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蔓延後,人們一直都在懷疑中共隱瞞了武漢確診者的死亡人數。

2020年4月17日上午,武漢當局公佈了修訂後的中共肺炎死亡人數——截至4月16日24時,確診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累計確診病例的死亡數訂正為3869例。雖然新公佈的死亡人數比原來一下增加了50%,但人們仍然懷疑中共在繼續隱瞞死亡人數,只是不清楚到底瞞報了多少。

「改變中國」英文網站ChinaChange.org的創辦人和主編曹雅學是位追蹤中共肺炎死亡人數的有心人,通過具體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她得出了一個富有說服力的結論:截止2020年4月9日,武漢市因患中共肺炎死亡的人數在22,000至30,000之間。

曹雅學是怎麼得出這個數字的呢?

在「武漢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數估算」一文裏,她首先把自2019年12月1日武漢確認其首例中共肺炎病例,到2020年3月23日政府宣佈疫情得到控制並重開殯儀館的時期分為兩段。自1月23日武漢封城到3月23日間,沒人能從殯儀館中領回死者骨灰。她曾向兩位武漢居民請教當地喪葬風俗,被告知說,在武漢,死後不超過三日會進行火葬,火化在早晨進行,大多數情況下,當日下午三點前,家屬即能領到骨灰並安葬或帶回家中。基於這種傳統,同時考慮到中共肺炎死者都會儘快送到殯儀館火化,那麼在1月23日封城前死者的骨灰應已經基本被領走。所以3月23日殯儀館重開時發放的骨灰,應該基本上是在1月23日至3月23日之間的死者骨灰。此即列入統計的60天。(3月23日疫情得到控制後的死亡數字應該不大,故為方便估算可忽略)

曹雅學接著指出,3月23日,武漢第二大殯儀館武昌殯儀館宣佈,他們「爭取每天發放500個,盡力在清明前做好發放工作。」今年的清明節是4月4日,是中國傳統的悼亡節日。換句話說,武昌殯儀館將會在大約12天裏,發還約6000人的骨灰:

500×12=6,000

在疫情爆發初期,中國境內社交媒體上曾經流傳過一張圖表,上面列示了武漢所有殯儀館的火化爐數量,這些數字取自殯儀館的官網,由此可知全武漢有大約84座火化爐。

據《南方人物周刊》一月底的一篇報道,「大約從1月20日開始,就限定僅有漢口殯儀館接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遺體」。但由於死亡數急劇攀升,2月1日,國家衛健委發佈規定,「遺體應當就近全部火化,不得採用埋葬或其它保存遺體方式」,政府並規定了每個醫院和相應殯儀館的歸口關係。

武昌殯儀館有15座火化爐,60天內火化了約6000具遺體,這意味著,在這60天期間,每爐平均火化了400具遺體。

按此計算,1月23日至3月23日間,武漢市的84座火化爐,火化了33,600具遺體。

400×84=33,600

考慮到有一些未經證實的報道稱一些火化爐在此期間無法正常運行,此處以總數的10%計,為8座,餘76座,則修正後的60日期間武漢市的火化量為:

400×76=30,400

現在需要從估算的30,400死者中,減去這個城市非中共肺炎感染的正常死亡數。

據官方統計資料,2018年武漢自然死亡人數為47,900,日均131人。以此估算,60日內,非因中共肺炎感染死亡的人數約為7,860人:

130×60=7,860

30,400–7,860=22,540

因此,曹雅學估計,1月23日至3月23日間的60日內,大約有22,540人死於中共肺炎。

再看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22日間的死亡人數。

曹雅學認為,估計這個期間的死亡數有相當難度。比之1月23日至3月23日期間,人們缺乏具體的數字來開始估算,但這並不妨礙我們估算中共肺炎死亡人數是從甚麼時段開始急劇攀升的。

她在文章中寫道,疫情爆發早期,一組中國科學家在一篇論文中將第一宗確診病例的感染時間,確定為2019年12月1日。我們將此設為估算起點。不過《南華早報》在三月中旬報道,官方資料所能追溯的首例感染髮生於11月17日,儘管並未確定報道中這名55歲的患者是否為「0號病人」。從那時起,據《南華早報》報道,每日新增1-5名病例,但直到12月中下旬之前,武漢醫療界並未意識到他們正在處理的,是一種新型且頗具感染性的疾病。已有詳盡的記錄表明,中國衛生部門,取命於中央領導,在12月後兩周和1月的前三周間,通過封鎖消息,假裝疫情並不嚴重、並且可控的態度疏忽以對。而真實的情況是,自一月初起,各大醫院的發熱患者蜂擁而至,接踵摩肩。據一份被披露出來的內部通報,到1月18日,已有超過1,100名醫護人員感染。(相較之下,武漢衛健委於1月21日對外宣稱,僅有15名醫護人員感染!)

從相關醫患提供的大量陳述可知,患者一般會在感染後三到十四天內出現症狀。《刺針》近期發文稱,「從症狀初現到進入特護病房的時間中值大約是10天」,而「從症狀初現到死亡的時間跨度從2周到8周不等。」

曹雅學認為,基於以上數據,武漢中共肺炎感染者開始密集死亡時間應在1月15到26日間,並從這個時段起一路飛昇。這和第一手的陳述是相吻合的,也大體可以解釋,為甚麼政府一月中旬還在試圖掩蓋疫情爆發,1月23日卻180度大轉彎,突然下令封城。

1月23日發表於中文媒體的一份報道引述了一個一線醫療工作者的說法:「我們的隔離病房已滿。一些同事已經被感染。現在的病人量劇增,醫生和護士都處於超負荷運轉的狀態。有很多醫生和護士可能每天工作要10小時以上,像今天我工作了快13個小時。」

艾芬醫生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在一份在中國被封禁的訪談中,她說:「1月21號,我們急診科接診1,523個病人,是往常最多時的3倍,其中發燒的有655個人。」「一天發熱門診門口的排隊,要排5個小時。正排著一個女的倒下了,看她穿著皮衣,背著包包,穿著高跟鞋,應該是很講究的一個中年女性。」

1月28日,當官方公佈的死亡病例僅為85例時,武漢市民政局的官方微博卻寫到:「為加強運力,已爭取市指揮部、省民政廳支持,配調了一批殯儀車輛、人員以及防護裝置,充實到殯儀館,提高遺體接運和服務保障能力。」

2月1日,一張手機截屏在社交媒體瘋傳。圖片中,武漢殯儀業從業人員的一個聯合會組織緊急向社會尋求物資供應援助,其中就包括運屍袋。

同樣在2月1日,武漢居民方斌親自探訪了四所醫院。中午時分,在武漢市第五醫院外,他看到一輛武昌殯儀館的車輛。他看到車裏有三個屍袋。然後他進入醫院,用手機拍攝了繁忙的走廊、擁擠的候診區和垂死的病人。五分鐘後他走出醫院,看到方纔那輛車上,已有八個屍袋,殯儀館工人還在繼續搬遺體。這僅僅是疫情爆發期方斌偶然碰上的一個場面,第五醫院也僅僅是全武漢61個三級醫院之一(擁有501個以上病床數的醫院為三級醫院),論其規模,僅排名26而已。

2月3日,一個名為「穀雨實驗室」的微信公號發表了題為《武漢殯葬一線員工崩潰求助,披露罕見內情》的文章。文中,一個名叫老黃的武昌殯儀館行政工作人員說:「從黃曆新年的次日(1月26日)開始,全員上班,每個人都要參與搬運屍體。」他提到,「事實上,在大年前,壓力就已經上來了(原註:死亡人數已經明顯增加)。上級從隨州市增派了人手支持,1輛車,4個人。」「館裏4部電話全部在接,接線員24小時在崗,都已經累得筋疲力盡。」「其實年初華南海鮮市場出事之後,我們館就已經做了準備,採購了一批防護服、口罩,包括84消毒液,但沒想到用量太大,我們的庫存很快用盡。」

為估算12月1日至1月23日這段期間的死亡人數,曹雅學諮詢了幾位判斷力可靠的朋友。穩妥起見,他們建議她避免為這個時期提供一個具體的估算數字。她覺得這是一個中肯的建議並決定採納。這期間的死亡數也許是幾百,也許是幾千,以目前的公開信息,人們難以估算。

既如此,曹雅學把她對武漢自此次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死亡人數的估計區間設定在22000到30000間,應該比較合理。

看到這裏,我想各位對於中共究竟有沒有隱瞞武漢中共肺炎死亡人數,如果隱瞞了,大約隱瞞了多少,心裏該更有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