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同在709案中遭受酷刑的謝陽律師前往山東濟南看望王全璋律師後表示,當局威脅仍要繼續限制王全璋行動自由,謝陽呼籲國際人權組織派人實地調查王全璋的處境,切實地幫助他爭取到應有的權利,回北京與妻兒團聚。

王全璋律師曾代理過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大量敏感案件。他在2015年709被抓後,超過一千多天沒有音訊。直至2018年2月,王全璋被當局以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庭審,2019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4年6個月(羈押時間算在內),剝奪政治權利五年,期間遭受酷刑。

今年4月5日刑滿釋放後,王全璋又被非法強制送往濟南章丘區聖井小區一處房屋內「隔離」,14天過後,王全璋被禁止回北京與妻兒團聚,行動及言論自由仍被限制。

王全璋:堅持爭取應有的權利

王全璋律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不能限制其人身自由,會堅持爭取應有的權利,早日回北京團聚。「我也跟一些朋友說了,現在公權力在行使一些權利的時候,他會增加塞進自己的私貨,個人去理解法律,現在表面上,對我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的處罰,但是實際上又塞進不能讓我去北京的要求,這個要求本身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王全璋還特別感謝外界對他及家人的關注,「很多朋友關心她(李文足)支持她聲援她,這讓我特別特別的感謝。」他說:「沒有這些朋友支持和聲援,我難以想像我妻子兒子在外面生活的狀況,我也沒有給老婆孩子留下多少錢,又這麼多年過去,我不曉得她們怎麼過去的。」

21日晚上,李文足發出消息說,今天全秀姐從五蓮去濟南看望全璋,但在小區門口被紅袖標們扣押身份證,並搶走了手機。王全璋報警後,紅袖標才將物品歸還。

全秀描寫弟弟的生活:雪櫃裏只有些水果、番茄、火腿腸和一些公仔麵。中午全秀給弟弟做了番茄雞蛋湯。李文足說:「雖然姐弟倆只是喝湯,但這畢竟是分別五年後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飯,一碗湯也是美味佳餚!」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警察:王全璋或被繼續限制行動自由五年

謝陽律師對《大紀元》表示,20日他去看望王全璋律師,在與聖井派出所一名魏姓警察交涉時,對方明確地說,五年以後你(王全璋)想去哪裏去哪裏,禁止王全璋回北京,可以去其它的地方,但得有警察陪同。

王全璋住在三樓,一出門就有兩個24小時盯著,到了門口,還有四個人,另外在小區的正門還有七八個人。謝陽說:「從對王全璋(看管)人員的配置,是準備要對他羈押五年。」「我看到了小區裏面圍著鐵絲網,他們把小區打造成一個監獄。」

利用附加刑剝奪人身自由

謝陽對魏警察明確表示,剝奪政治權利指的是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實際在中國像我們這樣的貧民,根本就沒有選舉權,警察是控制這個權利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魏警察還出示了一份2020年4月5日給王全璋的「被剝奪政治權利罪犯告知書」,而這張打印的紙制的告知書,沒有轄區派出所的印章,不符合正規的形式要件。

謝陽指,其中有二條內容是法律條文中沒有的,第五條不得接受採訪,發表演說。「這跟法律條文說的言論自由是相違背的。」第六條不得在境內外發表有損國家榮譽、利益或者其它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言論。「這在法律條文中也是沒有的。」

魏警察出示的告知書。(謝陽提供)
魏警察出示的告知書。(謝陽提供)

謝陽正告對方,他妻子小孩都在北京,不讓他們見面,你們用附加刑來剝奪他的人身自由,誰給你們這麼大的權利?「你們這樣做是非常危險的,如果說是規範性的行為,我們就要去聯合國要一個說法,中央(中共)政府有甚麼權利,在法律以外對已經刑滿釋放的人進行變相的羈押。如果是自身的行為,那就構成非法綁架,已經構成刑事犯罪了。」

派出所拒絕辦臨時身份證

謝陽與王全璋一同到聖井派出所辦理臨時身份證被拒絕,謝陽表示這是違返法律規定的。

他解釋道,中國補辦身份證,一個是臨時身份證,一個是長久的身份證,臨時的只要到轄區派出所,當場就可以辦理,永久身份證說是要15天時間。

「把王全璋當作一個特殊的人對待,沒有身份證,他甚麼地方都去不了。」謝陽說:「魏警察承諾我15天之內,可以拿到補辦的身份證。」「我認為可能性不大。」他說,有可能15天身份證可以辦出來,但不可能給王全璋本人,得在他們的控制下,限制王全璋的行動自由。

呼籲國際社會幫助王全璋獲得人身自由

謝陽表示,王全璋出來後,一直沒有跨出小區一步,這次帶他從小區裏面走出來,倆人一起到街道,一起吃飯喝酒,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他認為,目前王全璋被安排在這樣的環境下,很容易產生惰性,他鼓勵王全璋,「你一定要接受外媒採訪,如果沒有國際組織的關注,向中共施加壓力,在這樣一個專制的國家裏,沒有人再會關注。」「我一直鼓勵他,跟外面保持順暢溝通,是非常重要的。」

謝陽律師同時也發出呼籲,國際社會僅僅向中共外交部抗議是遠遠不夠的。「國際的人權機構應當派人親自去山東看一看,對王全璋的情況做出切實的安排,確保他的人身自由並進行保護,讓他與家人見面,展開他的工作和生活。」

謝陽鼓勵王全璋律師:法定權利通過你的言行,大膽地走出去,見朋友,自由行動,這是你的權利,必須得要,要及時地跟海外媒體保持溝通,讓外面知道你現在的狀況,知道你的需要在哪裏。只有這樣,它們才不敢把壞事做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