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立法會內會選主席一事引發的《基本法》22條爭議,令香港再次成為風暴眼。中共港澳辦昨晚再度發出新聞稿,矛頭指向主持內會選主席的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郭榮鏗強調,如果因捍衛法治而被取消議員資格是一生榮耀。與此同時,外界盛傳香港特區政府多名問責官員將會離任。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分析,從接任人選來看,中共會進一步收緊對香港的控制,但他同時指出,一連串風波已經將藏在幕後的共產黨「現真身」,中共的倒行逆施將促使港人全面反共,並將進一步推高全球反共浪潮。

邁入4月,香港局勢突變,先是親共議員何君堯等在港搞推《基本法》23條立法簽名,再到中共施壓立法會,炮轟主持內會選主席的郭榮鏗議員;緊接著大搜捕,先以64年前的惡法拘捕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瓊、拘捕包括李柱銘在內的15名泛民主派重要人物等,加上中聯辦、港澳辦登場,引爆《基本法》22條爭議,中聯辦竟然自行釋法,稱《基本法》22條不規管中聯辦,特區政府更是一日內三發聲明跪低。

入境處 中共掌控核心部門

在香港特首辦公室4.18一日三發新聞稿,僅三天後,昨(21日)傳出多位高官將會離任。

多個媒體引述消息來源稱,入境處處長曾國衞將接替聶德權,出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將平調,接替羅智光出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

據了解,劉江華會離任民政事務局局長,由同屬民建聯的現任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徐英偉接替。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亦會離任,金融發展局行政總監許正宇將接替局長職位。消息又指,機電工程署署長薛永恒將接替楊偉雄,出任創新及科技局局長。 

曾擔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的劉細良認為,聶德權被換,相信和特首辦第一版聲明有關,而這個聲明需要得到特首林鄭月娥首肯才能發出。但無論林鄭月娥還是聶德權,都不知道中聯辦的立場,所以才爆出之後深夜修改兩個版本的情況。

對於傳入境處處長曾國衞接替聶德權,劉細良指,過去香港多個敏感部門的高官均由入境處處長接替,如李少光、葉劉淑儀、白韞六等都先後掌管入境處,說明入境處是中共掌控的最核心部門之一,早在97前已被中共滲透。一方面是要炮製異見人士、法輪功學員等黑名單,另一方面則是白名單,即在每日150個單程證之外,中共派了多少的人員來香港,也都是入境處所掌控的。

中共用新疆模式牢控香港

劉細良認為,中聯辦和港澳辦已從幕後跳到台前,透過《基本法》22條爭議,表明中聯辦是黨在香港的化身,凌駕於香港特區政府。另一方面清理港高官隊伍,說明會進一步掌控香港,不排除下一步林鄭月娥會下台。

在全球抗疫之際,中共之所以在香港再度挑起火頭,劉細良分析,一方面是全球圍堵中共,中共的特性是外交和內政是結合在一起的,當外部受壓時,對內部的管治極為不安。所以在國內製造西方假想敵、恐怖主義來鼓動民族主義,但對於香港則行不通,唯有用新疆模式牢控香港,這就是為何最近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多次強調「本土恐怖主義」的由來。

另一方面,中共懼怕9月份立法會選舉,因為去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已經令中共非常恐懼。如果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取得過半數議席,對中共而言是絕不可以接受的,所以劉細良認為,中共將9月立法會選舉定性為「政權保衛戰」,不惜在香港動用一切力量打壓民主派。

欲將李柱銘等作談判籌碼

他分析最近的大搜捕,目的有兩個,一個是令到在9月之前的選舉形勢出現尖銳的對立,泛民全部被視為本土恐怖主義的劍牌,打倒泛民之後,推曾鈺成等所謂的中間派來替代;另一方面,5月美國當局就會提交香港「一國兩制」報告書給國會,中美就香港的角力會更加尖銳,中共想要將李柱銘等溫和民主派人物,作為對美國談判的籌碼。

另外,中共對香港嚴控的原因,還有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當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成為中共印美金的印鈔機的時候,如果香港真是攬炒,這個絕對會波及內地,所以它更加要牢牢控制。不光是控制選舉這麼簡單,包括要剷除泛民的溫和派,這個是被視為除了同美國鬥之外,也是對香港公共政策、公共財政、貨幣政策、金融政策一個全面的收緊。」

而中共操控香港的整個佈局和脈絡也越來越清晰,「首先是去年四中全會決定,收緊這個國家安全立法。所以攻擊郭榮鏗,因為在內會選不到內會主席無辦法成立法案審議工作,然後連國安法都過不到,所以他一定要移除郭榮鏗,選民建聯主席李慧琼進去做內委主席,就可以在9月立法會選舉前,啟動23條立法程序。但是因為郭榮鏗的阻撓,所以才引出中聯辦,就好像一塊骨牌這樣,到中聯辦干預了,他又再亮劍了,我是凌駕於《基本法》22條,我們是有權干預特區內部事務,所以現在去到那個地步是完全不顧『一國兩制』,在香港人和在國際的形象,《基本法》根本就不是《憲法》,《基本法》變成中共的家法。」

葵涌汽油彈案中案爆警隊內部分裂

與此同時,警隊出現葵涌汽油彈案中案。一名葵涌警署特遣隊警長21日被扣查,涉「自編自導」策劃汽油彈襲擊警署事件,即透過中間人招攬他人在警署外擺放汽油彈,以執行拘捕行動。

劉細良稱,此次案中案絕不簡單。「這件事不是由屬於管理葵涌警署的新界南總區去調查,而是新界北總區去調查,是另外一個警區的調查。所以我認為一定是有警察不願意加入這些插贓嫁禍的陰謀,而把它揭露出來。而警務處長到現在都很低調。」

他認為,中共早在雨傘運動期間,已經準備劇本,即在香港搞插贓嫁禍,葵涌汽油彈案中案正好暴露其手段。以類似中共鎮壓新疆的手法一樣,即炮製所謂恐怖主義來打壓,香港也會沿用這個手法,「這個所謂本土恐怖主義是人為製造出來的。我不相信一個警長為了升職,就做有這麼嚴重後果的插贓嫁禍,後面一定是有一個政治力量去指揮去做這些東西。」

劉細良呼籲警隊有良心的人士要站出來講真話,不要同流合污。

共產黨現真身是最愚蠢的

雖然中共嚴控香港,在香港製造白色恐怖,令不少香港人對前景感到灰心,但劉細良卻對香港前景抱有希望。

他指,中共的特性是如同科幻電影中的「異形」,「你的外表依然是人,在走來走去,但你的思想已經被異形控制了。無論是北京大學、無論是騰訊、淘寶、阿里巴巴、民企抑或國企、華為,所有創科企業,包括科學家都是,其實背後有黨控制住,包括武漢P4實驗室都是,但它從來也不現出來,所以犯了錯,就你去揹,黨是不會錯的。」

中共以往是藏在幕後,無所不在,如江澤民時代「悶聲發大財」。但今次香港事件卻令中共撕開假面,從幕後走到台前,是政治上徹徹底底低能的行為,因為以往香港人要反對都沒有一個著力點,現在變成要全力抗共,同時推進全球抗共,「現在已經去到一個地步,中共已經陷入兩難,它既不能回到鄧小平、江澤民時代的韜光養晦,悶聲發大財,但當它更進一步去挑戰國際,黨越來越走出來去做這些激進行為的時候,就會引起西方國家出現反共浪潮,在武漢肺炎之後,激起這浪潮的可能就是香港人。」

他形容,中共如同幽靈,一旦鬼怪現了真身,結局就有了,「鬼變了實物,你就不會怕了嘛」。

堅守香港 港人創造歷史

面對香港動蕩局勢,很多人選擇移民,但劉細良卻認為堅守香港非常重要。他指,香港人的反抗也在改變和創作歷史,「我覺得留在香港最重要的是甚麼,不是我們睡覺,閉上眼睛當甚麼也看不到,而是當你面對新的挑戰時,你能不能夠提起精神,去面對一個我們從來沒遇過的世界變局,其實挑戰在那裏。那種堅毅,我覺得反而是最重要的。當它不斷轉變想去收服你、恐嚇你、鎮壓你的時候,而你仍然不為所動時,最終它會有很多動作暴露出它的弱點。」

「香港可能慢慢走向一種存在主義式的抗爭,就是我反抗故我在。我們的定位identity是甚麼呢?就是因為我們對於一些不公義,對於曾經承諾過(我們)的事情被背棄遺棄的事,要作出反抗。」

他預計香港將成為一個偉大的城市,「100年前,終止了大清帝國的命運的其實是香港人。你想想香港人未來是會站在中國歷史、世界歷史甚麼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