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9日,中共中央紀委突在國家監察委網站發佈: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省略了一般中共官員被拿下時都要經過的「雙規」。

孫力軍曾任公安部國保局(一局)局長、反邪教局(二十六局,610辦公室)局長、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實際掌管中共維穩、迫害法輪功、對港澳台的統戰工作,比希特勒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頭子權力還大、也管的更全面。

特朗普首提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

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19日在白宮的新聞發佈會上,第一次表明中共病毒可能來自中共實驗室,並表示,根據病毒到底是「一個失誤並失去了控制,還是故意投放」,「這兩種情況(中共的罪責)會有天壤之別」。

「但不論哪種情況,他們都應該讓我們進入(P4實驗室)調查」。特朗普說,「你知道我們很早就要求調查,但他們不讓我們進去,」「他們應感到尷尬,他們一定是知道有壞事發生了。」

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兩院、情報界、軍隊、媒體,都已經開始把調查和向中共追責的重點,從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世界錯失抗疫時機,轉移到了追查病毒的來源問題。

海外媒體路德社認為,為中共蓋世太保的頭子,關於孫力軍的情報,包括他的行蹤,應該是美國情報部門重點追蹤調查的。孫力軍在2月20日帶領數萬特警進駐武漢,美國情報部門不可能錯過這個信息。

早在武漢疫情剛爆發的1月31日,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就質疑中共病毒是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人工製造並洩露的生化武器。同時BBC也引用匿名「以色列前情報官員」的話,呼應此說法。

2月8日,中共就派軍方少將、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接管武漢P4實驗室,此舉反倒更進一步坐實了外界對中共病毒可能跟生化武器有關的猜測。

到2月20日孫力軍挺進武漢時,他在武漢P4實驗室行蹤,應已被美國情報部門記錄在案。這些都會成為他與他背後大佬與中共病毒來源的決定性證據。

孫力軍是誰的私家軍?

中共在公佈拿下孫力軍的同一天(4月19日)召開的中共公安部黨委會議,透露了孫力軍被整肅的背後原因:「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對習核心「不忠誠」、「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做「兩面人」、搞「兩面派」,說白了,就是說孫力軍的勢力是某個習核心以外團夥的私家軍、某個集團的蓋世太保。

孫力軍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心腹,是孟這個維穩沙皇的打手和實際操作者,也就是蓋世太保的頭子。而孟建柱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心腹,與江的長子、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關係極其密切。

按照旅美中國富豪郭文貴的說法,孟建柱和江綿恒的生死之交,就是從江綿恒換腎開始的,江綿恆三次腎移植從供體配對開始,都是由孟建柱一手操辦的,包括對知情者的殺人滅口。而後來江綿恆統治中國的科技界、控制上海銀行、上海實業國際發展、上海久事公司,還有聯通,這背後運作人,也就是殺手級人物,遇佛殺佛遇神殺神人物,其中之一就是孟建柱。

孫力軍與孟建柱及江家搭上關係,要從他主動攀附上當時在上海身患重病的孟建柱夫人蔣琪美,後來又搭上孟建柱的秘書、情人、中共信訪辦主任舒曉琴,以及孟在澳洲的另一個情人王蕾,和他們的私生子王孟輝。孫和孟的公司綠地集團(Greenland Group)也有關係,與江綿恆之子江志誠的復星醫藥的管理者郭廣昌,都有政治利益的混合交叉,並因此搭上江綿恆,成為名副其實的私家蓋世太保。

郭文貴揭露,孟、孫兩人完全聽命於江綿恆,包括後來扳倒令計劃,就是孫力軍直接操刀,同時直接向江綿恆報告請示完成的。

在孫力軍履歷中,表明他獲得澳洲新南威爾士州立大學的公共衛生碩士學位,這在中共高層、特別是國安高層中是唯一的一個。

武漢P4實驗室與江家有關?

美國媒體《Gateway Pundit》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道,揭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兒孫,與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與幫助中共囤積個人防護用品再轉賣的中國紅十字會、以及搶先註冊美國吉利德公司(Gilead)專利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武漢病毒所都有關係。

江澤民家族與孫立軍、孟建柱關係圖。(大紀元製圖)
江澤民家族與孫立軍、孟建柱關係圖。(大紀元製圖)

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就是由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負責設計、資助和建造的,而他的合夥人、中科院另一位前副院長陳竺,現擔任中國紅十字會的會長。中國紅十字會被指扣押其他國家支援的防疫醫療物資,還被發現在賣給其它國家的醫療物資上,印有其他國家救援中國的字樣;也有口罩等救援物資被發現在網店售賣賺錢。

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恒的兒子江志誠的公司藥明康德(Wuxi AppTec)的合夥人,而藥明康德控股的復星醫藥(Fosun Pharma),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與吉利德有合營企業的中國上市醫藥公司。

吉利德公司擁有抗埃博拉病毒藥物瑞德西韋作為抗中共病毒(COVID-19)專利。就是這個武漢病毒所,在今年1月21日搶先在中國註冊了瑞德西韋。

把瑞德西韋贈送給武漢用於抗中共病毒嘗試醫療使用的吉利德公司,在2月8日公開回應表示,無權干涉中國研究人員申請專利。而他們自己,則正在努力對未來潛在需求抓緊生產。

在大瘟疫爆發、武漢等地封鎖之後,中國A股大多都低迷,但包括復星醫藥在內醫藥股卻逆市大漲,復星醫藥從1月21日每股27.86元,上漲到4月20日的37.59元,3個月內漲34.9%。

因為瑞德西韋在沒有任何特效藥的中共肺炎治療當中,是最被看好的可能治療藥,如果這一點被證實,這種昂貴藥的前景會被普遍看好。那麼那時誰擁有它,誰就等於擁有了天下無敵的解藥,這遠比某個股價上漲重要。

另外,據澳州媒體《悉尼晨鋒報》報道揭露,今年一、二月份,當武漢的中共病毒爆發但國外還不嚴重時,澳洲、加拿大、土耳其等國的「綠地公司」把大批口罩、手套、消毒液等個人防護用品買空,並運回中國。

中共後來反過來用這些醫療物品和紅十字會囤積的救援物資,進行所謂的「口罩外交」,即有條件提供給一些國家醫療物資,此舉被美國等很多國家批評是中共有計劃囤積醫療物資,讓其他國家在瘟疫爆發時,個人防護用品嚴重短缺,造成很多醫護人員染病,進而造成更多人感染和死亡。

上面這些關係,從武漢P4實驗室的設計、建成,到主管人選,都圍繞江家的利益鏈,都受益於這場大瘟疫;而能夠囤積救援物資、或控制海外公司和統戰組織掃光個人防護用品,給各國以第二次打擊的,似乎也出自於這同一條利益鏈。其中對每一個時間點的精准判斷並採取行動,都會把人引向病毒出來的時間點——似乎好像也是定好的時間。

由於孫力軍與孟建柱和江綿恒密切關係,很難說他與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沒任何關係。

今年2月20日武漢封鎖後,孫力軍作為中央防疫工作指導小組成員親赴武漢。

不過正如郭文貴所說,與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馬仔王立軍一樣,孫力軍這種惡貫滿盈的蓋世太保頭子也會給自己留後路,無法保證他這次不留下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的、有關中共病毒的絕密文檔,再加上最近香港黑警瘋狂大肆抓捕民主派人士,孫力軍作為香港反送中事件的背後操盤手,習核心此時拿下他,正好可以清除這個心腹大患。

孫力軍進駐武漢  

孫力軍在公安部主管國保局和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還兼任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手握絕對權力,直接掌管6萬秘密員警,可以不需要經過公檢法,說抓誰就抓誰。

據民間網媒路德社稱,今年2月20日,武漢實行全面封鎖之後,孫力軍的秘密員警進駐武漢,預計孫力軍要以鐵腕壓制任何追求真相的聲音、剷除任何可能影響動搖中共政權的苗頭。

這家網媒認為,孫力軍出馬維穩,顯示武漢瘟疫問題嚴重:一方面是指疫情本身嚴重,封鎖可能會引起民眾反彈;另一方面,控制防止民眾發聲。

孫力軍在湖北衛視上說,要全面利用好大數據監控,說他已經悉數摸底。路德社認為,這是要用手機定人面識別等高技術手段,讓任何人無處可逃。監控、監聽、直接抓人、燒人。據早前網媒爆料,運入湖北的移動焚屍爐超過40個,每個一天可以焚燒5噸屍體。

路德社還爆料稱,湖北的疫情當時已經失控了,但當局要在3月10日復工,就要零增長,就要消滅感染者。缺失人口可以從其它地方移民,這在新疆對維族人的鎮壓中就嘗試過。

據郭文貴稱,當年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以及香港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也都是由孫力軍親自操刀執行的。@