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歐美疫情的衝擊,全球股市歷經了3月的慘烈下跌,美股三大指數全數跌落熊市,近期雖強彈超過30%,但僅收復整段跌幅的一半失土,而由於景氣復甦未明,這後半段失土的恢復難度加高。

值得留意的是,自周一以來西德州原油期貨出現連續性暴跌,主要反映全球儲存設施不足,5月期貨到期之後投機客不願交割實體原油,從而出現了-37美元/桶史上最離譜的報價。誠如特朗普總統所說,這是金融現象,而非油市的真實情況。

儘管如此,4月20日和4月21日兩天,美股也跟著油價重挫而同步回跌,4月22日則因特朗普說已經下令美國海軍擊沉任何騷擾的伊朗砲艇,西德州原油聞訊又由11美元/桶附近衝到15美元,道指也跟著上揚近2%,納斯達克反彈2.8%。

換言之,最近美股的走勢與油價息息相關,而油價則與供給面的減產(包括伊朗引發的中東局勢緊張等)和美國經濟的重啟緊密相扣。

在供給面,由於每桶油價已跌到頁岩油開採成本(估計約30美元左右)以下,美國將有大量的油井關閉,自然形成長期供給的減少,俄羅斯開採成本約20美元,已無能力持續打價格戰,而沙特雖然開採成本不到10美元,但其油價的財政收支平衡點約85美元,也同樣沒有續打價格戰的本錢。

在需求面,歐、美經濟的重啟是重中之重,預估在今年夏季全球的商業活動將逐漸恢復,屆時開車和航空的用油需求將暴升,到時全球油儲設備不足的問題可望獲得緩解。

但只要油價漲到30美元/桶以上,頁岩油又將積極開採,導致長期油價的上檔壓力沉重,要重回50~60美元必須配合OPEC等產油國的進一步減產和景氣的快速復甦。

反觀金價,今年3月雖因疫情同步下跌,但自美聯儲宣佈無限制的量化寬鬆政策後,已開始飆漲,今年累計漲幅14%,一度衝到1,785美元/安士,創下近8年以來最高價。金價歷史高峰在2011年的1,923美元,當時的時空環境也是美國推出量化寬鬆。

這一次,越來越多的分析師認為金價將突破歷史新高。美銀甚至在報告中預測明年金價將可站上2,000美元關卡,未來18個月可漲到3,000美元。

一般而言,當美股呈現多頭排列和美國經濟表現強勁時,金價通常不會太有表現,因為資金會流入股市,追逐風險資產。而現在,美國經濟和股市受到疫情衝擊正嗷嗷待哺,在尚未恢復今年2月疫情爆發的水平之前,金價反而受到避險資金的青睞而默默上漲。

從技術面分析,一旦金價逼近2011年的歷史高峰1,923美元,就會湧入更大量的投機性買盤簇擁,在確立站穩歷史新高之後,金價容易形成不斷上漲的良性循環。這或許就是美銀報告預期未來金價可漲到3,000美元的投資心理因素。

換言之,在美國經濟和股市尚未恢復元氣之前,美聯儲的量化寬鬆動作將持續積極進行,市場將錢滿為患,這些資金將不斷地嘗試找尋沒有利空阻力的商品操作,除了股市的宅經濟概念股和醫療防疫概念股之外,黃金就是其中重要的選擇。

此外,比特幣近期也出現了漲勢加速的現象。周三,一枚比特幣的價格衝到7,000美元之上,站上200日均線,同樣也是受惠於供給受限和美聯儲量化寬鬆的利多。然而,比特幣的歷史高峰約在20,000美元,今年高峰的壓力約在10,000美元,後勢表現還有待觀察。

同樣是受惠於美股漲勢不明和美聯儲大量撒幣的利多,此時與其投資比特幣,買進黃金或許更上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