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央視記者採訪時,就中共肺炎爆發之初在國際醫學期刊發表文章(洩露中共隱瞞疫情機密)的問題,以「貓捉老鼠」巧妙回答,避免了像之前許多人那樣在央視低頭認罪。

4月23日,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田薇通過其個人微博,發佈了一條她採訪中共疾控中心(CDC)主任高福的影片。

這段央視海外版——環球電視CGTN的獨家採訪片中,針對記者的提問:疫情之初,為什麼要在學術期刊發表文章?高福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以「貓和老鼠」的故事作比喻說:「病毒是老鼠,研究人員就是貓。貓發現了老鼠還不算完,還要搞清楚一些情況。」

微博引述高福的話說,「科研人員要將瞭解的情況進行公佈,特別是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加以公佈,以接受全球最頂尖同行的驗證和質疑(peer review),這樣,新的發現才能算數。」

高福還強調,「當時的那兩篇文章並非跨時代之作,但其內容是具有意義的科學研究和描述。」

埋藏在兩篇文章裏的秘密

今年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之初,高福和幾十位聯合作者一起,在兩個國際著名學術期刊上,發表了兩篇學術文章:一篇關於中共病毒的科學研究,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另一篇關於當時疫情的發展回顧,發表在《刺針》上。

按照記者田薇的微博,「當時正值國內疫情初期,科學家的這個做法,引起爭論:科學家到底該不該發學術文章?應該在國內還是國際發?科學家是應該發學術文章,還是應該只與疫情抗爭?等等。」看這些反問句,大有興師問罪之意。

那麼這兩篇文章到底說了什麼,讓中共當局如此不爽,以至於前一段時間還特地發出公文,禁止研究人員未經審查就自己發表有關中共病毒研究的學術論文?

1月31日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文章中,描述了如下事實:

1. 早在去年12月8號,中共CDC就接到了中共病毒感染病例的報告;

2. 在12月16日之前,中共CDC接到報告的最初6例感染者中,有5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

3. 自2019年12月中旬以來,密切接觸者之間已經發生了人際傳播,並且在1月1日~11日之間,還有7位醫務人員感染;

4. 研究明確地說,到2020年1月22日,即武漢封城之前,中共CDC已經接到425例病例報告,他們是根據這些病例做的研究;

5. 這項研究還發現以下主要流行病學特徵:平均潛伏期為5.2天;早期每7.4天感染人數增加一倍,由一人傳染到另外一人的平均間隔時間為7.5天,傳染基數(R0)估計為2.2,也就是一個攜帶中共病毒者可以傳染2.2個人。

那麼我們就來看一看這篇文章中,哪些數據能使中共官方的隱瞞露出破綻。

首先是武漢衛健委1月14日的通報,稱武漢當時累計病例為41例,而按照文章中的數據,應該是370例,僅在1月1日~11日之間,就增加了207例。

其次,同樣是1月14日,世衛(WHO)根據中共的數據在推特上表示,目前沒有證據證明中共肺炎會人傳人;而武漢市衛健委剛在1月11日通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16日雖然改口說「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強調「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直到1月20日晚,中共國家衛健委防疫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接受央視連線採訪時明確表示,中共肺炎可能人傳人。這比文章中所說的早在12月中旬就發生人傳人的時間,整整晚了5個星期。又過了三天的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

從上面幾個關鍵點看,高福等研究人員的文章,不只讓中共當局的造假感染人數露出破綻、同時揭穿了中共把病毒源頭指為海鮮市場的騙局;而至關重要的何時知道人傳人的時間,在文章裏點明12月,但中共卻沒有向公眾公開,更沒有向國際公開;僅這一項就延誤了5個星期時間。

高福這種把不能公開的重要資訊都放進學術文章裏的作法,海外網絡媒體路德社認為,他應該是有苦衷的。在中共體制下不能公開,但科學家的良心又讓他無法掩沒真相,同時可能也想留下證據、避免以後背黑鍋。

高福近日在接受CGTN專訪時,還一再強調,他從來沒說過中共肺炎「沒有人傳人的現象」,但民眾跟帖說,他也沒有在第一時間說出「有人傳人的現象」;這次他又巧妙躲過了央視要他認罪悔過的採訪,看來是無論如何他也不想背黑鍋。

註:文章推測的傳染基數R02.2的偏低,應與當時尚為瘟疫早期,病例有限有關。

      第二篇論文只牽扯港、澳、台等地的少數病例,不反應疫情整體發展情況,故這裏不做詳細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