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告訴世人,人大多都在六道中輪迴,除非有緣修得正法,得脫三界。人既然在輪迴中轉生,那麼人有前世、今生、來世之說也非虛妄。東漢時期,世間常有人可以知曉前世來生之事,時常洩露天機。因此,上天特命孟婆為幽冥之神,讓她採取俗世藥物,製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湯」,又稱「迷魂湯」。「孟婆湯」分為甘、苦、辛、酸、鹹五種味道。凡是預備轉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湯。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不過,上天為了點醒世人,還是有意讓極少一部份人漏喝了孟婆湯,留存了前世的記憶。中國古籍中就記載了一些這樣的故事。

魏晉兩名官員的前世

西晉開國元勛羊祜,博學能文,清廉正直,儀度瀟灑。他在西晉因功被封為鉅平子,與荀勖共掌機密。他為人謙和,以德懷柔,深得軍民之心。史書說他小時候記得自己的前世。

在他5歲時的一天,羊祜讓乳母給他拿金環玩。乳母說:「你家裏並沒有這個東西啊。」羊祜便自己跑到鄰居李姓人家的東牆根桑樹中,掏出了金環。李家的主人非常驚異:「這是我死去的孩子玩丟的東西,你怎麼可以拿去?」乳母告知了前因,李家人很難過,這才知曉羊祜是自己的孩子轉生的。當時的人聽說了這件事也覺得很神奇。

還有在晉朝做到東海太守的鮑靚,也是在5歲時,告訴自己的父母:「我本是曲陽李氏的兒子,9歲時不幸墮井而死。」於是他的父母前去尋訪,果然找到曲陽李氏家,經仔細詢問,都與鮑靚所說的相符,證實其確實是李氏的亡兒轉生。

隋朝刺史前生是一名信佛女子

隋朝開皇年間,魏州刺史、博陵人崔彥武在巡視中來到了一個小鎮子。他驚喜地對隨從說:「我前世曾經生活在這裏,為人妻子,現在我還記得家在哪裏。」

崔彥武遂打馬走入一處巷子,拐了幾個彎來到了一戶人家叩門。開門打招呼的是位年邁的老者。崔彥武走進大門,先來到堂屋,看東面牆壁離地六七尺的地方,有一處隆起。他對老者說:「我昔日讀的佛經和五隻金釵一起藏在這面牆壁中隆起的地方,經書第七卷最後一頁被火燒過,少了幾行字。我現在每次背誦這部經書時,一到第七卷的末尾,總是想不起來丟失的文字。」

接著,崔彥武讓手下人鑿開牆壁,果然找到了經書和金釵,和他說的一模一樣。老者哭泣道,自己的亡妻在世的時候,常常誦讀此部經書,金釵也是妻子留下的。當年妻子因難產而死,所以不知道這些東西放到了哪裏。

崔彥武亦十分感慨。他來到庭院前的槐樹下說:「那年我快生孩子時,曾剪下自己的一縷頭髮放在了這棵槐樹的樹洞中。」他的手下人果然在樹洞中找到了頭髮。

見此情景,明白崔彥武是亡妻轉世的老者悲喜交加。崔彥武給老者留了一些衣物並厚贈金錢,之後就離去了。

轉生三天會說話 5歲找回前世父母

明朝人陳士元編輯的《像教皮編》卷三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嘉靖甲辰(1544年),陳士元與同年考中的朋友張子征一同喝酒,張指著同坐的妻弟趙生說:趙生前世是趙某的兒子,暑月時去迎接督學,喝了很多酒,回家途中大醉而死。其魂魄遊蕩到小溪邊,恰好有一隻狗經過。他害怕被狗咬到,就躲在一名孕婦的身邊,不知不覺中魂魄進入了其身子。

孕婦當晚生產,趙生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轉生。剛出生三天,其母出門送飯,嬰兒在床上呼叫道:「出外請關上門,不要讓犬進屋傷害我。」其母聽到後非常害怕,馬上跑去告訴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以為他是妖怪,拿著鋤頭想打死他,但最終還是沒有下手。自此,轉生的趙生不敢再說話。

直至5歲的一天,趙生看見門前一個騎馬人路過,他叫著那人的名字說:「我是趙某托生的,是你的舅父,不知我父母和妻子現在如何?」那個人很驚異,回家告訴了家人。

趙生的父母遂找到這戶人家,以錢酬謝,並將其帶回了前世的家中。彼時,他的妻子並沒有改嫁。而年紀雖小的趙生,儘管沒有跟隨過任何人讀書,但前生所讀的書的內容都能記得,他寫的字也與前生的非常相似。

秀才前生出痘而死

清代文人黃邛在其所著的《酌泉錄》中記載,明嘉靖年間秀才張子蒙,2歲就能說話,常常說到前生的事。6歲時他去惠山,遇到了一位敖姓的婦人,便大哭著撲到對方懷中,說其是自己前生的母親。

敖姓婦人問了張子蒙很多前生的事情,每一件都十分吻合。從此,敖夫人經常來張家看望張子蒙,兩家的相處如同親戚一般。張子蒙7歲時出痘很嚴重,敖夫人說他前生就是因出痘而死的。幸好在這一世他轉危為安。但是病好後,張子蒙就再也記不起前生的事情了。

轉生三世的牛知府

清朝無錫人汪寫園在四川做知縣時,他的上司牛知府是嘉慶甲子科(1840年)亞元(鄉試第二名),與汪為同年。他告訴汪,自己知道三世的轉生情況。

牛知府的前兩世為一名武官,因征伐苗人,殺人過多,死後被罰投馬胎,跳叫不食而死。第二次轉生為馬,做某武官的坐騎。一次打仗,在敵兵追殺時,牠不顧危險跳躍山澗,使主將得以逃命,而自身則被尖石戳死。因為忠心救主,陰官准許其投人胎做四品官。

轉生前,鬼差剝其馬皮,痛不可忍,最後剝至左蹄,因為難忍而收了回來,所以此生牛知府的左手為馬蹄。他又說自己將不久於人世,果然,他很快就死了。

轉生四世的宰相之子

清朝宰相陳彥升有個兒子叫陳直方,他與福建黎愧曾是甲午年同科。一天他對黎愧曾說,我已來日無多,恐怕很難再見面了。黎愧曾問他何出此言,陳直方說這是因為他知曉轉生四世的事。

在第一世,他轉生為四川通判之子,因母親管束嚴格,所以外出經商,父死才回家。第二世轉生為富貴人家的公子。第三世是京師竹林寺的僧人,一日外出,見一群女子走過,因為沒守住心性,瞅了女子一眼,犯了色戒,所以今生投生在陳府。在陳府,他8歲時跟隨父親到竹林寺,齋房路徑,一切歷歷在目。

陳直方告訴黎愧曾,他今生註定早死,如果不早死,必遭刀兵之禍。他還透露,9歲時,他曾去陰間做過判官,每天晚上去冥府,審判案子,拂曉才回到家中。12歲時,因犯事被陰間革職,但他沒有講自己犯了甚麼事。

不久,陳直方就病故了。黎愧曾說,直方生平為人質樸,從不妄語,因此他深信其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