家和在中國被(江澤民)迫害的法輪功成員舉行的一系列抗議,成了江出訪德國的特徵,使它的國事訪問一路灰頭土臉。

美國之音記者宇明2002年4月12日於德國柏林的報道(10),據警方消息,鑒於當地報紙幾天前刊登了法輪功學員將同時在沃爾夫斯堡抗議的消息,江澤民把原定的一整個上午的日程壓縮到了九十分鐘。

2002年4月12日,江澤民到大眾總部狼堡Wolfsburg參觀,並出席德國大眾和上海汽車公司延長合資的簽署儀式。大眾公司董事長Ferdinand Piech和他的繼任Bernd Pischetsrieder接待了江(11)。

大眾一方面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家族示好,另一方面,對受到中共江氏集團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眾的處境和遭受的迫害選擇視而不見。

明慧網2006年9月19日刊登文章《因煉法輪功受迫害 原長春分部工程師致信德國大眾總裁》(12),文章中提到從2000年到2003年,至少十名法輪功學員因修煉而遭受迫害,被大眾一汽開除,一名前大眾一汽工程師致公開信給德國大眾總裁Berhard Pischetsrieder,希望他和公司董事會能夠了解大眾汽車公司在中國對本公司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現狀,並對法輪功學員能有所幫助。

信中提到,他因修煉法輪功而被公司開除,同時還列出其他被開除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他說大眾將上述員工開除後,至今沒出具任何書面手續說明辭退理由,僅口頭告知:因嚴重違反公司勞動紀律已被開除。這些員工是由於修煉法輪功或維護憲法賦予的基本人權被開除,廠方沒有足夠勇氣用法輪功的理由來開除員工。

這名工程師還寫道,可悲的是,德國大眾本部對在中國所發生的醜行一直有意或無意地保持沉默。如果大眾集團在了解了發生在本公司的人權侵害事實真相以後仍然漠視、縱容這種惡行的存在,那麼當中國的歷史翻過這黑暗的一頁走向光明以後,大眾公司將會作為獨裁統治的受益者遭到中國社會的唾棄。

2006年7月3日,大紀元刊登了一名法輪功受害者的家屬致歐洲議會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的公開信(13)。信中除了提到上述大眾一汽開除十名法輪功學員之外,還提到,《大紀元時報》於2003年12月19日和2004年1月27日分別報道了上海大眾公司非法對待求職人員的消息。據報道,如果求職者拒絕簽署一份不參與、不支持法輪功的保證文件,他們就會失去在上海大眾求職的可能性。

公開信還提到,二戰期間大眾的生產轉向軍品,大約二萬名戰俘和集中營囚徒為大眾工作。1998年9月,出於反省,大眾設立了救助二戰期間在大眾公司強迫勞動受害者的人道主義基金會。此外,在沃爾夫斯堡還建立了紀念館,由大眾員工義務完成,宗旨是為了讓人們牢記這種強迫勞動的事件「絕不重演」,就像二戰後對納粹審判那樣,希望對猶太人種族滅絕「絕不重演」一樣。可悲的是,我們正在目睹著在當代中國發生著同樣的事情。

公開信中呼籲歐洲議會敦請德國總理默克爾,制止中國大眾公司參與一切迫害法輪功員工的野蠻行徑。敦請大眾總裁Bernd Pischetsrieder博士,調查發生在中國大眾公司的一切迫害事件,關注那些被開除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存現狀和健康現狀,恢復其原有工作,並作相應補償。

時至今日,法輪功學員沒有收到德國大眾方面的任何回覆。

3. 「投桃報李」 法制與知識產權變成磁懸浮

施羅德1999年11月的中國之行,除了上面提到的要進行法治國家對話的敏感話題外,另一個就是對於在中國的德國企業法律保護問題。產品剽竊是外國投資者最頭疼的問題,施羅德一方面提出幫助中國完善經濟法律,另一方面表示,只要知識產權問題得到解決,德國工業界會在中國加大投資。(2)

施羅德傳記中說,中方立刻利用這個機會,將會談話題從敏感的人權法治轉到經濟,並即刻向德方投桃報李暗示,將考慮運用德國的磁懸浮技術來建造北京上海間的鐵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角度。 自此施羅德和朱鎔基之間氣氛非常愉快。」(2)

磁懸浮列車是1968年德國社民黨人Georg Leber任德國交通部長期間提出的方案。但在德國,三十年以後才建了一小段試驗鐵軌。「這個泰森克虜伯和西門子研發的高科技產品在此之前無論在德國還是在國外都沒有人願意購買。現在,在遠東有人想要。」 為此,泰森克虜伯和西門子在價格上給予的優惠也極大,「相當於給施羅德政府提供了一項一億馬克的資金援助。」(2)

原本施羅德反對在德國建高速磁浮列車,現在要賣給中國了,他就變成支持建磁懸浮列車了。原本他跟中方敲定的磁懸浮列車是從北京通往上海的路線。結果在中國只在上海機場線路建立了一小段。而這件事後來發展的結果是中國自己製作出了磁懸浮列車並試圖將之賣到國外。

《明鏡周刊》在「中國製造磁懸浮列車德國人犯了錯」文章中,採訪了路德維希港專業大學東亞學院的Jorg-Meinhard Rudolph(14),他認為中方肯定使用了德國的磁懸浮技術,「德國人在這個項目上犯了大錯誤。比如他們把設計圖紙給了中方(中共)。」

關於「中國製造磁懸浮」的爭議是西方公司在中國遇到最大問題的一個典型例子。一方面這些公司想在那裏的經濟發展中分一杯羹,另一方面中方(中共)常常複製西方的品牌和技術,然後自己廉價地製造出來,給歐美競爭者以打擊。(14)

4. 德國媒體:施羅德的中國政策毫無道德

對於施羅德對待中共的態度,德國媒體時有批評。

《每日鏡報》2005年4月12日發表文章「施羅德的中國政策毫無道德」(15)顯示:1989年天安門抗議運動的領導者之一吾爾開希要求歐盟繼續對北京執行武器禁運。「我不能理解,為甚麼來自歐洲的現代化武器能夠對中國人獲得更多自由有所幫助。」對於德國總理施羅德和法國總統西拉克要求停止武器禁運,吾爾開希認為這是一種經濟利益主導的中國政策,是「毫無道德」的。

「如果他們在這事上談人權,是虛假的道貌岸然。」他說。

中國的人權狀況在大屠殺之後的十六年中並沒有改善。一些學運領袖到現在還關在監獄裏或被警方追捕。北京政府也沒有任何重新評價當年派軍隊的跡象。「中國(中共)政府完全沒有考慮,來揭示屠殺真相或者承認自己的錯誤。」吾爾開希還說,「誰在中國公開談論89年的事件,很有可能會被投入監獄。」

他不明白,施羅德和西拉克是怎樣說出「人權得到改善」的。

施羅德的政策即使在社民黨內部也遭到批評。社民黨外交委員會的副主席Hans-Ulrich Klose對北德廣播電視說,「絕大多數」黨內人會希望施羅德對他的決定「至少從時間進程上來講,重新考慮一下。」

法蘭克福匯報2003年12月3日報道了「施羅德在中國,又一次陽光燦爛的訪問(16)」文章。文章中,施羅德在廣州做報告時表示:他一直在努力為中國(中共)解除歐盟的武器禁運,因中國(中共)政府視之為長期的歧視政策。他的目的在於掃除貿易路上的政治障礙。因此他的顧問認為,武器禁運問題對於德國經濟界在中國的未來遠比可能出售哈瑙的核燃料工廠來的重要。隨行的經濟界代表團非常滿意。計劃了訂單,建立了關係,進行了商談。有一次他和經濟界人士晚餐結束時,有幾人特意向他採取的中國政策表示滿滿的讚揚和感謝。

歐洲以外,中國是施羅德自當選為德國總理後去過最多的國家。第一次是在1999年春天貝爾格拉德中使館被美國轟炸事件後,施羅德懂得了對中方感受的理解,建立了以後交往的基礎。那年秋天他又去了第二次,那次繼續了所謂的「法治國家對話」。(在政治包括人權問題上)施羅德表示他不會傷害任何事,他情願站在中方(中共)立場。

德國媒體同樣對德國工商界對中共卑躬屈膝進行批評,《明鏡周刊》2019年6月4日文中說到(17),面對億萬元生意的誘惑,經濟界大佬們願意低頭下跪:

直到今天德國經濟界大佬們還是時刻準備著在中國(中共)獨裁者面前低頭下跪。奔馳集團在2018年2月使用了一條廣告詞「從不同角度審視境遇,你的視野會更開闊」,他們的公關人員顯然昏頭,忘記了這條格言恰恰來自被共產黨深惡痛絕的達賴喇嘛。斯圖加特的(汽車公司)迅速對由於這個「極為錯誤的」行為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表示歉意。

大眾總裁Herbert Diess也同樣表現乖巧。當最近在BBC採訪中被問到新疆維吾爾人勞改營以及大眾在當地開設的工廠時,他表示對這個勞改營毫不知情。後來狼堡的企業(大眾總部位於狼堡)態度又轉變了,說他們知道這些情況。

5. 德國政治家退休後給中共做顧問

在《真實的江澤民》一書中提到(18),中共利用西方社會退休的高層人士,來做「經濟掮客」。

2012年4月,法國的法廣報道了德國下野政要充當經濟掮客的實例(19)。「德國高級政治家在執政時都收入有限,以示清廉。退出政壇後,有的人放手大賺,收入遠遠高於從政時的工資。政治家如此致富,這在德國早已是個公開的秘密。他們下野後一般做企業諮詢顧問,或出國發表演說。前國防部長夏平、前總理施羅德、前最後一任總理德梅齊埃(東德)等現在都頻頻訪問中國,為德國企業在中國鋪路。他們具體做些甚麼,每次勞務費有多少,這些他們當然都不願意透露。但通常情況下,他們在中國做完一樁事,能拿到1萬到5萬歐元。

「現年64歲的夏平曾是社民黨要員。1991年到1994年間,夏平作為萊法州州長,多次以東道主身份接待來訪特里爾的中方代表團。2001年,夏平訪問中國,成為第一個訪問中國的德國國防部長。2002年,夏平因與情人戲水醜聞被迫下台。下台後,夏平轉入經濟界,主打中國諮詢業務,路子反而越走越寬。他成立了『夏平策略諮詢交流有限公司』,為德國想進軍中國的企業以及中國想進入德國的企業牽線搭橋。中國對德國的環保和綠色能源技術很感興趣,德國相關企業也很想到中國去賺一筆,夏平於是就在幕後為他們找關係戶,以便他們能實現自己的願望。現在,夏平的諮詢公司有二十多個工作人員。夏平本人每年都要多次前往中國活動。

「社民黨籍前總理施羅德執政時走的是親善中國(中共)的路線,因此被中國人稱為是『老朋友』……由於施羅德做過的官比夏平的大,所以他也更受中國人的歡迎。六十七歲的施羅德現在也有不少中國業務,每年都會前往中國三、四次,或去發表演講,或悄悄地給人牽線搭橋,幫人攻關走快道。

「在中德政經兩界斡旋的還有不少人。比如前德國總統魏茨格、前西門子總裁皮埃爾、前經濟部長格羅斯等。格羅斯坦率地表示,這類諮詢活動對經濟界確有幫助。由於中國地大物博,門戶眾多,這些下了崗的德國能人因此繼續神通廣大,他們在中國有開不完的門,搭不完的橋。」

作為首個到中國訪問的德國總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一生中去了十五六次中國。2012年他在一次採訪中說:「我不知道,我沒數過多少次。」(20)可是在他擔任德國總理的八年中,他只去過一次中國,其餘都是在卸任之後去的。施密特曾抨擊默克爾剛上台時的中國政策(當時默克爾對中共採取比較強硬的政策)。

德國《世界報》2015年11月11日報道(21):中國(中共)對於Helmut Schmidt之死表現得出奇的哀慟。主席和總理分別以私人名義致以慰問。中央電視台表示向「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致敬。

習讚揚施密特,因為他1975年是第一個訪華的聯邦德國總理,開啟了「合作的大門」。(中共的)媒體審查嚴格控制在中國網絡上只有對施密特正面的評論和哀悼。但中國的人權人士對施密特看法不一。他們批評他對北京政府在人權方面的罪行「有太大的理解度」以及模糊對89年六四屠殺的視線。

待續#

資料來源:

1. 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罪責難逃(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1/-255458.html
2. Gregor Schollgen, Gerhard Schroder. Die Biographie. 2015. Deutsche Verlags-Anstalt, Munchen.
3.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80%E6%B1%BD%E5%A4%A7%E4%BC%97/8387056?fromtitle=%E4%B8%80%E6%B1%BD-%E5%A4%A7%E4%BC%97&fromid=5462857
4. Geschaftserfolg in China: Strategien fur den grosten Markt der Welt Dirk Holtbrugge, Jonas F. Puck. 2. Auflage 2008. Springer Verlag. https://books.google.de/books?id=fgwjBAAAQBAJ&printsec=frontcover&hl=de&source=gbs_ge_summary_r&cad=0#v=onepage&q&f=false
5.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A%E6%B1%BD%E9%9B%86%E5%9B%A2
6.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E6%B1%9F%E7%BB%B5%E6%81%92
7. http://quotes.money.163.com/f10/ggmx_600104_213234.html
8. https://www.ntdtv.com/b5/2019/06/10/a102597539.html
9. 德新社:法輪功的抗議使江訪德灰頭土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3/28393.html
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3/zip.html#zip6
11. https://www.alamy.de/stockfoto-chinesische-prasident-jiang-zemin-l-wird-durch-abstechen-volkswagen-vorsitzenden-ferdinand-piech-wahrend-seines-nachfolgers-steht-bernd-pischetsrieder-hinter-ihm-wahrend-des-zemin-besuch-die-autofabrik-in-wolfsburg-12-april-2002-begrusst-es-war-seine-zweite-staatsbesuch-nach-deutschland-diesmal-fur-eine-woche-geplant-und-53695816.html
12. 因煉法輪功受迫害 原長春分部工程師致信德國大眾總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9/138123p.html
13. 一名法輪功受害者的家屬 致歐洲議會副主席公開信 https://www.epochtimes.com/b5/6/7/3/n1371892.htm
14. Transrapid made in China die deutschen haben Fehler gemacht
https://www.spiegel.de/consent-a-?targetUrl=https%3A%2F%2Fwww.spiegel.de%2Fwirtschaft%2Ftransrapid-made-in-china-die-deutschen-haben-fehler-gemacht-a-401081.html
15. 施羅德的中國政策毫無道德 https://www.tagesspiegel.de/politik/schroeders-chinapolitik-ist-ohne-moral/600058.html
16. Wieder ein Sonnenscheinbesuch
https://www.faz.net/aktuell/politik/ausland/schroeder-in-china-wieder-ein-sonnenscheinbesuch-1132954.html
17. Wenn Milliardengeschafte locken……werfen sich Wirtschaftskapitane in den Staub https://www.spiegel.de/geschichte/platz-des-himmlischen-friedens-das-massaker-in-china-1989-a-1269773.html
18. 《真實的江澤民》第九章 貪戰(上)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2/6/18/n3615092.htm
19. 德國下野政治家-打開中國門錢財滾滾來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20417-%E5%BE%B7%E5%9B%BD%E4%B8%8B%E9%87%8E%E6%94%BF%E6%B2%BB%E5%AE%B6%EF%BC%8D%E6%89%93%E5%BC%80%E4%B8%AD%E5%9B%BD%E9%97%A8-%E9%92%B1%E8%B4%A2%E6%BB%9A%E6%BB%9A%E6%9D%A5
20. Helmut Schmidt und China – ein Ruckblick https://interculturecapital.de/helmut-schmidt-und-china-ein-rueckblick/
21. China trauert um den „alten Freund「 Helmut Schmidt
Welt_20151111.docx https://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article148728238/China-trauert-um-den-alten-Freund-Helmut-Schmid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